下拉阅读上一章

86、两个男人背后的同一个女人(一)

  第二天下班前,王维翰打电话来说等文丽从健身房回来就要过来看她。文丽不愿意在家里面见面,推说今天不想去健身房,下班后想去喝咖啡。王维翰知道文丽想出去喝咖啡的时候,就是特别有情绪的时候。

王维翰没有明确表露自己的思想,而是顺着文丽的意思说道:“好吧,我陪你去喝咖啡,只是喝咖啡之前得先吃点东西,你胃不太好。这样吧,你先到我这边来吃晚饭,晚一点我们再去咖啡厅,好不好?”

文丽沉思着,按照本意她是不想去王维翰家了,至少此时她对王维翰有一种排斥感,不愿意见到他。但是心中另一个好奇却在急剧的膨胀,她想看看唐君依的摸样。跟邢一凡谈恋爱的时候,文丽就向邢一凡提出想看看唐君依的照片,邢一凡说照片在一次搬家的时候弄丢了,文丽也就没有再提起过。此时此刻,文丽突然想看看这个女人的样子,想看看这么多年来自己充当了一个什么样女人的影子。

为了避免在王维翰家呆太长时间,文丽在办公室给学生回复了两封邮件才慢腾腾的下楼去开车。

文丽按了门铃后,是王维翰来开的门,他们眼神相对的时候,文丽微笑了一下,只是自己觉得很勉强。王维翰很自然的接过文丽手中的包,从鞋柜里面为文丽取出了那双专门给她准备的拖鞋。

“今天还好吧?”王维翰看着正在换鞋的华文丽问到。

“还行?”文丽弯着腰回答,她故意把换鞋的动作放得很慢。

文丽站起身来,王维翰还是站在她面前,丝毫没有移动的意识。看他依然把自己的包攥在手里,文丽伸手去拿包,王维翰却伸手拉住文丽的手,关切的问:“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中午吃饭了没有?”

文丽努力的保持着微笑,看着王维翰充满询问的眼睛说:“吃了的,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了。”

王维翰牵着文丽的手走进房间,顺手把包放在房间沙发上,然后拉文丽坐在沙发上。

“昨天黄晓澜到底给你说些什么了?”王维翰明白文丽忧郁的神情下一定掩藏着什么秘密。

文丽礼貌的笑着说:“是一些女人的心里话。”

王维翰把文丽的手放在自己掌心,然后紧紧的握住。“别把事情压抑在心底,你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呢?我们之间应该是相互理解、相互支撑、相互信赖的,我不是不允许你有自己的秘密,但是我希望在很多方面我们都是真诚的、信赖的。”

文丽此时能感觉到王维翰此时的真诚和急迫,她的内心有些恍惚,心中似乎悄悄的伸出一双双,紧紧的抱着了王维翰,他们是亲密和信任的。文丽这时候多么希望自己可以自如的依偎在王维翰怀中,幸福的知道他是深爱自己的,他对自己的感情是特别的,并不是谁的影子。但是心底有一个巨大是声音在提醒她:不能陷入曾经走过的感情沼泽,要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爱,不能在糊里糊涂的活着了。

“你怎么了?”王维翰看着发愣的华文丽,越发的不放心。他轻轻的拥抱着文丽,用脸温柔的擦着文丽的额头。华文丽感到心里压抑的特别难受,有酸涩的泪水呼之欲出。她把额头轻轻飞放在王维翰的脖子旁,这是王维翰唯一不能看见自己眼睛的姿势。文丽努力的憋着气,把眼泪压了回去,然后睁开眼边思考问题边晾干睫毛根处的泪液。

“你不愿意告诉我一定有你不告诉的道理,但是我希望你尽快调整好好自己。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偶然的,也是无奈的,我们不能改变就坦然的接受它们。在茫茫人世间,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快乐不是因为我们得到的多,失去的少,而是因为我们懂得满足,并且善于忘记。”

文丽知道他一定以为自己是因为邢一凡和黄晓澜的事儿纠结,但是也觉得他说的话有道理,就微微的点了点头。

文丽突然推开王维翰的身体,坐得笔直。“怎么了?”王维翰被文丽一惊一乍的动作弄糊涂了。

文丽故意做出比较可爱的样子,有点撒娇的微笑着说:“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不要拒绝我。”

“什么请求?不会让我去给你摘星星吧?”

“我想看看伟航妈妈的照片。”

王维翰愣了一下,“怎么突然想到要看她的照片?”

86、两个男人背后的同一个女人(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