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7、一个女人的第二次自杀(三)

  文丽把咖啡端上来的时候,整个客厅就充满了马来西亚白咖啡的香。

“我知道你喜欢喝咖啡,记得每天喝咖啡不能超过两包哈!”王维翰边搅动杯子里的咖啡,边对文丽说到。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咖啡?”

“从高晃那里知道的啊!他每次给你买饮料不就是买那个瓶装雀巢咖啡吗?”

“喔,呵呵!”文丽笑了起来,“你真心细,这个都发现了。其实我不喜欢那些咖啡味的饮料,糖分太高,我有时候喜欢喝点不加糖的咖啡,苦苦的,可以村托出生活的甜美、但总不能扫了朋友的兴,毕竟别人一番好意!”

“细是因为有心!何况对你有心的人又不止我一个。”王维翰说得有点酸溜溜的。

看着王维翰的酸劲儿,文丽忍不住笑了,心里还有一点甜蜜,不管怎样,一个男人也只会对自己心仪的女人吃错。“咦,有股醋味,你闻到了没有?”文丽假装东张西望,然后看看茶几上的咖啡说,“这明明是咖啡,怎么竟然冒出一股醋味来了。”文丽说完看着王维翰,两个人相视呵呵的笑了起来。

王维翰突然起身,文丽心里一紧,眼睁睁的看着他转过茶几,走到自己身旁,然后坐在自己身边。

“我们相识快两年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做的这么近。”王维翰拉着文丽手说,文丽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时的气流冲在自己的脸上,文丽对自己的紧张十分的不满,但是始终无法放松自己。

“文丽,我可以抱抱你吗?就是拥抱一下。”

文丽迟疑的看着王维翰,但是却不知不觉的点点头。王维翰深深的拥抱了文丽,文丽的脸靠在他的颈部,竟有一种无名的亲切感,这种亲切感竟是和邢一凡之间也没有过的感觉。文丽觉得王维翰身上有一种很特殊的气味,淡淡的,闻起来非常舒服。

“你真香!怪不得要说闻香识女人呢!你喜欢什么香水?”王维翰松开手,看着文丽问到。

“我今天还真忘了喷香水了,”文丽笑着说。

“那是你的体香了?”王维翰露出多少有点惊喜的笑容。他捋了捋文丽脸上的头发,温柔的说道:“有一种化学物质叫‘爱的气味’,好像说只有基因差异特别大的情侣之间才会闻到。这是一种对两个人产生致命吸引的化学物质,有部电影里面把它称为‘爱的费洛蒙’,周迅演的,你看过吗?”

“喔,那部电影啊,我看过。”文丽甜甜的笑了,这笑不仅仅是因为这部电影里女主角的聪慧,更是因为自己也在王维翰身上闻到了这种“爱的费洛蒙”的味道。

“你是不是怀疑我和高晃之间的关系?”文丽突然偏着头看着王维翰问到。

王维翰迟疑了一下,微笑着说:“刚开始有点,去年雪山回来后就不了。后来再看见他真诚坦荡的关心你,你又忙着给他做媒,我明白了你们之间的友谊,而且还很羡慕你能交到这样的红颜知己。”王维翰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脸的实诚,容不得人去怀疑。

“那太好了,你的信任对我们很重要。对了,自此他和小雯在一起就很少联系我了,我什么时候得打电话批评他。”文丽眼睛咕噜转着,一看就是在打坏主意的样子。

“你近段时间联系他了没有?”王维翰反问了一句。

“嗯,貌似没有!”

“对了,你也不是谈恋爱谈忘了。也许他是知道你现在身边有我,他可以不用多担心你。你这个做月老的,总得给别人多腾出一点时间谈恋爱吧!”

王维翰的话句句都是道理,把文丽说得心服口服,她微笑着边点头边说:“也是哈!”

王维翰看文丽情绪挺好,又扯开了旧话题,“我还能在说说黄晓灡的事情吗?前提是你不能生气,如果你不高兴,我们就不如不说,现在你就是我心中的唯一主题。”

文丽看着王维翰,心想:这真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男人,这点执着倒是以前文丽希望邢一凡有而他偏偏没有的,何况他这样求自己,总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说吧,”文丽把头靠在王维翰的肩上。

王维翰搂着文丽,小声的说:“我那天给黄晓灡初步谈过,她的心里压力主要还是来自于感情问题。从她父母那里我了解到,她的感情问题主要来自于她的丈夫刘超,老邢应该只是她已经出了问题之后的一个情感寄托。可是这寄托又偏偏走了,而且和她有拖不了的干系,她内心的煎熬相信你是能理解的。”

文丽思考着:如果对黄晓灡太过敏可能会让王维翰难受,因为这样他会认为自己揪着邢一凡不放,如果他现在也是经常提他前妻,自己也会很受的伤的。文丽想到了那些转款单,想到了唐君依,突然觉得黄晓灡也是可怜之人。文丽自己曾经分析过,可能是邢一凡的初恋女友去世了,他对病病哀哀的女人,总有一种同情心。文丽学过深度心理学,知道一个人总是会病魔似的爱上同一类人,也许那个女人也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文丽心里叹息道:也是,谁又能保证自己这一生不会爱上一两个让自己伤心的人呢?

王维翰知道文丽在思考,静静的看着她,什么也不说。文丽靠着王维翰久了,觉得这样斜着挺难受的,抬起头来坐直了身子,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我觉得你说得倒是很有道理,但是我不敢保证我就能起到什么效果。”

听文丽这么一说,王维翰十分的高兴,笑容都特别的灿烂,他伸手紧紧的抱了文丽一下,“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是我的好老婆!”

“什么?!”文丽指着她,怪怪的表情。

“喔,不对不对!我未来的老婆!”王维翰坏笑着,轻轻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嘴巴。

“但我只能试一试,也许我还会中途退出,因为我不想受伤害!”文丽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

“那是肯定的,难得我能让你去受伤害吗?其实,黄晓灡的问题解决了,你也能过得更开心。”

“这又是什么道理?”文丽被王维翰的话弄糊涂了。

王维翰笑着拉着文丽的手,“傻瓜,她的问题解决了,她就不会再闹自杀了,你就不用再受她这些负面消息的影响了;还有,你去给她做思想工作,说明你能把以前的前嫌都抛开了,这对你也好。当然,对我也有好处。!”

文丽眉毛扬得老高,杏眼圆睁,“搞了半天,王主任是为自己打算!真是老谋深算!”文丽突然起身做出掐王维翰脖子的动作,被王维翰反推到靠在沙发靠背上。王维翰的身子紧紧的贴着文丽,呼吸有些沉重,文丽知道他有了什么反应。文丽心理很清楚,现在还不是能冲动的时候。

“咖啡了冷了,我去热一热!”文丽挣扎着推开王维翰,王维翰似乎很懂文丽的意思,顺从的放开了手。

77、一个女人的第二次自杀(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