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0、最悲伤的人,是没有声音的

  文丽的父母天天守着她,担心她有什么闪失,然而文丽却出奇的平静。文丽每天照常遵守作息时间上班、回家,唯一的区别就是:一切都进行得很沉默。身边的人默默的关注着她,唯恐流露太多的同情或怜悯会更加的刺伤她。因为这些人都知道真正伤心的人,是没有声音的;他们还相信,像文丽这样一个知书达理、开朗豁达的女人,一定能走出自己心中的阴影。

殷猛去健身,听健身会所的服务员说到文丽的事情,大吃一惊。

高晃一有空就来看文丽,他总是默默的帮文丽父母做点事,或给文丽端杯咖啡,有时候陪文丽说说话。他怕跟文丽对视,那充满绝望的眼神,让他心里特别难受,有时候他甚至想要逃避。王维翰也基本隔天就给文丽送些营养品过来,他也不做什么,大部分时间都是陪着文丽一起沉默。文丽觉得有他在身边,沉默就没有那么令人恐惧,因为他能听懂文丽沉默后面的声音。

妈妈让文丽把这几个为一凡的事忙前忙后的朋友请到家里来吃顿饭,表达谢意。文丽建议到外面吃,妈妈说只有心情好了才会去外面吃饭,请朋友只是为了表达心意,坚持在家里做几个拿手的菜就是了。文丽打电话给高晃,请他通知王维翰,下班的时候燕子和秦琪随文丽一起回到家里。

大家刚吃过饭,有人按门铃。打开门一看,是殷猛。

“请进”,文丽爸爸赶紧把殷猛让进屋来。

“文丽,对不起,我刚听说。真是个意外,一切都处理好了吗?”殷猛一脸歉意。

“这几天大家忙晕了,我们也只是通知了部分朋友,都不好意思太打扰大家,没有及时告知你,是我们的错。”高晃赶紧解释。

“你看,我把你们当好朋友,你们把我当外人了。”殷猛有点失望的说。

“不怪他们,是我说不要太惊动各位朋友的。”文丽解释了一句。

高晃看着文丽,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并不是文丽为了替他解围撒了这个谎,而是文丽这么多天终于说了一句与伤心无关的话。

大家围坐在一起闲聊,话题总是离不开关心着文丽的身体和情绪。

“文丽,还是要出来走走,不要总是蜗在家里或办公室。”高晃关切的说到。

“已经是春天了,如果你想出去散散心,我们陪你到郊外吧。”殷猛提议。

“好主意,会长组织,我们一起去。”燕子附和着。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唯恐把话题扯到邢一凡身上。

“对了,那天邢一凡的车是谁开回来的?”文丽突然问到,周围的气氛一下变得特别紧张。

“好像是他们公司的人开回来的,当时我们也没有注意这件事情。”高晃说。文丽沉默了一下,突然又问:“他喝酒一般都不开车,那天他是不是在自己的车里?”

高晃眼巴巴的看着燕子,秦琪干脆就不敢看文丽。

燕子心想:迟早要让她知道,也不能隐瞒一辈子,说不定她知道了真相,反而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他喝酒怎么能开车呢,是在他同事的车里。”燕子平静的说。

“哪个同事?我这几天昏了头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问,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问题。”文丽紧张起来,瞪着眼睛看着燕子。

“不是,我和两位哥哥早就想到这一点了,立案调查的时候,这些都是必须考察的。与车主没有直接关系,你不要再胡思乱想,别给自己增加心理负担。”高晃说。

“谁的车?车主应该负有连带责任的。”殷猛接了一句。

燕子和高晃赶紧给他递眼色,殷猛瞬间沉默了。

文丽是一个心思相当敏锐的人,他仰头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高晃,“是谁?我想知道,我是最应该知道的!”

高晃一时六神无主,不知道是该说还是不该说。

“没有告诉你,是怕你生气,你那几天承受的打击已经够大了。是……,那个女人!”燕子没好气的说到。

40、最悲伤的人,是没有声音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