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忙碌而快乐着

  新学期伊始,工作上的忙碌让文丽感到很充实。还不得不承认,忙碌是使人忘记忧伤的最好办法。也许是工作转移了文丽的注意力,一凡和自己之间的那种距离感好像少了很多。其实一凡并没有变,只是文丽思考一凡的时间变少了而已。开学第二个周末,一凡说天气转凉了,提议一家人出去散散心。他们决定去附近一个度假村过周末,晚上留在度假村住一宿。为了方便一凡喝酒,文丽主动担任了司机的职务,晚饭后一家人绕着度假村的人工湖散步,最后坐在湖边的凳子上继续聊天。一凡又讲起了小时候光脚在稀泥巴上走路的故事,这故事文丽听过很多遍了。不过一凡已经好几年没有讲过了,这次听起来却感到异常的温馨。当一凡讲到:“十个脚趾母都必须用劲儿扣住地面,否则就是一个仰板翻,重重摔在地上。我一次也没有摔过,但是隔壁刘三摔了几次,后背上全是稀泥巴。”菲儿哈哈大笑起来,文丽和一凡也乐呵呵的跟着笑着。文丽突然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幸福,简单的幸福,一家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幸福,以前的日子总是那样的幸福。她突然觉得和一凡之间真没有什么矛盾,可能自己确实有点多心了,女人一生都有浪漫情结,也许是自己过于敏感了吧。

星期天晚上李主任通知文丽第二天去给新生做专业教育,文丽知道新生专业教育对于学生了解自己所学的专业、调动专业学校兴趣、掌握大学学习方法,并顺利度过四年大学生活十分重要。文丽有点完美主义倾向,虽然做新生入学专业教育不是第一次了,她还是认真准备至到深夜。

第二天早上,文丽穿了一套黑白相间的职业套裙,画了个淡妆,她沉静而练达的身影下透露着一种生活的热情气息。

来到教室的时候,学生已经到齐了。一张张好奇的脸孔,带着不同的表情看着文丽。

“同学们好!”文丽站在讲台上站定后,立即向同学们问好。

“老…师…好!”几个同学大声回应,大部分同学却笑了。

文丽没有说话,微笑着看着大家,直到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

“同学们,我想向你们请教一个问题。”文丽顿了顿,继续说:“算是个非正式调查吧,你们心目中的大学教师是不是头发花白、额头上有几道皱纹,带着深度近视眼镜的老奶奶或老爷爷?”

有位男生大声说了声:“是…”

同学们又哄堂大笑。

文丽没有说话,只是向他竖起大拇指,表情很严肃。

同学们很快又安静了。

“我喜欢说真话的人,因为大学就是追求知识真理的地方,追求知识之真理,就需要我们说真话。”文丽顿了顿,“但是……,并不代表没有说‘是’的同学就说假话了,他们只是观点不同而已。这又是大学的另一种精神,那就是求同存异、百家争鸣,我们不喜欢人云亦云,缺乏idea的人,我们希望你用自己的思维去思考问题,去辨析人生。”

文丽把每一个字说得铿锵有力,所有的同学都安静下来了,这个像大姐姐一样的老师抓住了他们的注意力。

文丽脸上挂着她特有的“严肃式微笑”从前到后扫视了一遍学生,然后伸出右手食指说:“既然如此,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成为最好的自己!不过,请允许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姓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华’。”

下面有同学笑了一下,气氛又变得轻松起来。文丽从专业的人才培养目标谈到学生如何实现自己人生理想,从专业课程介绍谈到如何在专业领域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

两个小时在不知不觉在中过去了,中途文丽问学生需不需中场休息,同学异口同声的说“不”。讲座结束的时候,同学们报以了热烈的掌声,几个胆大的学生围着文丽要电话号码,文丽都一一答复了。

文丽新申报的课题获得批准了,文丽想赶紧完成课题任务,免得心里又压力。

连续好几个晚上文丽一回来就坐电脑前忙碌,一凡一直没有说过什么,这晚忍不住问了文丽一声:“你在写什么?这么多天都还没有写好?”

“写篇学术论文”文丽头都没有抬,她只希望一凡不要打扰她,文丽感到上了35岁后,人的思维敏捷度大大下降了。

“你几天能写出一篇文章来?”

“不一定了,有前期准备的一两周能形成初稿,新涉入的领域有时候好几个月都形不成思路,得先看资料。”

“不是说两个小时能写好一篇文章吗?”一凡感觉很吃惊似的。

“你说的那是写日志,不是写学术论文,我们的论文是要投核心期刊的,没有点新意谁用你的稿。现在全国人民都在搞创新,你想到的别人早就想到了,你老婆又没有什么天马行空的思维,只有多流点汗了。”

“说实在的,谁又在看嘛!”一凡一只手撑在文丽坐的椅子上,俯身看了看文丽电脑屏幕。“喔,写文章还带聊QQ哇?”

“这是菲儿的,她想要个太阳,方便建同学群,我帮她挂起。你以为我还是个文艺小青年喔!”

“那不打搅你了,你慢慢写,我还是看我的足球去了。”一凡拍拍文丽转身出去了。

……

转眼就是国庆节了,菲儿放假在家,干什么都是欢天喜地的。文丽远房的一个亲戚王芳今年新到文丽所在的大学上学,论辈分该叫文丽姑姑。新生进校的时候她父母带她来见过文丽,还给文丽带了两大包家乡的黑木耳。

“一凡,明天中午我让王芳过我们家吃饭,国庆节了,她们军训也刚结束,离家这么久,我们还是应该关心一下,你觉得呢?”文丽边叠衣服边问坐在电脑前查资料的一凡。

“你说了就算数,我表示热烈欢迎!”一凡头盯着电脑回答到。

菲儿听到了,走过来问:“妈,谁啊?哪个要来我们家啊?”

“一个姐姐,在我们学校读书。”

“我喜欢姐姐,我希望你和爸爸给我生个姐姐。”

呵呵,文丽笑着说:“要生只能是弟弟或妹妹,何况政策不允许。”

“弟弟妹妹就算了,我难得给他们洗尿布。你要是能生个哥哥我也不嫌弃,呵呵!”

“你妈现在只会生一样东西。”一凡抬起都看着菲儿,又看看文丽。文丽和菲儿都看着他,等待他的答案。

“生气!哈哈!”一凡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

“老爸,我妈哪里是在生气,她是在给你撒娇,我都看出来了,你还没有看出来啊?!”

文丽扑哧一声笑了:“还好,你爸爸的情商没有遗传给你!”

第二天中午文丽正在做饭时候,有人敲门。一凡打开门一看,一个陌生的姑娘站在家门口,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1米6左右的身高,一双带着询问的大眼睛透着点羞怯。一凡猜想大概是王芳,扭头对着厨房大声喊:“华老师,家中来客了!”

文丽从厨房出来,一看是王芳,走过去热情的招呼她进屋,菲儿放下手中的书像小蝴蝶一样从房间飘出来,赶紧去给王芳拿鞋套。

文丽给他们相互做了介绍后回厨房去了,王芳跟在后面走进厨房。

“姑,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看王芳挺机灵,文丽高兴的说:“不用,你去和妹妹玩会儿吧,她很喜欢姐姐,以后你经常来我家,周末我忙的时候还可以帮我带带她。”

菲儿已经站在王芳后面等她了,听妈妈这么一说,菲儿主动过来拉王芳的手,“芳姐,我们进房间去玩儿。”

吃饭的时候王芳已经和菲儿打得火热,王芳姐姐的QQ已经有三个太阳了,简直让菲儿羡慕极了。饭后王芳抢着要洗碗,文丽说她第一次来不熟悉,没让她洗。王芳就和菲儿在儿童房玩耍,王芳看见菲儿的卡通画后,自己也画了一幅,菲儿赞叹不已,对王芳越发的崇拜了。文丽决定留王芳住了一宿,菲儿跟王芳的亲密程度积极升温,文丽也觉得王芳聪明灵活,很看好她。

晚上出去散步,王芳和菲儿搅成一团,两个孩子不知道在悄悄说什么话题,之间王芳一会儿发出咯咯的笑声,一会儿又的哈哈大笑,菲儿倒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估计王芳是被菲儿的问题逗乐了。菲儿经常问大人一些问题,又一次就问文丽:“一条很小的小狗走一大推牛屎上踩过,为什么只有三个脚印?”,文丽回答了几个答案菲儿都说不是。最后菲儿一脸认真的说:“牛屎臭呗,一只前脚要捏着鼻子,”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文丽主动走到王芳和菲儿旁边,询问了王芳关于同学和老师的一些事情,并告诉王芳有什么事情要主动与自己联系,有了问题不要被动等待关心,要主动寻求帮助。还告诉王芳关于如何处理好学习与社团工作的关心,特别是可能很快就会面临的感情问题。王芳倒是挺大方,并没有文丽想象中的那么害羞,可能也是源于对文丽的信任,她笑着说:“姑,要是我有男朋友了,肯定会让你帮我参谋参谋。不过我现在没有谈恋爱的打算,你觉得大学生应不应该谈恋爱呢”。

“谈恋爱是好事情,对于大学生来说谈恋爱就是锻炼你们的高级社交能力,但是要记住学生的中心任务仍然是学习,能驾驭好自己的感情很重要。学业、爱情固然有吸引力,但是有人说大学生读书期间不谈恋爱是个缺憾,谈了又是个遗憾,这就说明谈不谈恋爱都有利弊,关键是自己如何把握。”文丽一气呵成,王芳听得很认真。

文丽和王芳一路轻声交谈,菲儿感觉插不上话,也不太听得懂,就跑到爸爸身边去了,路边树上的蝉鸣声阵阵,把夏夜村托的更加的安静……

8、忙碌而快乐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