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绣帕

  龙奉玉换了一身觐见父皇的朝服,策马前往皇宫。一边奔走,一边暗自思索着。

指腹为婚?奉旨成婚?

精明睿智的父皇,是用他收买人心啊!父皇可以牺牲他的幸福,来换取文臣武将的忠心。为了江山为了社稷,儿女的幸福,根本是无足轻重!

一年前,他的太子哥哥龙奉辰,在父皇的强迫下,娶了一个强国公主做太子妃。这个名叫萧兰儿的太子妃,刁蛮任性,骄横跋扈。太子哥哥深受其苦,却只能憋在心里。在朝上,听凭父皇的差遣。回到后宫,还要受这个刁蛮公主的颐指气使。太子哥哥时常找理由溜出皇宫,到他的玉王府里透透气。他跟自己诉苦时,经常流露出想要放弃太子之位的意念。

太子已经不幸,他才不要步哥哥的后尘。今天,就是说服不了父皇母后。他也得跟父皇讲一讲道理,说一说心里话。就算是惹怒父皇,那又怎样?大不了,父皇把他变为庶民。再怎么说,父皇也舍不得杀了他。

一阵狂风,吹得沙尘四起。

为了不让眼睛受到伤害,龙奉玉急忙眯起了眼睛。一条洁白的手帕,顺着风,吹落在了他的头上。他伸手取下来一看,不由得暗自欢喜。

这条手帕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那一朵朵荷花,似乎透出一股淡雅的香味。手帕的一边,还绣着一首小诗:并蒂莲花开,鸳鸯戏水来。郎情似妾意,两小无嫌猜。

手帕的图案精美,绣工更出众!那鸳鸯,好似活的一样。浑身的羽毛,光亮鲜活。那荷花,好像真的一样摇曳生姿,暗香扑鼻。这图案、这绣工、这诗句,一看就知道出自才女之手。

龙奉玉顾不得欣赏这手帕,急忙张目四望。

这个手帕,到底是从哪里刮来的?它的主人,到底在哪里呢?为什么,它会刮到自己的头上?难道说,这手帕的主人跟自己有缘?

令龙奉玉遗憾的是,他并没有看到什么窈窕淑女。只有一个其丑无比的女子,好像在寻找什么。他把手帕放在自己的怀中,策马而去。

没有多久,龙奉玉就到了皇宫门外。他抬头望了望巍峨的宫殿,心里一阵彷徨不安。他深深吸口气,策马前行。

“玉王爷,请您留步!”守门的侍卫,拦住了龙奉玉。

“哦?”龙奉玉的眉头皱了一下,心里颇不自在。从小到大,他很少违规进宫。每次进宫,也没见侍卫们阻拦。今天,这些侍卫居然敢拦他。不用说,是父皇的主意。

“皇上吩咐过,玉王爷大婚前,不准擅自进宫!玉王爷,小的只是奉旨行事,请您不要为难我们。”侍卫知道,这玉王爷是火爆脾气。所以,他们也不敢强自拦阻。

“驾。”龙奉玉没有跟侍卫说什么,而是催马继续前行。他知道,跟这些侍卫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

绣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