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须怜我我怜卿(四)

  拨开草丛,路的尽头是一道低矮的石门,若不是顾瑾之开路,瑾华怎么都想不到这苏府还有这样的地方儿。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还有更多,就像是这石门后头的景致,与适才的满目慌夷大相径庭,石门的后头是一湾湖,青天碧水间,一艘小船傲然而立。

两人相继上船,瑾华站在船身中央昂首低吟:“乘船浮鹢下韶水,绝境方知在岭南。”

顾瑾之在一角随意坐下,仰起头来眯眼望她:“薜荔雨余山自黛,蒹葭烟尽岛如蓝。”

凉风阵阵,二人对视而笑。

瑾华与他遥遥相对坐下,笑说:“这样的景致,你是如何寻得?”

顾瑾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抱臂斜靠在那里,淡淡闭目,不语。

又是这幅姿态,瑾华皱了皱眉,再生后的这些年,她学得最多的便是如何观人。脸上的表情,不经意的一个动作都会泄露内心。

她自问做的很好,至少谁人是好谁人是恶她还能分得清,可是面对着顾瑾之,她总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这样想着,瑾华忽的前倾了身子,直直望过去:“侯爷是不是在苏府寻找些什么?”

这样直白的问话,私心里,顾瑾之是‘自己人’,尽管她的从前不能再提及,瑾华仍是固执的将他作为可以信赖之人。而她这样问,就是想着证实自个儿的想法是不是她的一厢情愿。

顾瑾之仍是闭目养神,一派气定神闲,听了这话,只是浅笑:“那九小姐认为我要找些什么?”

瑾华咬唇,好半天才轻声开口:“悦颜听说侯爷从前有个堂妹与大哥哥交好…”

顾瑾之倏的睁开了眼:“你怎么会知晓?”他着实吃惊,此事苏家一直隐瞒的很好,一个外养的庶小姐怎么会知晓?

瑾华闪了闪眸色:“我如何知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知道,侯爷与大哥哥往来甚密与此事脱不了干系。”

她并不是十分的笃定,只能拿话来套,谁知顾瑾之忽的一笑,一扫适才的阴郁之色,“我帮了你,你就以这样咄咄逼人的语气对待恩人?嗯,苏小姐?”顿了顿,顾瑾之又说:“我倒是好奇,九小姐似乎对我的举动格外的留意,你究竟是想着从我这里探出些什么?”

他说这话时神色微敛,眉宇间的纹络异常的清晰,瑾华望着他张了张口却终究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抱膝而坐,微微含了笑:“侯爷每遭都是话里有话,悦颜愚钝,听不明白。”

顾瑾之忽的一笑:“九小姐是聪明人,应该知晓何时该装糊涂何时该真糊涂,有些事情,看的太透,对你没有好处。”

这话似是话里有话,可是一时之间瑾华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有着连环套,说完这话顾瑾之便闭了眼,没有再与她交谈的打算。

瑾华望着他俊朗的面容,静静回味着最后这一句话,静默望天,神思微漾…

**亲爱滴们,劳动节快乐,收拾收拾,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啦**

君须怜我我怜卿(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