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剑舞师傅

  奚落落急匆匆的拉开门往外跑却一头撞上一个结实的胸膛。

随着‘哎哟’一声,奚落落捂着头站直,抬头望向对方,天,好高的男人,五官轮廓俊逸非凡,一看就是非凡人之姿。

只是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喜娘的门口?

“落落,你没事吧?”喜娘上前扶起奚落落一副关心的样子。

“他是谁啊?”奚落落揉了揉发疼的头问道。

“啊,忘了给你介绍了,他是月肖,上次你不是要乌啼学剑舞吗,他是我专门找来的武术师傅,先学一点剑法才能知道怎么运用在舞中啊。”

奚落落警惕的望向这男子,男子也毫不避讳的迎视这她的目光。

这样的一个男子看上去就不简单,他居然会愿意来妓院里教**舞剑?这其中不会有什么不妥吧?

奚落落随意的点点头,没有时间了,该走了,既然是住在这儒雅轩的,那总有机会再碰面,剩下的下次再说好了。

“喜娘,我来不及了,先走了,别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哦。”

喜娘点点头,催促道:“快点下去吧,不然真该露馅了,我会帮你守好秘密的。”

见奚落落慌张的跑走,喜娘一阵笑将月肖迎进房中。

“怎么样,这丫头不错吧?”喜娘笑嘻嘻的边给他倒茶边问道。

月肖脸一红,原来这就是月喜表姐提过的想介绍给他做夫人的俏娘子,是很美,看上去还很莽撞。

“哎,只可惜了,我们晚了一步。”喜娘叹气坐下。

月肖抬头望向喜娘,什么晚了?

“这丫头昨天成亲了,她说家里出了点事,本来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成亲了呢?”

不知为何听着喜娘的话,月肖心中就是一阵失落,的确是晚了一步。

“肖儿,如果你不要那么执迷于报仇该多好,那样,我就可以不用这么天天提心吊胆了。”喜娘叹口气,脸上再也没有了平常接待客人时的嬉笑表情,心中有化不开的郁气。

“姐,我…”月肖一阵沉默,报仇的事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当年如若不是因为姨娘带即将嫁人的表姐和他去庙里祈福,那他们三人也难逃株连九族的厄运。

只因太皇太后的一道密旨,满门二百七十六人无一活口。

为官清廉一生的父亲明明已经请旨辞官了,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他,放过这二百多人,难道曾经为老先皇效力为北襄国效力是罪吗?

放弃报仇他不甘心。

见他眼中仇恨的光芒再次燃起,喜娘赶忙走到他的身前,蹲下,紧紧握着他的手,抬头仰视着他的双眼。

“姐,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杀戮,你现在早该为人妇为人母了,都是因为那场杀戮你才沦落至此,难道你就甘心吗?”

“肖儿,姐姐不甘心,可是,这就是我的命,命里注定我就不该有一个家,不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姐认命,这么多年来,姐把你当孩子一样养大,不是为了让你用仇恨牺牲掉自己的。

你能逃过一劫,姨娘和姨父一定都很高兴,他们在天之灵也会希望你过的快乐的。”

“姐,如你所说那般,你当那是你的命,而我当报仇是我的命,如果放弃了报仇,我还留着命做什么。”季月肖站起身,拉开门离去。

喜娘站起身叹口气,望着月肖已经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可是肖儿,你是姐唯一的亲人,姐已经近三十了,再也经受不起亲人的离去了。

第四十一章 剑舞师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