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葬礼上的插曲

  郑依敏的丧礼简单低调,只接待了少部分的亲信过来吊唁,记者媒体一律杜绝来访。她一生冷清,生前喜欢安静,走的时候他们也不愿意她被打扰。

下葬那天,除了姚朱两家挚友以外,陆国文的女儿陆思琪也从澳大利亚赶了回来,因为没来得及见她大伯母最后一面而痛哭了很久,要不是众人拉着,那丫头还真是收不了声。

趁着牧师念圣经的当儿,陆思琪目不转睛的盯着在一旁埋头不语的陆忆晚,她怪她害死了她的大伯母,双手握拳胸口闷得慌,恨不得冲过去揍那个装出一副可怜相的扫/把/星。

杜丽旛看出了她的愤恨,压了压她的手,示意她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陆忆晚的大脑一直处于游离状态,一直在回忆着和郑依敏相处的美好时光,完全不知道旁人的一举一动。

杜丽旛一直在暗中打量这个陆家的养女,不多时,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轻轻的把头偏向姚思远,用只有他才听得到的耳语说,“那丫头一看就是个害人精,小敏真是死得不值。”

姚思远没吭声,瞪了她一眼,她也就没再说话了。

葬礼结束,陆奇英和众人道别之后就跟警卫员小李一起离开了,朱俐安为了照顾陆家那一大一小的情绪,也让父母先回。

姚思远拉着杜丽旛正要过去跟罗国文和陆思宇打招呼先走,杜丽旛突然拽着他在原地不动,示意他先别走,一会儿有好戏看。

果然,就在陆国文跟陆思宇交代完事情之后,陆思琪就冲上去给了陆忆晚一巴掌,在场的众人除了杜丽旛在看笑话,其他人全都惊呆了。

“琪琪,你这是做什么!”陆国文一把揪过了她,满眼怒火,这丫头太不像话了。

陆思宇看着忆晚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赶紧的用手去抚着她的脸,此时,她整个人完全是麻木的。幸好思琪手劲儿不大,不然她那张小脸保准得肿起来。

思琪突然就哭出来,掩着脸蹲在地上,“大伯母说了的,等我放假要带我去阿尔卑斯山……”

“大伯母说了的,若是这学期我拿到奖学金,她就教我调制香水。她说话不算话……都是她害得,都是她害得……”

听着她的呜咽,所有人都动容了,陆思宇喉咙哽得不行,一低头看见忆晚微微颤抖着又在流泪了,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把脸埋在她的头顶,他终于忍不住了。

杜丽旛见准儿媳妇儿哭成那样儿,有些于心不忍,于是上前一步将陆思琪拉起来抱在怀里,“思琪别哭了,乖,你大伯母答应你的事没有办法做到,姚伯母帮她完成,你看行吗?”

陆思琪有些泣不成声,紧紧抱着杜丽旛一边抽气一边呢喃,“我要大伯母回来……”

陆思宇发现自己有些撑不住了,对忆晚小声说了一句,“我们先走。”然后牵着她的手转身往停车场走。这是他第一次那么不懂礼貌,没有跟长辈打一声招呼就离去。

朱俐安想跟上去,又觉得有些不妥,于是只得过去跟杜丽旛一起安慰思琪。

-----------------------

嗯嗯,亲爱的们,一会儿还有一更,不要错过了~

加油加油,收藏收藏。

第五十四章 葬礼上的插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