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擦肩而过,形同路人

  “俐安,我看见他了。”说这话的时候,朱俐安明显感觉到了她喉咙的堵塞,想必,说出这句话时她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我在‘牧歌国际’看见他了,带着那女的,哈哈,丫的还不如我长得漂亮呢,你说程枫延那混蛋到底是什么眼神儿啊,看上那种货色?”朱俐恩突然放开了她,重新坐回地上哈哈大笑,笑得人心里难受。

朱俐安挨着她坐下来,转头看她,轻声说,“姐,都那么久了,你怎么就还放不下呢?”人家可是活得好好的,娱乐头条间天就是他的花边新闻,谁知道你在这儿顾影自怜呀?

“我是不甘心,他凭什么说离婚我就乖乖地答应他了呢?俐安你说,我当初怎么就那么笨呢我?”说到这儿,朱俐恩头埋在膝盖里呜呜哭起来。

“哭什么哭呀,当初是你自己二话不说就签了字的,现在反悔有什么用啊?姐,不是我说你,你就是个性太强了,人程枫延本来挺好一男的,要不是你太争强好胜,你们能走到这一步吗?”她说的是实话,想当年程枫延开着他老爸的车人前人后给朱俐恩当牛做马,整整五年才博得美人芳心。这种男人一不好色二不腐败,又是有钱人家公子哥儿,对你惟命是从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样,这种人你哪儿去找呀?

“你知道什么呀俐安?他大爷的程枫延,结婚前就跟那女的搞上了!”

朱俐安愣了,不知道是被朱俐恩激动得举动吓得还是被她那句话所震惊了,“姐,你,你刚才说,程枫延结婚前就跟那女的好上了?”

这时,朱俐恩不说话了,一个劲儿地喝酒,喝着喝着就哭两声,朱俐安推了她好几下都不理睬,终于把她给惹毛了,一把抢过了她手里的酒瓶,“我在问你话呢,真那么喜欢喝酒啊,和着这喝酒就能把你男人喝回来了?”

这时风从窗外吹进来,再加上朱俐安这么一吼,朱俐恩脑子清醒了不少,“是啊,我们结婚前两年就勾搭上了,结婚三年离婚一年,他们好了六年了。”典型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朱俐安一惊,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话说。

“其实最近我都很忙,过得挺充实的,今晚想着那同事约我唱KTV都好几回了,再拒绝实在不好意思,就跟着去了。真是早上出门没烧香啊,丫的居然让我撞见他跟那小三儿手挽手亲密无间地走来,我心里那个火呀……”说着,一把端起桌上那杯清水咕噜噜喝了个精光。

泄愤,解气,一气呵成。

“那,你们说点什么了吗?”

朱俐恩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能说什么啊?难不成我还得恭恭敬敬给他们九十度鞠躬说一句“啊尼哦哈塞哟”?拉倒吧你,姑奶奶我清高着呢,直接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形同路人,整个儿当他们透明人儿。”

听她这么一说,朱俐安有些好笑,“怎么样,有没有看清程枫延那厮的表情?”

第十九章 擦肩而过,形同路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