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故事一开始,就错乱】005

  “温少爷,纪小姐还是坚持还钱。”温闵瑞请的律师自然是J市著名律师梁令臣Evan。对于闵瑞做的这件事,Evan很不爽,若不是他的父亲曾经有恩于他,他是绝对不会帮助温闵瑞的。

梁令臣,30岁,却也是事业有成,长相俊逸不凡。

Evan最近眼前老是出现一个画面,一个穿着浅蓝色衣服的女子,站在他的面前,倔强地告诉他,不论他说什么,不论温闵瑞多么厉害,有多么大的背景,她要告温闵瑞,要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画面陡然变转,当他告诉那个女子,温闵瑞将她欠的钱还上了,那个女子狠狠地咬着下嘴唇,血从她的唇齿间蔓延,最后她极端冷漠地看着他,说:“钱我会还的,让他从此滚出我的生活,滚。”

随后留给他的是一个拉长的背影,和决绝的眼神,却也让他每一次梦靥都会遇到似曾相识的情景。

听到Evan的话,温闵瑞眉头纠结在一起,想起那个女孩冷漠的眼神,亦想起那个错误的夜晚。

他所有的记忆都带着模糊的印记,甚至忘记他自己是怎样深情地吻着那个女孩,只记得第二日早晨那个女孩声嘶力竭的怒吼以及凄惨的面容。

温闵瑞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即将引爆的炸弹,撕裂般的疼痛,他睁开眼睛,周围破碎的衣物以及空气中暧昧的气息也让他迅速清醒过来。

“我要告你……我要告你……”筱蔷的声音有些哆嗦,但又异常的坚定,一遍一遍重复着自己话。她迅速地从周围找到自己的衣服,然后覆盖了自己的大部分躯体。她一手拉着自己的衣服,一边下意识地往后退,眼中涨红了血丝弥漫,恨意在她的心里开始生根发芽。昨晚的情景,无论如何她也不会忘记。

闵瑞一脸疑惑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脸上一坨一坨的化妆品,各种颜色混杂在一起,一双肿得跟核桃一样的眼睛,再配上她凄厉的惨叫,怎一个“恐怖”了得。

“呕——”这是他打量完筱蔷后的第一反应。

闵瑞的大脑飞速地运转起来,开始断断续续地回想,心中却也了然地猜出了一个大概。从地上的衣物,闵瑞大概辨别出女子的身份,舞女,要钱?这两个词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射在他的大脑神经里。

良好的修养以及身为军人的素质,都没有让他脱口而出“要钱”两个字,他面色恢复正常,再认真地看了筱蔷一眼:“对不起,昨晚是我不对,请问我要怎么补偿你?”

筱蔷听到“补偿”两个字,环顾了一下四周,了然闵瑞所说的补偿是怎么回事。她轻蔑地看着闵瑞,冷笑不已,心中有如刀割一般,没有说话。

良久的沉默,空气中散布着压抑的因子。

“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法院的传票吧。”此刻的筱蔷已经没有初醒时的慌乱,又变成冷漠而又倔强的那个她。她神色如常的将破碎的衣物包裹住自己的关键部位,转身离开的刹那,平静地说道。

闵瑞的眉头拧成了“川”字,那沙发上暗红的一块更让他大受刺激,原来原来……他坐在那里好半响没有反应,直到一丝凉意传遍他的全身,他才赫然发现,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善了了。

【故事一开始,就错乱】00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