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如果想不明白,就好好活着

  病房外的走廊上,sunny来回踱步,不时望向里面。每每想靠近门口偷听时都遭到别柬泽的盯视。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sunny忍不住问道。

“难道你一点都猜不到吗?你对你们家的事情就这么不了解?”别柬泽反问道。

“我从小就在英国读书,对家里的事情当然不了解,难道有什么需要我了解的吗?”

“那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照顾好你爷爷吧。还有,如果你再敢骚扰米穆或者艾乐,我一定不会再袖手旁观。”别柬泽不客气地说道。

房间里,艾乐低着头久久没有出声,她没办法就此原谅李明浩。不管他怎么说,她都无法忘记出车祸的那一幕。一个不明白他们的家庭有多美满的人,怎么可以凭自己的想法一意孤行的去拆散这个家。

“我并不奢望你们的原谅。如果可以弥补你们,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这已经是艾乐第二次听人说要弥补她,“如果可以”?她多希望如果可以的话,所有人都不要来伤害他们家,这才是对她最大的弥补。

“你觉得,你还能弥补我们什么呢,一个家?一份亲情?还是用不完的钱?”艾乐苦笑着擦掉眼泪,“如果可以,你能让你儿子伏法吗?”

“这个???”李明浩顿时愣住。

“还是不行吧,那你就不要摆出一副悔恨的样子说要弥补谁。”艾乐愤愤起身,“我一定会把整个事情调查清楚,让李文健受到应有的惩罚。”

“艾乐,就此为止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受到伤害了。”

艾乐走到门口回头看一眼李明浩,带着轻蔑:“从小就没有父母,还被爷爷抛弃的人,还怕什么伤害呢?如果想不明白,就好好活着,看看我们怎么把李文健送进监狱。”

走出医院,艾乐回望一眼。淡淡地说:“柬泽哥哥,他会好起来的,是吧!”

“恩”别柬泽顺着她的目光,定格在李明浩的病房。

“怎么办,柬泽哥哥,我这里好像没有感觉了。”艾乐捂住胸口,“明明好难受,可是这里好像空了,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怎么办?”

别柬泽紧张地抱住无助的艾乐,多想给她力量,给她温暖。

“艾乐,我们什么都不管了,什么都不想了,我们带着米穆离开这里,好吗?”

“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我就带你和米穆离开这里,我们去一个有海有森林的地方。我们一起照顾米穆,等待米穆醒来。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剔除所有让我们不开心的人,好吗?”

别柬泽说得太美,让艾乐不住的点头,那是她多么渴望的事情。可下一秒,她立刻推开别柬泽,又不住的摇头,说:“不可以,不可以这样。米穆还没醒来,李文健还没得到惩罚,所有的事情都还没结束,我不能就这么走了。”

“可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你知道我有多担心有多心疼吗?”别柬泽过分担心的语气让艾乐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情愫。别过头,她不想再看,一定是场误会,一定是她看错了。

“让我一个人走走吧,我好累!”

艾乐连忙跑开,拦下一辆的士,匆匆而去。

昨天晚上一回到家,昶影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只要一闭眼,他就想起当他抓住艾乐的手却被艾乐甩开的画面。再这么疯狂的弹吉他或者听摇滚歌曲都无济于事。他恨自己忘不掉妈妈的死,更怪自己没有握住艾乐的手。

半夜睡不着,路过客厅发现经济李在看录像带。他盯着里面的画面,竟然是在人鱼岛时拍摄的录像。

“影野,你走路都不发出声音的啊,吓死人了!经济李拍拍胸口,指着录像带说,“这个是当初在人鱼岛时记录下的你们的日常生活。”

原来,那时的他看到艾乐时竟然会有微笑的表情,当然自己却没有发觉。他也开始怀念那时的他们,那时的他和那时的艾乐。

“虽然我不知道艾乐在哪里,但是我想她一定希望你开心吧!”经济李叹息着说道。怀揣着经济李的这句话,昶影野回到房间。想起艾乐曾经说过的关于爱情的话:如果爱着对方就不应该让对方为自己担心,对方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好吧,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我会让自己过得好,不让你再担心,已经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昶影野盯着电脑上艾乐的照片说道。

早上,昶影野晨跑一圈,沐浴完毕之后又开始投入歌曲创作。经济李在旁边一边咬着苹果一边好奇地看着,偶尔和美人姐窃窃私语。

“昨天晚上回来还一副死相呢?怎么经过一个晚上又活过来了?”

“嘘,声音小点,我也很好奇啊,难道他和艾乐复合了?”

“不可能!”经济李嚼几下苹果,“难道是伤心过度,中邪了?”

“砰——”昶影野将一只香蕉砸到经济李头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说了叫你小声点吧!”美人姐嘲笑道,回头,昶影野正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赶忙收回笑脸,将视线投向手机,装模作样地叹息着说,“好久没有跟柬泽和驰宇联系了,我???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吧!”

适时,昶影野的电话也响起,是外公的来电。原谅是外公上次拐到脚还没好,这次给花浇水时又不小心滑倒,实在疼得受不了才给影野电话的。挂完电话,昶影野驾着车绝尘而去。

如果想不明白,就好好活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