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5章 能医自医

  苏菲又何尝没想过辛合翰口中的等等问题,只不过她宁愿相信易保林抛弃自己,不告而别,也不愿去怀疑他遭遇意外。原来她对易保林一直没有真正放下,原来以为已经忘记,可经人一撩拨,所有的回忆又再泛上心头。

左岱宇看出苏菲心神不宁,询问:“如果是因为我的那件案子,你可以暂且放一放,等了这么多年,并不着急。”

不,他是焦急的,迟一刻解决这件事,那个梦就会继续纠缠,他母亲对他,就像易保林对苏菲一样。苏菲突然有了决定:“左岱宇,你的案子已经有进展,你母亲当年离家前与你父亲关系不和,曾经试过带着你弟弟意欲跳楼,后来被莲姐拦下。这件事情过后没多久,她便和你弟弟出走。”

左岱宇努力冷静:“谢谢!就是这样?”

苏菲无奈回答:“就是这样,了解这件事真相的只有你父亲一人,你应当和他好好谈谈,就算他生气,也要纠缠不休,直到他肯说为止,否则这件事会一直困扰你。”

母亲离开时,左岱宇已经七岁,虽然年幼但不至于不谙世事,父母间的冷淡他不是一无所知。尽管左雄一直回避谈起此事,但如果左岱宇一直坚持,他总会妥协。但他并没这样做,是因为惧怕父亲,还是惧怕知道真相?十多年来,无数的怀疑,无数的猜测在他心中掠过,母亲出走可能是因为无法忍受父亲,她只带走弟弟是因为两夫妇离婚她只能选一个她最爱的带走,这么多年从未回来看自己是因为她早将自己遗忘……夜深人静时,他甚至猜测父亲将母亲杀死,埋在后院,早上醒来时他又摇摇头,耻笑自己可怕的想法……

不,他不会问父亲,他选择继续逃避:“不管有无结果,你帮我调查。”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痛苦表情,苏菲明白,他逃避了十多年,正如自己这一年所做的事一样,要想摆脱这个痛苦唯一方法就是面对,而不是继续回避。合翰笑她“能医不自医”,她承认错误,为了不步左岱宇后尘,她决心立案调查,查出易保林下落,能医自医。

将易保林的资料打入冷冰冰的电脑之中时,她才发觉自己对此人所知甚少:

“易保林,男,1988年6月27日出生,父母双亡,在孤儿院长大,性格温文尔雅,是非分明。亲人,无;朋友,无;职业,画家,擅长风景画。……”

苏菲倒吸一口冷气,曾经以为要厮守终身的人如今却像其他陌生人一样,在她的电脑文档中只能占两行文字。接下来的几日,她调查了出入境记录,拜访过易保林的孤儿院,流连他经常出现的地方,一无所获。而易保林失踪之前的住所,她在半年前就已经日日守候,还进去撕烂过几幅他的画作,又小心翼翼地捡起来粘贴,那里早就已经租于他人,调查不出究竟。一个人不可能凭空消失,她决心由头再来,将断掉的线索重新连接。

第55章 能医自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