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9章 受骗的女人

  陆峰的回答让苏菲几乎肯定他是个谎话连篇,撒谎毫不眨眼的人,她冷笑:“你少与我装蒜,她在兰桂坊与你相遇数次,这样的美女你会没印象?”

“好像有点印象,怎么了?大晚上的找我出来,就是为了问我几个月前遇到的女人?”

“你不会不知道她当时是我们侦探社派出的美色探员,考验你对王珍珍的忠贞。”

“不错,那又如何?既然她是你员工,你想知道她的事可以直接问她,何必来问我这个外人。”

苏菲突然转移话题:“你与左氏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陆峰再次否认:“你说的是左氏集团?这样的大财团,我怎敢得罪,别说没有深仇大恨,就算是有我也没能力做些什么。”

一本《说谎人手册》中曾经讲过,一个人说谎的时候,通常都不会直接回答问题,很多问题只要用一个“是”或者“不是”便能回答,但是说谎者往往兜圈子绕弯子,从不正面回答。

苏菲心中有了答案:“你利用苏苏对你的感情来为你办事,就像你对王珍珍一样。我说的对不对?”

“你不要侮辱我!我就要和珍珍结婚,而你口中的苏苏我根本不记得是谁!”

苏菲瞪着他,斩钉截铁:“你记得你今天说的话。我警告你,如果她们伤了一根汗毛,我唯你是问。”

她大步流星地远去,陆峰喊道:“我倒想知道你能拿我怎么样?奉公守法的大侦探!”

苏菲只当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是啊!她能拿他怎么样,就算他真是利用苏苏、珍珍为他报仇,那也是这两个女人心甘情愿,自己上当,苏菲又有什么资格责怪他,连法律都不能将他治罪。欺骗感情根本不是罪,受骗的女人只能怪自己有眼无珠,抱怨老天为何总让自己遇人不淑,然后抹干眼泪继续上路……

苏菲再一次与陆峰不欢而散,她不明白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个人失望,为什么还会指望从他口中得知真相。一个人如果不对你说真话,他永远都不会,这个道理她早就明白,偏偏明知故犯,老是义正言辞地前去盘问陆峰,最后只得灰头土脸地铩羽而归。

侦探社刚刚开门,就进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他将自己包裹在一件黑色风衣中,脚着长筒靴,头戴一顶黑帽,墨镜,口罩一应俱全。黄慧将他引进办公室时,差点笑出声来,苏菲见到此人,首先联想到的便是契柯夫的套中人,他将自己的一切都装在套子里,循规蹈矩,包括他的思想。

但是来人却不是如此,他到了办公室后便沉默不语,将四周审查一番,若不是苏菲开口叫他,他还会一直审视下去。苏菲说:“这位先生,请坐,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

他终于开口,却是一把女人的声音:“我怀疑我的丈夫想谋杀我,所以来请贵侦探社代为调查。”

谋杀案?苏菲开设侦探社来从未涉及,不免有些激动:“这位小姐,你报警了吗?警察怎么说?”

尽管她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苏菲也能看到她的抖动,她煞有其事,将办公室门打开,将外头扫视一遍,长吁一口气,说:“他时常跟踪我,如果让他看到我来这里,我今晚就会被害!”

她垂头丧气:“警察?他们说一切讲证据,他们不相信我的话!苏老板,你也是女人,应该知道我们的直觉很准的,我常常觉得有对眼睛在身后看着我。他跟踪我,折磨我,想要杀死我……”

她越说越激动,情绪失常,苏菲开始怀疑她精神不正常,试探地问:“他是你的丈夫,为什么会谋害你?杀人总要有动机。”

她突然捂着脸,哭出声来:“我不能生育,结婚前我就知道,但是瞒着他和他结了婚。他恨我,他很爱孩子,但是我却不能生育,所以他要杀死我,他恨我……”

她讲这番话翻来覆去,坐在椅子上哭得不能自已,最后居然失去知觉昏了过去。

第49章 受骗的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