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男色考验

  爱情侦探社的业务越来越繁忙,除去像寻找失踪男女朋友,调查对象背景这种普通业务之外,“爱情考验套餐”也大受欢迎。苏苏工作繁忙,一天要跑几个不同的地方,考验几个不同的男人。短短十天工夫,六个男人已经落网,苏菲大呼:“有一个大好青年沦陷,看来世间还是真情少,假意多。”

只是陆峰还一直坚守阵线,没有落入蜘蛛阵,王太太不时打电话来责怪侦探社办事不力,气得苏菲再难忍耐:“你准女婿情比金坚是好事,我们侦探社只负责调查考验,你想诱人犯罪,得另请高明!”

放下电话,苏菲一阵后悔,早知要得罪她就不要接下这趟生意,白白浪费了十日光阴,但世上没有“早知”,也没有“如果”。

眼见十万大洋就这样从手中流走,苏菲颇为惋惜,于是又打起了左岱宇的主意:“带鱼,周施桢的案子你再考虑考虑。”

这十日来,苏菲老生常谈,有空就与岱宇说一次周设计师的案件,岱宇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但还是一如往昔回答:“我不卖身!”用同样的的答案回答重复的问题是最好的策略。

苏菲轻柔地说:“王太太无理取闹,我一时口快得罪了她,恐怕不出十分钟她就要杀上来取回支票,你再不接下这件案子,这个月工资恐怕没有着落!”

公司收支岱宇了若指掌,知道苏菲言过其实,但暗暗佩服苏菲为原则放弃金钱,心想“我总算没有看错你。”他浅浅一笑:“爱莫能助。”

这次苏菲铁了心肠,一定要磨到左君答应为止,一个早上喋喋不休,差点没把童年没钱买糖吃也说将出来,左岱宇只有投降:“答应我,只此一次。”

苏菲口上答应,心里暗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下午,王太果然杀上侦探社,比预计晚了整整四个小时,只见她依旧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不同的是脸色中多了几分笑颜:“苏老板,之前是我催得太急了,但你也不用一时意气,不接这部生意啊!”

苏菲大跌眼镜,由此可见王太对陆峰的怨恨之深,为了赶走这个准女婿她宁愿“纡尊降贵”。既然富太给了她个台阶,她当然顺势而上:“我也是一时口快,王太大人不记小人过,那是最好。还剩二十天,我们侦探社一定竭尽全力地考验陆先生,但结果怎样只能听天由命了。”王太笑说:“那是那是,我这次上来只是说一声,如果你们成功揭穿陆峰的真面目,我另外再出十万!”说完这句话,得意地看着苏菲,眼中充满“你小子办事不卖力还不是嫌钱少”的潜台词。停留了十秒之久,又抛下那句“我还有约会。”便兴冲冲地走了,像打了胜仗的公鸡一样。

当晚,爱情侦探社进行了第一次“男色考验”。虽说是第一次,但食色性也,同性恋与普通的男女感情没有实质区别,两个男人谈恋爱,也不过是三部曲,相识,相爱,分手。苏菲老马识途,轻车熟路:“把领带夹往上移五公分,以便拍摄,左耳戴上耳钻,这可是你们这号人的标志。”

“什么你们我们,不要种族歧视!”左岱宇偶尔也有些幽默细胞。

苏菲便笑便帮岱宇戴上领带夹与耳钻,一边测试设备,神情专注。而岱宇不禁有些恍惚,这情景正像一对新婚妻子帮丈夫整理仪容,还不时甜蜜轻笑,他正色道:“我有手有脚,自己来。”

苏菲一愣,这小子就是这样,每次相处得乐也融融的时候,就摆出一副泛泛之交的样子,所以他们的关系一直介于同事与朋友之间。如果换了别人,在她最潦倒的时候伸出援手,见过她宿醉不醒、疯笑傻哭的样子,还与她一起建立事业,她能断定二人就算不能做知己,至少也能做好友,相互逗趣到老的那种。但对于左岱宇,她没有把握。在她眼中,左君是一个用“礼貌”把自己铸成围墙,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放在心里,永远都带着温和面具的人。这样的人,很难交朋友,何谈知己?

第7章 男色考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