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节 王定义向欧阳春雪道出了她父母

  “爹、娘,孩儿,还有一事隐瞒了你们,万望爹娘原谅的孩儿的不得已!孩儿,之所以隐瞒爹娘,那是有苦衷的,情非得已。现在孩儿就把我的身世,一一都禀告于爹娘。雪儿不姓刘,也不是刘家的孩子,雪儿姓欧阳名春雪…………。”

欧阳春雪眼睛擎着泪,把自己的身世,和她和她弟弟,被强行从她阿玛额娘身边被带走,还有被带走后,所有经历的事,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王定义夫妇。但是欧阳春雪却刻意的省去了,和吴春林有关所有的事情,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说,只是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上次张大力对梁无心说出来,吴春林的父亲是督军时,就害的他们再一次受流离之苦,促使的她和她弟弟这么快的就分开了。

欧阳春雪叙述完自己的身世后,接着说:“爹,能不能麻烦您帮我打听一下?我阿玛额娘他们现在的下落啊!”

王定义听欧阳春雪的话,半天没有回话。

“定义,你怎么不说话啊?行还是不行?你到底是给孩子个痛快话啊?这孩子的经历听得我是心都要碎了,这个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悲惨的事发生?”钱月容出生在大户人家,然后,嫁人又嫁到了大户人家,她那里会知道这世事的艰辛呢?

王定义沉默了一会说到:“孩子,你刚刚病倒,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现在是当讲不当讲?”

“爹,您说吧!我都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了,您想,我还有什么承受不了的事吗?您快告诉我,我的阿玛额娘,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唉,孩子,这件事情,你早晚都会知道的,我就如实的都告诉你吧!孩子你一定要节哀啊!你的阿玛额娘他们都已经去了!”

王定义刚一说出这句话,欧阳春雪就失声的大哭了起来。

“阿玛额娘,连你们也不要雪儿了吗?”然后欧阳春雪就躺在床上,哭的是收不住声了。

一边的王英凯和王溢香,还有钱月容也跟着难受的哭了起来。

“孩子,别哭了!哭坏了身体,你阿玛额娘在天上看见了会心痛的。孩子,你父亲是个很有才华的人,我和你的父亲欧阳明志,曾经有过一面之。但是我们各自的信仰不同,虽然在政事上各抒己见,但我知道你的父亲,并不是报纸上写的那么的糟糕之人!他只不过是成了别人的替罪羊,那个人就是,咱们现在京城的督军吴英雄!你父亲这个人,说来比起他这个人是强得多了,也算上是条汉子!那个吴英雄就是踩着你父亲的身体,才坐稳了,这个督军府的位子的!在报纸上看见你们一家人,被下入大牢的事后,对于这件事我一直都是很是关注的。那一日,你的阿玛额娘他们双双死在了牢里,当天就有人打电话告诉了我。我本来想去帮你阿玛额娘收殓的,可是我去晚了一步。我到时,别人已经捷足先登的把他们给收敛了。当时我打听了一下,好像是那个吴家的大公子,是他叫警察局长胡旺财,给你的父母亲收敛办理的后事。”

第六十九章节 王定义向欧阳春雪道出了她父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