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酒渍

  她一个静静地坐在角落的时候,几位女孩来找她聊天,言语之间,也都是羡慕的语气。一慧勉强笑着,一一回应。在一慧看来,嫁给周清寒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因为他太成功,把所有的人都衬得渺小了。

疲于这样的应付,一慧便想先走。

出得门口的时候,周清寒竟然跟着出来了,他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红酒在酒杯里东摇西晃,震出一圈一圈的微波。

“你去哪儿?”他沉声问她。

“回家!”一慧心情不好,对于他的追问,她自然也没给他好脸色看。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慧没来由地生气,“我又不是你的犯人,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里我不想继续呆就走,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她最不喜欢周清寒那样强势的语气,总感觉自己是他的一件附属品似的。

周清寒也生气了,不由分说地拽住她的手腕,眼神瞪得吓人。

“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他低声喝道。

一慧不甘心被他钳制,挣扎着想要摆脱他,

“你放开我!”

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他手中的红酒,整杯红酒都倒在了她的礼服上,一大片酒渍显然可见。

一慧更气了,也不管什么场合,双手用力捶打他,“我讨厌死你了,周清寒!”

……

那礼服后来虽然洗了,可是那一大片酒渍却怎么也洗不掉了,一慧舍不得丢,只好将衣服叫荣妈熨妥帖了收在衣柜里。她不是在气他弄坏了一件衣服,只是在气他那个人罢了。

气他的不谅解!

如今,一慧没有想到,他竟然又叫人做了件一模一样的礼服。

他的想法她不明白,而她的心思他亦是不了解,两个世界的人,终究是无法走到一条路上。他始终不知道,她要的是尊重,起码的尊重,而不是那件衣服!

如果是林非凡,他一定会察觉到她的心思,一定会尊重她,顺着她。

一慧知道的!

是的,她就是这么自我逃避,最心底的那个人始终都无法忘记,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林非凡走了以后,一慧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已经与幸福绝缘了。她的幸福早就跟着林非凡一起死了……

曾经有无数次,她告诉自己要忘了过去,可越是想忘记,那过去就在脑海里越明显。她忘不了也不过去,所以,她只能一直记着,一记就记到了现在,也许还要记到将来!

乔立轩不是也说对她很失望么?

这些心思,周清寒永远不会懂!

树叶沙沙的响着,叶子再也承受不了,一片片地往下落。恰巧有叶子落在她的脚边,一慧略略低头,正好可以瞧见那叶子。借着灯光可以看得清楚,那叶子还是绿油油的。南方的秋天就是这样,树叶还未变黄,终究禁不住凉风无情地吹打,不得不飘落下来。不是不可惜,只是叶子早已由不得自己——它不过是随风飘零的命运罢了。

第六十一章 酒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