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清寒彻骨自堪怜(一)

  那宫女磕头如捣蒜,口中说道:“奴婢怎敢记错?内务府是照七月十二的日子发下的份例,但是七月十五日那天早上小主去祭祖前,特意吩咐奴婢取了红色的衣裤穿在身上,又吩咐奴婢在堂下煮了长寿面。其余的事,奴婢真不知情了!”

只听见扑通一声,众人齐齐望去,见关贵人已昏晕过去。此时知道她大势已去,竟无一人敢上前扶起她,连素日里交好的荣嫔亦不出面。众妃嫔站在慈仁宫中,有数十人之多,此刻竟鸦雀不闻。

太后怒道:“当真是反了!若不是孤双师父过来,哪能揪得出她这种不祥之人来!难怪薛娘子无故小产,原来是她妨克的!贤妃,将她褫夺封号,绑了送去慎刑司,详加审问!”

众人知道太后大怒,均垂首敛气地候着,一句也不敢劝。贤妃吩咐宫女去了关贵人的外衫,用绳子绑了,此时关贵人已醒转过来,唯有哀哀痛哭,磕头说道:“嫔妾知罪,求太后娘娘高抬贵手,放过了嫔妾的父母家人!”

太后连看都不愿看她一眼,挥了挥手,命人拖了她出去。又说道:“这种不祥之人多留在宫中一天,都是祸害!吩咐慎刑司,速速审理此事,将她送出宫去!连死也不要死在宫中!”

贤妃答应了,又试探着说道:“娘娘也累了半日,不如歇着吧,嫔妾带各位妹妹出去。”

太后嗯了一声,我们便随着贤妃,悄无声息地出了慈仁宫。

待众人离得远了,我扶住灵芸,问她道:“妹妹站了这半日,可没事么?”

灵芸脸色煞白,不知是吓得,还是累得。我不禁有些慌神,便伸出手臂半搂住灵芸,灵芸软软地靠在我身上,似乎惊魂未定。珺瑶在一旁也帮忙扶着,说道:“没想到关贵人竟是这样的人。”

惜文只是沉默不语,担忧地望着灵芸,半晌,灵芸才轻轻说道:“我没事,倒让姐姐妹妹们担心了。”

我们几人便拥着灵芸缓缓回杏云殿去。一路上小心翼翼。刚经历了关贵人之事,几个人竟都沉默不语,各自想着各自心事。

隔了两日,便听说关贵人被判以欺君之罪,送至宫外处死。关家一应族人,皆流放至凉州,永世不得回安平城。

不出十日,灵芸的身子便大好了,皇上召寝了几次,渐渐地圣宠更胜从前,我们自然是为她高兴。连珺瑶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惜文的病亦终于望好,已随我们每日晨起前去各宫请安。虽然此时已是深秋,杏云殿中的几个姐妹,却都是身安体健,精神爽利。

这天我与灵芸在外闲步,素月和兰馨在后面跟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云竹亭,我说道:“那边风景倒好,妹妹与我上去一同坐坐,可好?”

灵芸笑着点点头,我便回头吩咐素月道:“你们俩在下面等会儿,我和妹妹上去坐坐。”

第一百二十一章 清寒彻骨自堪怜(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