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芳念浓华委逝川(十)

  关贵人只是哀哭,矢口否认中元节之事。灵芸便上前说道:“启禀太后娘娘,当时并不只是嫔妾一人见到,阮姐姐身居其后,亦曾看见的。”

我闻言走出来跪道:“启禀太后娘娘,此事嫔妾的确亲眼所见,薛娘子所言字字属实。”

太后闻言更怒,向关贵人说道:“你听听!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哀家只问你,中元节那日身穿红衣,到底所为何事!?”

太后震怒,众妃嫔皆起身侍立,贤妃上前道:“宫中出了这样的事,嫔妾难辞其咎。只是嫔妾想着,若是这样逼问,总问不出什么,不如唤过关贵人的贴身宫女,许是能问出些端倪来。”

太后扫了一眼贤妃,点点头说道:“哀家倒气糊涂了,贤妃说得不错,正梅,速带人去将关贵人处所的宫女太监都带过来,哀家要亲自审问!”

少顷,关贵人的贴身宫女太监都带了过来,安昭容上前亲手向太后奉茶,劝道:“太后娘娘别动气,让贤妃娘娘审罢。”

太后接过茶抿了抿,说道:“也好。贤妃,你替哀家问问他们。”

贤妃说道:“是,娘娘。”

回身向已吓得胆战心惊的一个宫女问道:“你可是关贵人的贴身宫女?”

那宫女跪在地上,浑身微微发抖,颤声道:“回……回贤妃娘娘,奴婢是伺候关小主的近身宫女。”

贤妃又道:“本宫问你,可知道关贵人的生辰到底是什么时候?”

那宫女抖得更加厉害,口中讷讷,低微地听不清在说什么。

一旁的正梅喝道:“当着太后娘娘和众位娘娘的面,你可要从实招来!还不快说!”

那宫女吃了一吓,几乎软倒在地,哭道:“奴婢不知,奴婢当真不知!”

贤妃看了看太后的脸色,放缓语气,向那宫女问道:“那本宫问你,关贵人七月间可曾过了生辰?”

那宫女道:“小主……小主的确是七月的生辰。”

贤妃继续问道:“可记得是哪一天?”

那宫女连连叩首,只是不敢说。贤妃说道:“太后娘娘要的只是一句实话,你只管照实说。其他的事情既不是你们的错,又怕什么了?”

说着,贤妃看了看太后,太后微微颌首,说道:“贤妃宽厚,说的亦不错。这些奴才只知道按照主子吩咐做事,只要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便赦她们无罪罢了。”

正梅便向那宫女喝道:“太后娘娘的话你可听见了?若是还不肯说,那可是欺君罔上的大罪!”

那宫女慌了神,脱口喊道:“奴婢知罪!启禀娘娘,小主是七月十五过的生辰。”

一语既出,我的心便终于落定了。这才发现手中都是粘湿的冷汗,偷眼看了看灵芸,额头上亦是一层细密的汗珠,脸色却是竭力装出的淡然。终于不枉我们辛苦一场,关贵人的罪名,这次终于是坐实了。

贤妃蹙眉道:“你没记错?”

————————————————————————————————————

今天四更~

第一百二十章 芳念浓华委逝川(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