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芳念浓华委逝川(一)

  倏忽几日过去,此时已过了重阳节,这阵子罗致轩每天都来杏云殿请脉,除了惜文一直告病,日日的平安脉是要照请的,珺瑶亦说身子倦怠,懒待出门。灵芸是被罚闭门思过。如今秋风渐起,杏云殿的姐妹个个因故不出,我便也不大出去,除了每日请安,无事便在各姐妹房中做些女红针黹,读书作画,倒也自在。

这日午憩过后,我们四人正在涵良媛处猜字为戏,此时惜文刚猜错了一个,珺瑶正笑着拿过她的手心来要打,忽然听见门外有宫女禀道:“罗太医来替许小主请脉,想问问小主此刻得空儿吗?”

珺瑶便放下惜文的手笑道:“妹妹当真命好,正说着呢,便有人来了。这次打先记下。”

又听到素月在外头说道:“小主,这个月的份例送来了。”

灵芸一听,便起来说道:“我看看去!”

说着便望外跑,我笑着对涵良媛说道:“姐姐瞧她那样,好像外头倒有座金山等着她搬似的!”

涵良媛闻言亦是失笑,灵芸回头嗔道:“阮姐姐就会拿人取笑呢。”

说着,脚下却是没停,不料一个踏空,竟被绊倒在地上,肚子直撞在门槛上,珺瑶离的近,忙弯腰去扶灵芸,我们见她跌得重,均站起来上前问道:“可怎么样呢?伤到哪里了吗?”

只见灵芸小脸瞬间煞白,死死咬住了下唇,竟是跌得不轻。我们几个不禁慌了神,一迭声地吵嚷起来,倒是惜文心思细,说道:“罗太医可不在外头么?快请进来瞧瞧!”

正闹着,珺瑶眼尖,只见灵芸身下竟缓缓流出血来,这一惊可吓得不轻,脱口说道:“妹妹这是怎么了!?”

涵良媛到底年长几岁,见这情形,急道:“难不成……是小产么?”

我慌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只是抱住灵芸一声紧着一声的唤她的名字,只见灵芸的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痛楚,下身的血也渐渐地汇成了一大滩。

罗致轩几步跨进房来,此时事体紧急,罗致轩又是常在杏云殿走动的,因此也顾不上什么规矩,几个宫女搭手将灵芸抬到房中床上,罗致轩将手指搭在灵芸手腕上,又翻了翻灵芸的眼皮,我们几人都看着罗致轩的脸色,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利于灵芸的话来。罗致轩诊治了片刻,便吩咐随身的医女道:“拿白及三七丸来,快!”

一旁的宫女忙端上温水来,涵良媛跌脚急道:“这可怎生是好!?”

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吩咐道:“还不快去禀告贤妃娘娘!”

我们看着灵芸将药服下,这才微觉放心,涵良媛问道:“罗大人,薛妹妹到底是怎么了?”

罗致轩思索了片刻,说道:“薛小主的脉象急促紊乱,是小产之兆。”

此言一出,我们几人同时轻声惊呼,珺瑶颤着声问道:“妹妹怀了龙嗣?怎么……怎么一直都没人知道!?”

我一脸悔恨地说道:“头几日听灵芸提起这次月信还不曾来,又有些头晕厌食,我还道她是被太后惩罚后,忧虑所至。没想到……我也当真太过粗心!”

第一百一十一章 芳念浓华委逝川(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