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山沉边气无情碧(五)

  贤妃冷言道:“荣嫔,本宫才是六宫之主,什么时候由你来审问了!?”

荣嫔大惊失色,忙跪下道:“嫔妾不敢!嫔妾只是想替娘娘分忧。”

贤妃哼了一声,说道:“你口口声声咬定是阮选侍投毒,意图加害关美人。现如今又没有真凭实据。你让本宫怎么相信?”

荣嫔虽不敢起身,嘴上却仍说着:“无论怎样,关美人始终是中了毒,此事和阮选侍定脱不了干系。请娘娘明察。”

贤妃沉吟道:“关美人只是在春菡苑喝了杯茶而已,又怎么能确定就是阮选侍和素兰投毒?”

荣嫔说道:“阮选侍一向刁钻嘴硬,娘娘如此问她,她定然不会承认的。嫔妾觉得,若不用刑,连素兰也不会招供的!”

话音未落,早已被贤妃一口喝止:“住口!宫中用刑乃是大忌,你想让本宫犯禁吗!”

荣嫔昂起头来:“若是娘娘不能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恐怕后宫众人不服!若是让皇上知道——”

她欲言又止,话中意图却再明显不过。贤妃气得不轻,却因她强词夺理,一时也不便反驳。我亦不曾料到荣嫔会如此大胆,连贤妃都敢得罪,此刻见她言辞尖刻,贤妃又蓄势待发,只得硬着头皮上前跪下道:“启禀娘娘,此事是因嫔妾身上而起,请娘娘给嫔妾一些时间,让嫔妾将此事查个明白。以免娘娘为难。”

贤妃脸色稍霁,说道:“阮选侍向来聪慧,我是放心得过的。”

荣嫔冷道:“娘娘若是让她去查,只怕她徇私,放走了真凶!”

我针锋相对道:“若是听荣姐姐的话,倒是嫔妾的嫌疑最大。若是嫔妾不能力证清白,嫔妾岂不是真的成了凶手?如果荣姐姐有什么真凭实据,倒不妨拿出来,让嫔妾心服!”

贤妃皱着眉头道:“你们倒吵的我头痛,阮选侍,你先去罢,查明白了回来上报。”

我大喜过望,忙谢恩道:“多谢贤妃娘娘。”

说罢,起身过去,想拉起素兰。

不料荣嫔却一闪身挡在素兰面前,厉声说:“你不能把她带走!”

我眉头一蹙,说道:“贤妃娘娘已经发话,难道荣姐姐还要不依不饶?”

荣嫔说道:“关美人中毒的事还未查清,所喝的茶又是素兰亲手泡的。她的嫌疑最大,无论如何也不能放!”

我低头看着素兰那珠泪盈盈的面庞,不禁一阵心痛,若是此时留下素兰,少不得要遭受一番折辱。我又岂能安心?

贤妃见荣嫔如此得理不饶人,亦觉得若是不留下素兰,荣嫔定然又要吵闹,只得说道:“阮选侍,你先回去罢。素兰暂时留在云若宫羁押,待事情查清楚了再做发落。”

荣嫔冷冷道:“贤妃娘娘想是记错了,宫女犯错,一律都要交由内务府慎刑司看管。娘娘日夜操劳,何必还记挂着如此小事?”

我心急如焚,只得硬着头皮上前说道:“事情还未水落石出,怎么可以就这样将素兰送到慎刑司?素兰自小入宫,哪里吃得了慎刑司的苦楚?即便日后查清此事与素兰并无关系,素兰往后在宫中该如何做人?还请贤妃娘娘高抬贵手!”

贤妃娘娘面有不忍,正欲开口,荣嫔已上前说道:“阮选侍说得也有理,毕竟现在还没有真凭实据,若是就这样将素兰送到慎刑司,的确有些过于牵强。”

我讶异的抬起头来,望着荣嫔那张艳丽绝伦的脸,实实不敢相信她转变的如此之快。只见她转过头来,一双眼睛秋波流转,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口中说道:“区区一个宫婢而已,怎么可以关在云若宫,吵到贤妃娘娘,岂不是罪过?”

我刚刚落下的心瞬间如同跌入冰窟,只听荣嫔果然说道:“嫔妾不才,请贤妃娘娘恩准,将素兰暂时关押在梅清院。嫔妾定当令人看好她。”

第四十七章 山沉边气无情碧(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