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山沉边气无情碧(四)

  云若宫院内的几棵石榴树静静伫立着,花期已过,枝叶间隐约已透出杏子大小的青绿果实,夹杂在浓密翠色的叶间。火红的宫灯高高的挂着,竟衬得这绿树犹如火烧泣血般的红。进了偏殿,我强令心神镇定,稳稳的福下身去:“嫔妾给贤妃娘娘请安。”

话音刚落,身后已被人重重的推了一把,险些跌倒在地,只听荣嫔厉声道:“贱婢,还不快跪下受死!”

当着贤妃的面,荣嫔此举未免过于放肆,果然听见贤妃微有不满的声音:“荣嫔!问清楚了再说!”

荣嫔听了这话,便不敢再对我有何举动。只听贤妃不带一点感情的声音:“阮选侍,到底是怎生回事?”

我将在路上斟酌了几遍的话语缓缓说了出来:“启禀娘娘,今日关姐姐的确曾去嫔妾的春菡苑坐了一会儿,也的确喝过素兰上的茶。但是关姐姐因何中毒,嫔妾却着实不知。此事与嫔妾确确实实毫无关系。”

荣嫔在身后冷笑道:“真是岂有此理!难不成是关美人自己不小心中毒的?”

她又向贤妃垂首说道:“贤妃娘娘明鉴,关美人从阮选侍处回来,顺路去梅清院看嫔妾,谁知刚一进院子就觉得头晕目眩,浑身乏力。嫔妾一开始还以为关美人是中了暑气,谁知用了解暑药物仍不见好,反而昏厥了过去。嫔妾忙唤太医前来,诊治调查了半天,才知道关美人是中了毒。等太医将关美人救治醒来,她才记起是在阮选侍处用过茶以后才出现的症状。事情已经很明显,此事与阮选侍脱不了干系!”

我情急分辨道:“荣姐姐此言差矣!嫔妾与关姐姐同时入宫,在此之前从未谋面,在宫中亦未曾有过矛盾,嫔妾又怎么可能毒害关姐姐?”

荣嫔冷笑道“你定是看关美人得宠,而你进宫许久却始终不得侍寝,由妒生恨,才会借机下毒!

我气得浑身发抖,虽在贤妃面前却不敢失了规矩,只得强自按捺:“荣姐姐说这话简直不可理喻!宫中妃嫔众多,梨容若是当真妒忌害人,又岂能都害得完的?况且梨容虽然不才,却也是从一品礼部尚书府里出身,怎么可能有这种小肚鸡肠!?”

我这话已挑明了与荣嫔作对,谁不知道荣嫔是上驷院掌事之女,其父只是个小小的从九品官。我如此说,既打压了荣嫔气焰,又暗指她出身低微,没有家教。

荣嫔的性子岂是容人的,一听这话,登时紫涨了面皮,便欲发作。

此时贤妃严厉的打断我们:“住口!如此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荣嫔只得将这口气生生咽了下去,回头狠狠的剜了我一眼,轻纱细绡的衣裙却随着她粗重的呼吸剧烈的上下拂动着。

贤妃说道:“白日里谁给关美人上的茶?”

我沉声道:“回娘娘,上茶的是春菡苑的素兰。”

贤妃说道:“将她带上来,本宫要亲自询问。”

素兰此刻已被缚住了双手,我见她惊惧之色溢于言表,不禁心下生怜,却不好替她说什么,只能静静的侍立一旁。

素兰一被带进来,就被推倒在地,她想起身行礼,无奈双手被绑,挣扎不开。只得颤颤的半跪着叩头:“奴婢参见贤妃娘娘。”

贤妃问道:“今儿关美人在春菡苑的时候,是你给关美人上的茶么?”

素兰抽抽噎噎的回道:“回娘娘的话,是奴婢给关小主上的茶。”

贤妃又问:“上的是什么茶?”

素兰说道:“是奴婢亲手制的玉兰花茶。”

贤妃的声音陡然沉了下来:“这茶中可放了些其他东西?”

素兰大惊,竭力挣扎着死命叩头,哭道:“奴婢不敢!奴婢真的除了茶叶什么都没放!”

我在一旁说道:“娘娘容禀,这玉兰花茶也是素日嫔妾用的,嫔妾也曾喝过,确实没有其他异常。”

荣嫔冷道:“还不到你说话的份儿呢!等审完了素兰,再问你也不迟!”

贤妃扫了荣嫔一眼,又问素兰道:“如今关美人喝了你上的茶,中了毒,你可知是怎么回事?”

素兰哭的哽咽难言:“奴婢万死也不敢毒害关小主!奴婢实在是不知情!求娘娘明鉴!”

荣嫔见方才插嘴,贤妃并未责怪,胆子也大了不少,上前喝问素兰道:“大胆贱婢!还不快从实招来!是不是你小主授意你投毒害人的!?”

第四十六章 山沉边气无情碧(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