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北邙松柏锁愁烟(二)

  我随着嬷嬷从后门进了一座府邸,她将我安置在厨房下,抬眼望去,只见许多下人来来往往,却井然有序,我猜度着,这里许是官宦人家。

和我一同站在廊下的还有两个年岁相仿的女孩子,看样子也是刚刚买来的。

我悄声问道:“两位姑娘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个眉眼清秀的女孩儿同样低声回答道:“我刚听下人说了一嘴,这里好像是尚书府。”

我吃了一惊,尚书府?

那女孩说完,向我莞尔一笑:“我叫苏秀,你呢?”

未等我回答,院外进来一个穿着豆绿袄裙的少女,一看便是有些地位的丫鬟。厨房里的下人们见了,均问候道:“朝霞姑娘好。”

朝霞略点了点头,远远的便看向我们,到了我们面前,她抽出丝帕轻掩住口鼻,微微皱着眉,斜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们半天,才开口吩咐道:“赵嬷嬷,你让她们洗干净,便带去给夫人瞧瞧吧!”

带我们进来的嬷嬷答应了一声,便示意我们跟她走。

朝霞已自顾自出了院子,苏秀撇了撇嘴,悄声道:“不过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偏就那么拿腔作势的,看她那架势,倒像是千金小姐呢!”

*——————————————————————————————————*

后院西偏厅中,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的洋缎褥垫,正面着这大红银线仙鹤的靠背,石青色引枕,两边设一对菊花洋漆小几,左边立着一个花梨木高脚几,上面的汝窑梅华瓶中插着时鲜花卉。虽是偏厅,亦是茗瓶摆设,样样具备。

我们三人穿着新换的衣裳,敛眉低首的站在偏厅地中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正中的八宝太师椅上坐着尚书府夫人,从此,她便是我们的主人了。

“都抬起脸,让夫人看看你们。”一旁的赵嬷嬷提醒着。

我们三个便仰起了脸,我这才趁机打量起尚书夫人来。

她看起来似乎只有三十岁许人,想是养尊处优,保养得当,因此皮肤白皙,身材微微发福,却更显得富贵逼人。

她的目光从我们三个脸上依次扫过,当看到我时,眼底却多了一丝精光,随即,她的视线便久久停留在我身上。

我被她看得正不自在,好在她这时开口道:“这三个丫头都不错,赵嬷嬷,你去分配一下吧。”

赵嬷嬷领命,我们便福了一福,告辞出来。

刚要跨出门去,尚书夫人忽然开口:“你留下。”

我一惊,回头看去,尚书夫人正看着我,眼中颇有深意。

赵嬷嬷便示意我留下,带着那两个丫头出去了。

房中只剩下我与夫人,两下相对,各自沉默。

我正不知因何唤我留下,夫人却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我忙低了头,只看见夫人那双紫金银绣锻鞋绕着我缓缓走了两圈,耳边响起夫人低低的声音:

“你左肩上,是不是一块拇指大小的胎记?!”

我闻言大惊,顾不上位份尊卑,惊慌失措的抬起脸来。

夫人怎么清楚我身上有块这样的胎记?

夫人见我神色惊慌,声音也有些微微的激动:“这块胎记状似飞燕,对不对?”

我吃惊更甚,这胎记形状大小,只有我父母和贴身丫鬟才知道,尚书夫人又是从何得知?!

第二章 北邙松柏锁愁烟(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