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和你一样

  沈静不明白,她有时就会觉得眼前这个人心中埋着好多好多事情,可有时她又能像没事的人一样和你说说笑笑。沈静皱眉,她当赵深是自己的妹妹,所有的事都会和她说,怎么她就瞒着自己许多呢?难道她还对自己有什么戒心不成?沈静越想越来气,眉头也越皱越紧。

“阿静,你怎么了?眉毛都皱一块去了。”赵深还不知道她的那句话引起沈静的猜疑。她只当那是对自己说的话,以为别人应该是听不见的。

“没什么……”沈静已没了说话的兴致,只是默默地喝着茶,神色凝重。

赵深发现了沈静不不快,她想着沈静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就算是听见了刚才的话,也会把它当成玩笑左耳进右耳出的,这下是怎么了?

“阿静,你……生气了?我是开玩笑的。”赵深虽知道沈静不是因为自己的话生气,但还是想要说明白些。她也想知道她在生什么气。

“阿深。”沈静沉不住开口了,“你当我是好朋友吗?”她鼓足劲说出来。

赵深没想到她会这么问,

“废话,当然是了。”

赵深对于沈静的问题觉得很不可思议,她有些生气,觉得自己一直来的心情没有被理解。

“那为什么你都不告诉我你的事?”沈静追问。

“我的事……?”赵深不解。

“你想着的那个人,你家里的事,你和你爸?”沈静恼怒了,一股脑儿的把所有的疑问都吐了出来,可当她说出来时,她立马就后悔了。她看见赵深眼神一沉,咬着嘴唇,有些不知所措地眨着眼睛。

“阿深……”沈静懊悔地叫了一声赵深。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她心里还是想既然说出来了,那她也要知道赵深到底在难受什么。

“阿深,前天晚上你睡着了,我和小磊刚准备走,我就听见你叫了一声……‘潇笑’……还说,‘你终于回来了,却不是我的了’……”

赵深猛然抬起头,吃惊地看着沈静。她记得那个梦,她记得她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可是她越是看得清楚,心里就觉得越是抽痛,“为什么,为什么你回来了,却再不是我的了……”她以为那是自己在梦中说过的话,没想到……

“他叫尹潇笑,是我大学的……男朋友……我原以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赵深半饷才开了口。

“原来,不过我也猜到**了。后来怎么了?”沈静平静地问着。

“后来……大四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他就悄无声息的走了,寝室的同学说他去了美国留学,可我一点都不知道,前一天我们还在一起……”

沈静看着赵深,她深邃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光亮。

“那后来,你没有再见过他吗?”

赵深想起来就觉得缘分真好笑,“那天在红韵,我第一次看见他……”

“真的?他回来了。那你……”沈静不敢接下去,她在赵深的眼里没有看到希望的影子。

“他有未婚妻了。红韵董事长的妹妹。”

赵深看去波澜不惊,可是……沈静发现她握着杯子的手一直紧握着,她在控制自己。

“阿深……你要不要去问清楚,当初为什么他要离开?这样你也可以解脱出来啊。”

赵深摇摇头,“没意义了,我……对他没抱任何希望了。就算问了,也无济于事。”

“可是……”阿深,你这样只会让自己现在里面,无法自拔。

沈静没再说什么,她一直都知道,阿深明白这些道理,可是自己都不愿解开这个结,她又能帮到她什么呢?

“对不起……让你说出这些来。”沈静觉得自己像是在揭开别人心里的伤疤,心中好是过意不去。

“说什么傻话呢,说出来我也舒服许多了。”赵深终于露出了笑容,她是真的轻松了一些,她不用再守着这些事儿独自难受。

“那你和你爸爸……也是因为这事吗?”沈静看着赵深像是吐出了心中的不悦,索性全都问了出来。

“我和我爸……有些复杂。”赵深不知该从何说起。

沈静知道赵深父女俩不和,是在两年前新年的时候。那年沈静的姨婆早早地打来电话催着她们一家去深圳过年,沈静推脱不掉,想着大家聚聚也好,于是就答应下来了。可就在过年前一个星期,公司突然下发通知,说是因为一个项目的原因,今年会提早上班的时间,假期以后再补。沈静就陷入两难了,要是跟着父母去了深圳,怕是那边的亲戚不让她过早的回来,她家的习惯,孩子一定得在家陪着父母过了元宵,可是今年正月初五就得赶回来工作,这她该怎么和家人说呢?

沈静苦恼的来找了赵深

“要不,你来我家过年吧。”赵深向沈静提出。

“可以吗?会不会不方便啊?”沈静觉得找到了救星,可又怕打扰到她和家人的团聚,她知道赵深一年都不怎么回家,偶尔会打去几个电话,也就是和妈妈问候了几句就挂了。

“没事,我家人不多,我妈喜欢热闹,你来了,她会更高兴的。”

听见这么说,沈静就放心的跟着赵深回了老家。

“阿姨您好,我是阿深的同事,我叫沈静。”赵母刚一开门,沈静就礼貌的向她问了好。

“你好你好,快进来快进来,小媛都和我说了。”赵母乐呵呵地迎了两人进屋。

“小静,快喝杯水,一路上可累坏了吧,我们这路陡,车开上来可难走了。”赵母捧出两杯热茶来,又拿了些点心,摆在桌上。

“我正烧着菜呢,待会儿就有的吃了。”

“妈,爸……不在?”赵深问着。

“你爸不是肝脏不好吗,护肝片吃完了,今早就出去买了去。现在,也应该要回来了。”赵母看了看钟,快12点了,她计算着时间。又转过头来,看着赵深,

“你这次回来,别再和你爸怄气了。都这么多年了,怎么两人的脾气都这么犟,谁都不肯服了软呢?”赵母劝道。

沈静眨巴着眼睛,她还不知道赵深和她父亲之间有什么矛盾,所以听的也是云里雾里的。

这时,她听见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她转过头一看,一位中年男子站在门口,看见了她旁边的人,眼神透着一些喜悦,立马,又恢复了进来时的平常了。

“回来啦,小媛和她的同事到家了。”赵母迎上去,替丈夫拿了手上的药。

“叔叔您好,我叫沈静。”沈静绕过沙发,走到赵父面前,礼貌地打着招呼。

“你好,在家里随意点,就当是在自己家一样啊。”赵父也笑着和沈静说了话。

“爸,回来了。”赵深站在沙发旁,开口叫了一句父亲。

“诶,你也回来了。”赵父看着自己的女儿,理了理自己有些花白的头发,沈静觉得这父女俩都显得有些不自然。她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却一时找不着合适的话了。幸好这时赵母及时的一句“快来洗洗手,吃饭了。”解救了场面。

“阿姨,我们这就来了。”沈静应了一句,她挺喜欢热情的赵母,觉得赵父也是慈祥友善的,可就不知道为什么阿深不愿回来呢?

饭桌上,赵母热情地招呼沈静吃菜,沈静觉得赵深说的没错,赵母的确喜欢客人,估计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她享受于客人吃着自己煮的饭菜时愉快的表情。

“阿姨,您烧的菜味道真的不错。”沈静诚恳的说。

这可把赵母乐坏了,连忙又给沈静夹去一个鸡腿,脸上漾着花儿,

“喜欢吃就多吃点啊。”

“阿姨,这我吃不下……”沈静为难的看着这只腿,她刚就吃了很多,现在就算这腿味道再不错,她也撑不下了呀。

可怎么办呢?她看看赵深,这人正低着头吃饭呢,她推了一下赵深,

“想不想吃鸡腿?”沈静殷勤的笑着。

“不要。”赵深目无表情,继续吃着饭。

“可是我吃不下了……”沈静欲哭无泪,她摸摸小肚子,都已经鼓鼓的了。

“谁叫你要赞美我妈,她高兴了就会这样。”赵深吃完最后一口,

“我吃好了。”她站起来,拿起碗筷向厨房走。

“怎么就吃这么一点?”赵母关切地问着,“小静啊,小媛平时还要你多帮忙照顾了,这孩子,平时一个人在外面,也不会做饭,都是在外面吃的。我怕她营养跟不上啊。”

“阿姨您放心吧,以后我让她上我家吃饭去。”沈静因为吃别人嘴软,很义气地向赵母保证到。

“那就谢谢你了啊。”赵母满意的笑了,又夹了菜到沈静碗里。

沈静看着自己堆叠成小山的碗,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你也是,给别人小姑娘夹那么多菜,待会儿该撑坏了。”赵父开口替沈静说话,沈静满心感激的看着这位“伟大”的父亲,说不出的感动。

“你呀,刚才女儿在这的时候也不说些什么。女儿难得回来一趟……”赵母嗔怪起来。

“好好好,我也吃饱了,我去书房了。”赵父无奈的笑了笑,起身去了书房。

这下,沈静只有默默吃饭的份了,她看着赵母有些许无奈的对她笑着,

“慢慢吃啊……”

她想,赵母应该是在为那父女俩发愁,毕竟,从刚才吃饭开始到现在,那两人一句话也没说过。

“阿深,小媛是你的小名吗?我听你妈妈一直这么叫你。”

饭后散步的路上,沈静问起了赵深。

赵深顿了顿,才说:“那是我以前的名字。我改过名了。”

“哦……”沈静从没听过赵深说过这事。

“什么时候改的呀?以前你叫赵小媛?”

“不是啦。”赵深笑了笑,“以前我叫赵媛。大四的时候改成了赵深。没有什么原因……就想着改了。”赵深回答着。

“哦,这样啊……那你和你爸……还好吗?”沈静谨慎地问着,她怕这触到了赵深的警戒线。

所幸,赵深只是平淡的说着,“我们没事,就是因为以前的一些事情,心里还有些别扭。”

“以前……哦,好吧。”沈静不便再问下去,她想,如果赵深觉得有必要,总会告诉她的。

可是……

她一直没听见她提起。

直到今天……

“我在高考完的那个暑假,和我爸大吵了一架。”赵深接着说。

“怎么……”沈静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我填报的志愿没有随他的愿。他本来认为我会填北外的。”

“啊?阿深,原来你以前英语这么好!”要上北外,英语成绩必须要达到很高的要求。

“我读的是理科,英语和语文还行,可其他的就马马虎虎了。当时我没有填北外,而是选了杭科大。”

“为什么呀?这不是很可惜吗?”

“因为……他选在了杭州……而且,我不想把英语当成职业,我不想磨灭了学英语的热情。”

“他,是尹潇笑吗?你们是高中同学?”

“嗯,所以我不想去北京。”

“那你和他商量过了没有?虽然异地恋会比较辛苦啦……”

赵深笑了起来,她看着沈静脸上的大问号,幽幽的说,

“当时,我们没有在一起……而且,我和你一样,”

还没有等沈静反应过来,她又抛出一句,

“我当时也是在暗恋他。”

我和你一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