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彼岸灯火夜色凉⑤

  天台上,一名女生如木偶般的站在那,面无表情,头顶上隐隐有黑雾。她的下面,是距离天台几十米的地面,一个不留神,便会粉身碎骨。此时,这栋教学楼周围挤满了学生,大多都是看热闹的,看看会不会又是一个因为网球部的王子们(珞:就那么几个人,你们懂的。。。)而想不开的。

“部长,那边有女生要跳楼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部长呢?”切原一脸坏笑地开口道。他倒是不怎么担心,反正这些女生就会玩这套,从来不换个花样的。

唉,幸村在心里叹了口气。“你们接着训练吧,我和切原去看看。”他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网球拍,瞄了一眼切原,温柔的笑着说道,却让人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什么!?切原瞪大了眼睛盯着幸村,为什么我也要去啊?想想那疯狂的场面,便开始后悔自己打趣的那番话了,早知道这样,应该闭紧嘴巴,什么都不说。仁王同情地望了切原一眼,孩子,谁让你表现得这么明显,节哀吧。

来到楼下,人群已经往后退了,前面被空出来一大块地方,没有一个人拥挤,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待在那,眼神里还残有一丝畏惧。幸村和切原奇怪地走过去,来到人群的最前端。(珞:长得好看,走到哪都这么轻松,想起我当年为了鸭脖子,坚持不懈地在人山人海外蹲守,我咋就没这特权呢,画圈圈中……)

“你们,要是不安静的,滚。”若水站在那块空地方,冷冷道,果然一个个的都赶紧点点头,除了刚才才到前面的幸村和切原。要不是规定说不许伤害无辜的学生,我早把你们丢出去了,还有工夫在这啰嗦。雾见呐,你加油啊,怨灵方面的东西我们两个只有你拿手,加油!加油!好奇地打量了一下突然冒出的两个男生,长得倒不错,特别是那紫头发的,有病态美,但还是夜枫好看些,他们见面不到三次,可她反而觉得记忆已经留下了烙印,称呼从知晓身份的时候起就换成了“夜枫”。

“那个,请问一下……”被若水那冷冷的话语吓到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切原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但还没说完就被硬生生打断了:“当我说话耳边风呢!想看热闹就给我闭嘴!”

尴尬地收回了已到嘴边的话,切原顺着人群的目光往上望,那个跳楼的女生他知道,叫惠子,(珞:原谅我词汇缺乏,想不到好名字,打酱油的同学,就用些老名字替下哈~)是幸村的爱慕者,旁边的那个,是木下雾见!切原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这事竟然惊动了她,那就没那么简单了,怪不得不让他们接近。视线又落在若水身上,难不成这个女生也是咒术师?幸村面带着微笑,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楼的最顶端,雾见一步步地走向惠子。终于有了反应,惠子机械般的转过身,神情诡异地看着雾见,像是公鸭子的难听声音从她的嘴里蹦出:“木下雾见,是你啊,不过也没事,只要这个女生一死,我就可以收集到充足的怨念来进化成死灵,你最好别碍事。”

“既然你知道是我,就别想能得逞。”不再废话,雾见拿出符咒,(珞:就是长方形,纸样的,咒术师的专用。)念着听不懂的语言,符咒上面的图案,也随着她的声音有规律的亮起。怨灵也赶紧全力防御,等候着纵身跃下的机会。这还不够,雾见一咬牙,在手指上割出一道伤口,让血滴在符咒上,把它对着怨灵甩出,立刻出现巨大的爆炸,烟雾四起,雾见身一翻,站到距离不远的旗杆上,(珞:上面挂着五星红旗。。。)静静地等待着烟雾散去。

一些余波从上面传下来,吓得有的女生脸色大变,哭了出来。若水厌恶地撇了眼她们,怕死还要来凑热闹,真烦。伸出手来挡住了余波,没花多大力量,精灵皇族的实力最为顶尖,即使若水还有些力量没有掌握,她也还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手放了下来,若水的脸色却更加冰冷了:“吵什么吵!怕的话就别在这,又没人强迫你留下,哭哭啼啼的烦死了!”话一出,许多女生都脸一红,有几个犹豫了下,跑回自己的教室去了,和看热闹相比,她们还是觉得安全更重要。

见状,一些人也跟着离开,原来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只剩下几个人,即便如此,几个人中还有犹豫不决的,但还是没迈出步伐。若水不屑地一笑:“都是些里外不一的家伙。你们这几个剩下的还不错嘛,乖乖待在原地,不然出事了可不怪我。”

笑容中的不屑散去,这是发自内心的欣喜,原先冰冷的面容渐渐变得柔和起来,若水的笑意越发浓郁,看来雾见就要结束这场还没开始多久的战斗了。

彼岸灯火夜色凉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