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科双骄
产科双骄

产科双骄

绿雪芽

现实生活/行业人生

更新时间:2023-11-14 12:59:46

身为妇产科主任的儿子,生性爱玩的叶豪被逼无奈,不得已子承母业,成为了一名妇产科男医生。 而家有亿万资产等着继承的钟楚楼,却放弃父母为他安排的就读世界知名商学院、接手家族企业的规划,因为独特的身世,立志成为一名妇产科男医生。 性格迥异的发小共同开启不同的职场人生: 叶医生不是在“摸鱼”,就是在“摸鱼”的路上; 钟医生不是在产房,就是在手术室,不然就是在去产房或者手术室的路上…… 望子成龙的华敏主任:如果阿楼是我亲生的就好了! 钟楚楼:老师,我一直以为您把我当做亲生的孩子,没想到在您心中,我和叶豪还是有区别的。 叶豪:当然有区别,我妈看你的眼睛会亮,我妈看到我只想打我,呜呜。 华敏:叶豪,还不滚去值班? 雨夜,值班室,叶豪被雨打窗户的响声惊醒。 又睡着了,还好没有被我妈发现。 值班室的门被小护士推开:叶医生,来了一名产妇,要生了。 叶豪:其他医生…… 小护士:没有其他医生只有你了。 产妇丈夫将叶豪拦在了产房外:我要换医生! 叶豪:为什么? 产妇丈夫:因为你是男医生! 竟然遭遇了职场性别歧视,呜呜呜… 小护士:产妇难产,需要紧急手术 钟楚楼临危受命,替产妇接生。 产妇丈夫:为什么还是男医生?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番外3

007 跳楼的女人

  面对叶豪的询问,钟楚楼认真思索起来:“她看上你了?”

  “钟楚楼,你疯了,王姐是有夫之妇!”

  见叶豪举起了拳头,钟楚楼忙改口:“看上你给她当女婿了。”

  叶豪的拳头还是落在他肩上:“王姐没有孩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两个人正在天台上追逐嬉闹着,忽然钟楚楼抓住叶豪的手,提醒他看天台的另一边:“叶豪,别闹了,看那一边!”

  叶豪顺着钟楚楼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天台的栏杆上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年轻女人,女人穿着病号服,留给他们一个纤瘦的背影,风将她披散的头发吹得漫空飘飞。

  那画面竟充满be美学的氛围。

  然而,这不是电视剧,也不是小说,而是活生生的现实!

  钟楚楼急忙掏出手机报警,而叶豪已经向那女人悄悄靠近……

  晚间,曦和已经躺在自己家卧室的床上。

  一觉醒来,看到丁子由正在刷短视频。

  喧哗声从手机里传出来,曦和皱起眉头。

  丁子由却将手机扔了过来,道:“看看是谁。”

  手机屏幕上赫然是钟楚楼和叶豪的身影。

  今天,医院妇产科的两位男医生配合消防,在医院天台上救下了一位寻短见的产妇,此事已经登上各大媒体头条,短视频的自媒体们更是加入这场盛宴,将此事渲染得绘声绘色。

  看着短视频里钟楚楼的身影,他在人们的追捧里,表现出了和叶豪截然不同的姿态:安静、腼腆、内敛,不似叶豪面对镜头侃侃而谈,活泼又开朗。

  “切!”

  耳边突然响起丁子由不屑的声音,曦和一惊,向丁子由看了过来,只见丁子由一脸酸溜溜,说道:“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妇产科男医生了?”

  “丁子由,你胡说什么?”

  “钟曦和,我倒要问你,你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对着另外一个男人,露出花痴的笑,算什么?”

  丁子由的话让曦和感到难堪。

  “丁子由你别太过分!”

  “我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浑身上下都看光了,到底谁过分?”丁子由一把从曦和手里抢过手机,看一眼手机屏幕,短视频被按了暂停键,屏幕上钟楚楼温文尔雅的笑容被定格成绝美的画面,在丁子由看来却格外刺眼。

  “丁子由,你太过分了,他是医生,我是产妇,他是在给我做手术……”曦和想到自己生孩子那晚,先是经历了顺产的阵痛,之后又经历了剖腹产的手术,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任由医生用手术刀划开自己的肚皮和子宫,换来的不是丈夫的疼惜,却是这般无理取闹的刁难与冷嘲热讽。

  曦和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滚落下来,胸口疼得要命。

  “又哭又哭!好像我怎么虐待了你似的。”丁子由说着,摔门离去。

  摔门声惊醒了婴儿床上的小女婴。

  小女婴哇哇啼哭起来,曦和只好起床抱了她喂奶,眼泪却是无论如何也止不住,一颗颗打在小女婴的脸蛋上。

  小女婴还没有取名字呢!

  “改天见到了外公,就让他给妞妞取个名字,好不好啊?”曦和看着女儿,露出无比温柔地笑,但是想到父亲,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女儿出生这么久,父亲还没有来探望过她们母女呢。

  曦和给父亲打电话,没有接听。

  这一夜,曦和做了个梦,梦见医院天台的栏杆上站着一个穿着病号服长发飘飘准备跳楼的女人,消防来了,钟楚楼呼唤着女人,恳求着女人不要做傻事。女人回过头来,赫然是她自己的面孔。

  曦和从噩梦中惊醒。

  房间内很安静,借着夜灯微弱的光,曦和看到女儿在婴儿床上睡得酣甜,床的另一侧空空如也,丁子由又夜不归宿了。

  也好,不回来倒是落得一份清静。

  …………

  天已经蒙蒙亮,秀真经过一间病房外,借着病房门上小小的观窗看到病房里头,戚音还在病床上枯坐着。

  她已经坐了一夜,经历了白天的跳楼风波,家里人对她高度重视,不论是公婆还是丈夫,都厮守在她身边,生怕她再跑去跳楼。

  所以,戚音不睡,她的婆家人也不敢睡、不能睡。

  “她会不会是产后抑郁症?”

  身边传来钟楚楼轻轻的声音,秀真忙回头对钟楚楼说道:“我白天的时候联系了心理科的庄大夫,但是这也要当事人同意就诊才行,现在28床对于看心理科这件事的抵触情绪很大,我还要再做做她的思想工作。”

  “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钟楚楼关心地说道,“你好像白班晚班连轴转两天了,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也会垮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钟楚楼的关心让秀真心头分外暖,还有些甜,工作的疲累这一瞬间都消散了。

  “谢谢钟医生的关心,但是你看到了,我的产妇接连出状况,我就算回家也睡不着啊!”

  秀真的工作态度兢兢业业,让钟楚楼很是佩服。

  “28床的孩子怎么样了?”钟楚楼问起戚音孩子的情形。

  秀真脸上的笑容又敛去了,凝重道:“她不听我的话,非要让孩子早产,早产加难产,导致孩子脑缺血,就算救活了,恐怕也有脑瘫的风险,何况那孩子一边耳朵先天性的外耳畸形加中耳畸形,是否伴有听力障碍,还需进一步检查。”

  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说的就是戚音的情形了。

  怪不得她一时想不开要去跳楼。

  戚音只觉心头燃烧着一团火,她想不开,她如何能想得开呢?

  她不明白命运为什么独独对她如此不公。

  从小没有了母亲,跌跌撞撞长大,十几岁辍学打工,为父亲的重组家庭呕心沥血,好不容易可以过自己的小日子了,又陷入不孕不育的痛苦中,积攒的几十万私房钱又被表哥借去打了水漂,好不容易通过试管婴儿成功生下女儿,却又遭遇早产,女儿脑缺血可能导致脑瘫,一边耳朵还是畸形……

  戚音真想一死了之,啥也不管了,可是那两个男医生偏偏要多管闲事救下她。

  她如今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人间最大的痛苦莫过如此,她置身痛苦中不得解脱,犹如被一团烈火燃烧着,耗干她所有的精气神,她终于是累了,倒在床上睡着了。

  戚音醒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多了个女人:她三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