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辞归
燕辞归

燕辞归

玖拾陆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2-25 23:58:09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目录

13小时前·连载至第424章 谁先放弃师出有名

第1章 一手烂牌

  火光冲天。

  林云嫣摔坐在地上,视线所及之处,一片狼藉。

  空气里的灼烧感让她喘不过气来,滚烫的风裹挟着她,仿佛下一瞬,头发丝都会烧起来。

  要逃出去!

  门在哪儿?

  浓烟滚滚,刺得林云嫣眼泪直流,没法擦拭,只能瞪大着眼珠子尝试辨明方向。

  而后,她看到了倒在不远处的徐简。

  “徐……”林云嫣才一开口,就被呛得直咳嗽。

  徐简却是一动不动。

  倏地,林云嫣意识到,徐简昏过去了。

  前一刻的记忆也冲进了脑海里。

  那时,她正与徐简查看此处,忽然间,毫无征兆的,屋顶坍塌了。

  徐简眼疾手快将来不及反应的林云嫣推开,那些瓦片全砸在了他身上。

  林云嫣虽离了坍塌的中心,却也被波及到、昏沉了好一会儿,再集中时,便是如今这处境了。

  她尚且如此,更别说被砸个正着的徐简。

  得把徐简救出来!

  强忍着灼热,林云嫣用力扒拉着徐简身上的碎瓦。

  越扒,她的心越沉。

  徐简的脖颈上还能摸出脉搏,人却没有醒来的迹象。

  更要命的是,先前推她那一下,导致徐简从轮椅上摔了下来,轮椅侧翻了,被一并砸翻了的桌椅压在底下。

  没有轮椅,她要怎么把昏迷的徐简挪出屋子?

  哪怕徐简醒了,他也不能行走,更何况现在这样……

  抛下徐简,一个人逃出去,这应该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林云嫣知道,可她做不到。

  她和徐简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若失了徐简,她林云嫣活得过初一,也活不过十五。

  甚至极有可能,凶手还在外头等着呢。

  这间屋子无端端塌了,还能说是“年久失修”,但塌完就起火,岂会没有人为?

  凶手的目的,就是要让她和徐简死在这里!

  思及此处,一股愤恨之意涌起,顷刻间充满了心田。

  可叹他们两人拼尽全力,还是功亏一篑,那些真相又要被遮掩起来、无法大白于天日!

  瓦片划破了她的手指、掌心,血糊糊的,思绪也变得模糊起来,林云嫣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挖着、挪着。

  死是肯定要死了,起码,让徐简死得轻松些。

  他的腿废了,吃不得劲儿。

  如此重的碎瓦压着,多难受啊……

  这些罪过、这些痛苦,不能让那群王八蛋尝尝,真是、真是死不瞑目!

  喳喳——

  喳喳——

  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震耳欲聋。

  那是,蝉鸣?

  为什么会听到蝉鸣?

  林云嫣猛地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光。

  微怔了下,她察觉到,那是日光,盛夏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撒进来,映得殿内明亮极了。

  而她,正斜靠在窗下的罗汉床上。

  “郡主,您怎么了?”

  林云嫣循声看去,下意识反问:“我怎么了?”

  话一出口,那丫鬟的脸色就从怯怯变成了惊恐。

  林云嫣皱眉,挽月怎得年轻了?

  不对劲!

  她忙又观察周围。

  博古架上满是精美摆件,瓶里的花枝含苞待放,墙上挂着一童趣盎然的画轴,是她幼时杰作。

  一景一物,皆是记忆中的模样。

  这里分明是慈宁宫的西偏殿!

  早年间,她时常进宫陪伴皇太后,遇着娘娘有事需她避开时,就会让她来这里小歇。

  可自从皇太后薨逝后,她就再没有来过了。

  年轻的挽月,多年不曾到过的偏殿,以及前一刻那烧得根本逃不出去的大火……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惊世骇俗,叫林云嫣不由自主深吸了一口气。

  “您,”挽月试探着,又问,“您是不是魇着了?”

  林云嫣的眼睫,轻微地颤了下。

  魇着了吗?

  那可真是一场噩梦,漫长、压抑,交织了无数算计、背叛,有明枪有暗箭。

  她的家破人亡,徐简的走投无路,几年间,她与徐简撞得头破血流,妄图抓到手中的那一丝希望最终化作大火里的悲愤、痛苦、绝望,滚滚浓烟与炙热火焰张牙舞爪地嘲笑着他们的不自量力。

  血淋淋的生动!

  以至于,乍然梦醒,回到亮堂堂的偏殿,想起那一番经历,明媚的日光都无法照亮心底的阴霾。

  它们都在那里,提醒着她,即便是一场梦,也是真真切切、痛彻心扉。

  若不能扭转,她还会走向那个境地,把所有的苦痛再刻骨铭心一回。

  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摔倒第二次。

  不止自己不摔,她还要把挖坑的人一脚踹下去,让那些始作俑者连本带利地尝尝这番滋味!

  睨着小心翼翼的挽月,林云嫣道:“我魇着了,我没怕,你怕什么?”

  挽月被问住了。

  好像是这么个理。

  可是,先前郡主的样子,真的吓坏她了。

  郡主本在闭目养神,倏地睁眼了,眼中阴郁戾气溢出,像是要与人拼命一般。

  她家郡主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谁不夸一句眼眸含笑、扑闪扑闪会说话呢。

  这双美目,何时有过那样的凶煞之气?

  “奴婢胆小。”挽月怯怯道。

  林云嫣闻言,反倒笑了笑。

  她认识的挽月,忠心、坚韧,只这两点,就胜过千千万。

  胆小又算得了什么?

  “胆子这东西,练练就大了。”林云嫣道。

  毕竟,谁还不是这么过来的呢。

  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了垂帘外头。

  “郡主,太妃到了,太后娘娘请您过去。”

  林云嫣应了声,却没有急着出去,反而绕去里头,在梳妆镜前坐下。

  镜中姑娘正值豆蔻,明眸皓齿,眉眼如画,珠花点缀发间,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摆动。

  她梳的是姑娘头,眼下应是永嘉十三年之前。

  因为十三年的开春,她就嫁给了徐简,梳起了妇人头。

  那是十二年、又或是十一年?

  看了眼替她整理碎发的挽月,林云嫣暗想:要不是皇太后等着,真该仔细问问。

  不过,不管是哪一年,不管是什么状况,她都要好好活下去。

  不好叫皇太后久候,林云嫣往正殿去。

  一进内殿,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四方桌旁的几人。

  那张太后娘娘十分喜爱的花梨木镶骨八仙过海的桌子上,垒着马吊牌,她老人家与闻太妃、王嬷嬷围坐着,都乐呵呵看着她。

  “快快快,”皇太后招了招手,“三缺一,等着你呢。”

  是的。

  林云嫣对皇太后的陪伴,大部分时候都在打马吊。

  入了座,骰子一扔,抓牌立牌。

  林云嫣:……

  一手烂牌。

  天怒人怨。

  指腹捻过牌面,林云嫣弯了弯眼。

  再烂的牌,她也得一步一步理顺了。

  她的新生就从这么一堆牌开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