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院疯批美人又纯又撩
大院疯批美人又纯又撩

大院疯批美人又纯又撩

桔味喵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3-12-31 16:41:26

【年代+甜宠+爽文+双洁+穿书】
唐初夏,胸大蜂腰大长腿,一张脸更是又纯又欲,可惜是个疯批美人!
顾北淮,肩宽腿长公狗腰,教条刻板能力强,私下却是桀骜不驯狂傲至极!
谁都知道顾北淮最厌恶的就是青梅竹马的唐初夏,而且两个人见面就互相嫌弃。
在所有人眼中,就算是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俩人,也不可能凑成一对。
谁知大院组织的相亲会上,妩媚动人的唐初夏被人抵在墙角,而动手的竟然是老古板顾北淮。
“不是喜欢我的吗?”
他双手死死地握住唐初夏的细腰,就听见唐初夏在他耳畔轻语:“领了证,让你亲个够可好?”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631章大结局下

第1章 穿越遇渣男

  1978年冬,南城泉水胡同。

  “唐初夏,你死了这个心,我绝对不会娶你!”

  昏黄的路灯光下,雪花翻飞,朦胧的灯光照在少女身上,哈出的白气融入灯光中,平添出来几分脆弱的美感。

  微微抬起下巴,晶莹的雪花扫过她的脸颊,一双小鹿般的眼眸泛着水光,微微低垂的睫毛上挂满了雪花,偏偏红唇勾起,如同夜色下的雪妖勾魂摄魄。

  呼啸而过的寒风卷起雪花落入她的脖颈,冰冷的刺激让她回神。

  唐初夏忽闪一下睫毛,透过晶莹的雪花看到她那冷淡至极的眼眸,嘴角弧度加深,嘲讽的意味显而易见,视线对上面前冷酷无情的男人。

  心中了然,她竟然穿书了,还是一本年代文里的病弱美人,病弱美人跟她同名同姓,只可惜并不是书中的女主,而是炮灰女配。

  原主跟女主是双胞胎,不过她从小就因为身体缘故被父母如珠如宝地照顾长大,而她的妹妹只因为身体强壮而被送往老宅跟随爷爷奶奶长大。

  在他们十八岁时,爷爷奶奶离世,女主被接回家中,父母因为对于小女儿的愧疚,一心要弥补,反而忽视了原主。

  比起原主的病弱,女主的健康活泼很快就抢走了她的朋友,就连原主的工作名额也被妹妹抢走后,甚至平时对她各种包容的哥哥们也认为她不如妹妹。

  在各方面优秀的妹妹面前,她被对比惨烈,直到未婚夫前来退亲,情绪彻底失控。

  原主黑化了,她作天作地,试图把属于家人的关爱都抢回来,却发现根本没有用,父母不得不送她离开去西北当知青。

  就原主的身体情况,不过是半月后就生病丢了小命。

  唐初夏轻笑一声,再次看向面前这位原主的未婚夫胡明成,也是这本书中的男主,她未来的妹夫。

  他眼底的厌恶直白得让人很难忽视。

  积雪堆满的树枝不堪重负咔嚓一声断裂,落地的树枝和积雪让唐初夏回神,她吐出一口冷气,迅速化作白雾消散在空气中。

  轻笑一声,清冷的声音回答道:“如你所愿!”

  “记得亲自找我父母解除婚约,要是男人的话,就说明白是你不想娶我!”

  跺跺脚,唐初夏转身离开,只留下胡明成一脸错愕。

  小腹处的燥热开始扩散,唐初夏微微拉开点围巾,让冷气钻入脖颈,带走她身上的燥热。

  走在风雪交加的夜色里,脑海中都是原主的记忆还有书中剧情的翻滚,她不由地叹息。

  在一个小时前她就穿到了这具身体里,不过那个时候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看着原主为了留住男主,竟然找了江湖郎中弄到了一包催情粉,倒是没有胆大到给男主用,而是给自己用了。

  看着她那蠢兮兮的行为,唐初夏也很无奈,男人要是铁了心离开,就算是绝世美人也无法留住他的心,何况她一点没有表现出来。

  可能原主也没有想到她认为是催情的粉,结果却因为她病弱的身体承受不住,直接一命呜呼反而让她来到这里。

  她抬手,一片雪花落在掌心,冰冷的雪花迅速融化,药效竟然还在。

  手指收紧,指尖掐住掌心,疼痛让她不至于出丑,知道身后的胡明成肯定还在看着她,原主可能不在乎,但是如今是她,那绝对不会流露出来一点脆弱。

  胡同似乎很长,一步又一步,终于到达了胡同口。

  她转过胡同口,扶着墙壁让自己可以休息下,结果身体太弱,不受控地朝着地面划去,眼瞅着要摔倒在雪地里,却被人拉起抱入怀中。

  对方似乎知道她情况不对,帮她把围巾包好,弯腰直接抱起她,一道温热的气息落入她的脸颊上,让她本就燥热的身体更加的难受。

  “你……”

  唐初夏难受地扭动身体,却被一双大手死死扣住,眼眸睁开,就看到了刚硬的下颚线,伴随着雪花落入眼眸,视线下移,对上了滚动的喉结。

  颠簸的跑动,让唐初夏意识有些恍惚,却还保持着起码的清醒,她却不知,此时她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因为药物作用,小鹿一般的眼眸里水光潋滟,长长的睫毛上挂着雪花,白皙如玉的脸庞上铺满了绯色,嫣红的唇角被她用力咬住,堪比雪妖还要勾魂。

  就在唐初夏以为自己可能要控制不住亲上面前喉结时,身体腾空,她带入一院落里,咯吱咯吱的踩雪声响起,男人带着她冲入到一个房间里。

  脚掌落地,她被怼在门板上。

  啪嗒一声,男人拉着门板旁的细线,橘黄色的灯光亮起,她看到了房间中的摆设,一张炕一张写字桌,一个衣柜,空旷又简单。

  灯光落在面前男人身上,高过她大半头的男人,微微低垂着脑袋,轮廓分明的脸庞上都是怒火。

  眼眸深邃又带着致命诱惑,特别是视线正对着的嘴唇绷紧,克制又诱人。

  男人身上的气息太猛烈,瞬间就包裹住她,粘稠的荷尔蒙信息素反复刺激着她的神经,本就被药物控制的身体,更是抵抗力全无。

  唐初夏掐住自己的掌心,用最后的意志力压住身体传来的燥热,带着热气地开口:“顾北淮,我……”

  根本不给她机会把话说完,顾北淮就扣住她的脖颈。

  唐初夏哪里想到自己此时的样子到底有多么地惊艳。

  橘黄色的灯光下,本就好看的眉眼因为欲念染上一层薄粉,因为燥热鼻尖上冒出细密的汗水,随着她的呼吸在灯光下忽闪忽闪折射出诱人的光芒。

  因为燥热,唐初夏进屋后就扯开了围在脖颈上的围巾,白皙细腻的肌肤在灯光下晕染得神秘又朦胧,红唇不断呼出的热气更是让人理智绷断。

  顾北淮本抬手握住唐初夏皙白的脖颈,温热的触感不由得让他呼吸加重,本就愤怒的心情此时终于得到些缓解。

  当听见唐初夏叫他名字时,心中突然涌现出一种悸动,本能地低头凑了上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