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科举男主糟糠妻后,我跑路了
穿成科举男主糟糠妻后,我跑路了

穿成科举男主糟糠妻后,我跑路了

钟林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3-07-31 13:26:07

苏小木一睁眼竟然穿书了,还穿成落魄秀才家的童养媳。 因为没有笼络住秀才相公的心,一家子个个对她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 为了活的好一点,苏小木睁眼开启胡说八道模式。 “婆婆啊,我才没有逃跑,我想给相公送饼子啊!我都稀罕死他了!” “大嫂啊,我给相公买的肉,给他补补身体,让他早日金榜题名。” “二嫂啊,我要给相公生猴子!一个够不够,不够?好,生一堆!” 从此苏小木摇身一变成了乖乖媳,事事想着相公不说,还帮家里想法子做生意赚钱要送相公去科举。 奈何秀才相公吃了秤砣铁了心,住在书院不回家,就是不娶! 苏小木表面嘤嘤嘤,内心哈哈哈! 还有这种好事? 正好姐姐攒够钱,养好了身子,天高任鸟飞。 管你是状元郎还是探花郎,姐不稀罕! 谁知城里一个书生却对她看直了眼。 “姑娘,你等着,我这就回家退婚娶你!” 书生给她打包票。 一心反对包办婚姻,想要自由恋爱的顾景城回到家,刚掏出退婚书就傻了眼。 苏小木笑呵呵的,“相公,这退婚书我就接了。” 可算等到这一天了! 谁知顾景城赶紧一把夺过:“娘子说的哪里话?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既然已经娶进门,哪能抛弃糟糠妻?”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第四百一十六章 完美结局

第一章 狗血的穿越

  “给二哥儿花了二两银子买回个媳妇来,没成想这么不省心!”

  “可不是吗,不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二哥儿还是个秀才,怎么就委屈她了,还想着逃跑。”

  “可不是,刚刚我还看到娘拿了几十个铜板给大夫呢,说是要抓药,我看这银子得打水票了!害……”

  苏小木感觉浑身上下好像有一团火再烧一样,头疼的也仿佛要炸开一样,周围还有一群人叽叽喳喳的。

  昨天晚上,她记得自己剪辑视频不知不觉趴在桌上睡着了,家里就她一个人住,怎么可能有说话的声音?

  难不成是幻听了?

  但是紧接着,一大段长而繁琐的记忆钻进了脑海中。

  等消化完了这记忆后,苏小木倒吸一口凉气。

  她穿越了?

  她竟然穿越了一名落魄书生家的童养媳身上?

  这是怎么样的人间疾苦?

  而这个落魄书生在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人家。

  因为李氏生了三子一女,其中最小的一子顾景城,三岁就能熟读百家文,五岁千字文不在话下,如今年仅十五岁,夫子就扬言,有高中之才。

  可三年前的时候,顾景城得了急症,久治不愈,李氏听了算命先生的话,合看了属相,到处找八字相合之人。

  原主她爹是个混不吝的,听说这件事后,就直接改了原主的八字,二两银子就把原主给卖了。

  而原主苏小木嫁进来后,这顾景城的病奇迹般的好了。

  醒来后,顾景城知道了苏小木的事情大发雷霆,他自称读书之人怎能相信这怪力乱神之事,便直接让李氏将人给送回去。

  可这病生的蹊跷,好的也蹊跷,李氏不敢拿顾景城的性命开玩笑,就将人给留了下来。

  但是,这家实在是太穷了,家徒四壁,每天野菜窝窝头根本就吃不饱。

  节衣缩食,攒的银钱都供顾景城上学交束脩了。

  在加上买她花了二两,更是这个家雪上加霜,吃的上面已经缩减的不能再缩减了。

  而顾景城并不待见她,所以苏小木在家里的身份也十分的尴尬。

  原主苏小木就生了离开心思,趁着下午农忙的时候家里没人,就偷跑了。

  结果没成想,一不小心跌进河里,被打捞上来的时候直接嗝屁了,而现代的苏小木穿了过来。

  “把这些药给煎了,然后给她喝了!等人醒了就给送回去!”

  李氏走进屋内,昏黄的视线打在她的脸上。

  因为操劳了半辈子,风霜染白了鬓角,面容看起来格外的尖锐刻薄。

  娘好像很生气啊,原本叽叽喳喳的大嫂殷氏跟陈氏交换了了个眼神都不敢吭声了。

  李氏能不生气吗?

  当初买苏小木的时候,家里的钱都拿去买了他,原本以为是个省心的,虽然瘦弱了点,但是长了一副好皮囊,倒是没想到,偷跑不成反落水,顾家如今成了全村人的笑话!

  苏小木原本还盘算着怎么解这困境呢,一听这话抿了抿唇,豁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送回去是绝对不行的,顾家好歹是耕读世家,在这里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可要是送回去,被原主爹在转头卖了,就现在这虚弱的身体,逃都逃不出来!

  “娘,别把我卖了,我不是不是偷跑,咳咳咳……”

  苏小木半撑着身子坐起来,长长的头发散落在脑后,巴掌大的小脸苍白无比,看起来格外的我见犹怜。

  见到人醒了,屋内众人的脸色各异。

  二嫂陈氏一楞后,直接没好气的翻了白眼,“都被抓了现行了,还撒谎!顾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我不是的,我只是想去看相公而已,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没想跑。

  我想给相公送点吃的,相公好久没回来,我想去看看……”

  苏小木攥着被角,被子下的手狠狠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肉,眼眶瞬间红了,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我没想到,掉进了河里,咳咳咳……娘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去拿我的包裹看看,里面装了给相公带的几块饼子,是我平常吃饭的时候没舍得吃,攒下来的……”

  这模样看的人都有些心软了。

  李氏眸色闪烁,示意殷氏过去看看,果然只翻出了三块干巴巴的饼子。

  “这……”

  殷氏拿着饼子,去看婆婆李氏的脸色。

  李氏眸色微闪,这两块饼子虽然不值当什么钱,但也只有农忙的时候才会做这么耐放耐饥的饼子。

  这三块饼子她应该攒了许久把。

  一时之间,周氏心中五味陈杂,她万万没想到,苏小木是因为这个才掉进河里的。

  苏小木坐在床上无声的哭泣着,可怜兮兮的。

  眼尾扫过周氏的脸,有些忐忑,不知道能不能骗过去。

  也幸亏原主是个胆小的,连衣服都没带,要不然真的是说不清了。

  沉思许久,李氏缓缓开口了,“你最好没有撒谎,你要再搞什么幺蛾子,我立马给你发卖了,绝不留情!”

  李氏的态度很是严厉,但到底看着苏小木可怜,口风缓了不少。

  苏小木抿了抿唇瓣,知道李氏还是不相信自己的,但还是开口一脸感激认真的说道。

  “娘,你既然买了我,那么我生是顾家的人,死是顾家的鬼,我知道,我刚来不过两个月,娘还不信我。

  但是娘放心,我一定好好做活,赚钱买肉给娘和相公补身体!”

  这话一出,李氏的脸色再度缓和了不少。

  殷氏见状,在旁边打圆场。

  “呵呵,弟妹,原来是这样,不曾想闹出这么大的误会来。

  你好好休息,三弟一个月沐休两岸,算算日子,还有三天就回来了,你且安心调养着,到时候等三弟回来,你就能看个够了,要我说,小木今年也是十五了吧,能圆房了……”

  陈氏也捂着嘴笑着打趣,“到时候生个大胖小子,让娘也开心一下。”

  周氏刻板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好了,都出去让小木好好休息一下,喝了药后起来吃饭。”

  “嗯,娘我晓得了……”

  苏小木垂眸,脸上浮现一摸红晕,似是有些不好意思。

  周氏十分满意,众人出门,屋内总算是安静了。

  苏小木躺在床上,看着破败的屋子,心里闷闷的。

  怎么就穿越了呢?

  而且一开局就是王炸,才十五六岁就孩子,自己本身就是个孩子好吧?

  但是如今,除了顾家她还能去哪里?

  这年头很多地方都在闹饥荒,她又身无分文,卖身契还在人家手里捏呢!

  跑什么跑?往哪里跑?

  跑回去,亲爹可能还会在卖她一次。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现在还是赶紧想想怎么赚钱吧。

  别的不行,她倒是可以在吃食上想想办法,先攒点钱把卖身契先拿回来,然后在离开这个地方,到时候找处山清水秀的房子住。

  说了说去,这钱才是根本啊!

  出了屋子,李氏直接去了堂屋,大嫂殷氏跟在身后,讷讷的开口,“娘,小木说的话……”

  她也没想到,小木不是逃走,而是去看顾景城。

  李氏手里还捏着饼子,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

  “这孩子看着不像是胡说,不过你最近还是盯着点,要是有啥事跟我说。”

  殷氏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厨房准备吃食去了,最近农忙,可就指着中午这一顿呢。

  而苏小木喝了药,嘴里有些发苦,恰好听到外面开饭,指望着吃点东西压压嘴里的苦味。

  只是一上桌,看到桌上的食物,顿时就愣了。

  这是什么?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