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超市穿年代,糙汉福妻美又飒
手握超市穿年代,糙汉福妻美又飒

手握超市穿年代,糙汉福妻美又飒

自由向上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3-11-28 00:10:02

一心为事业的陈淼被人害死,带着自己的粮仓和姐妹的超市穿越到了平行空间的年代。
穿越即洞房,好在那个糙汉第二天离开,给了她适应的时间。
有空间,有粮食,有用品,利用这些“超能力”做一个三观端正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没想到空间居然因为她的贡献而升级。那就是她做的都对,这样更加的有底气。
收拾小鬼子二狗子,给队伍准备物资。做了她上辈子一直想要做但是做不到的。
胜利糙汉回归,福妻糙汉相爱斗法,谁能更胜一筹?
目录

17小时前·连载至898原来如此

1穿越即洞房

  陈淼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么黑也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只是知道他现在光着上半身。

  她知道身后就是冰冷的墙想要逃都逃不了。

  “陈苗,你已经嫁给我了。就是你不情愿也不行,你就是我沈建峰的媳妇。”男人低声的说。

  陈淼愣了一下,自己怎么成了人家的媳妇了?再说沈建峰是谁?

  她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你认错人了。”

  话说出来后陈淼愣住了,这不是自己的声音,自己说话没有这么清脆。

  “那什么……”是自己说的。但是不是自己的声音。

  这才快速的看着周围。只有在炕梢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煤油灯。而且这个男人的身高都快要顶到房顶了。

  “陈苗,你是不是有稀罕的人?”

  听着男人带着戾气的声音陈淼立马的怂了“没有,没有。”

  自己怎么在这里了?不是正在库房点货?对了,失火了,自己想要出去,没想到库房的门根本就打不开。

  陈淼想着自己应该是穿越了,这么流行的词语她当然知道,没想到自己还这样的幸运。

  男人已经上炕这下看清他的长相。

  沈建峰也看清了媳妇的表情。满脸的惊恐,自己有那么恐怖吗?

  这个女人要不是爷爷临死前给自己定下来,让自己一定要娶,他这次回来还真的不会娶她。

  “陈苗,你这么不愿意为什么在成亲以前告诉我。”

  陈淼心说我也不知道,我这不是刚刚过来吗?

  沈建峰一把抓过陈淼,直接的压在身下。

  “你搞错了,搞错了。”用力的摆手挣扎。

  “你在我身下就是我媳妇,搞错了?我还能不认识你?”

  陈淼就觉得自己被一座山压住了,突然间脑海里不合时宜的想起了被压在山下的孙悟空。

  沈建峰已经开始扯陈淼的衣服,陈淼当然会反抗了,自己还没有男朋友呢。

  可是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是男人的对手?陈淼心里交战,自己要不要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不是他的媳妇?

  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煤油灯的时代,男人还这么凶,那么就应该还是封建思想严重的年代。要是自己说了穿越,会不会被烧死?或者沉塘?

  动了动,感觉脸颊的冰凉。原来是枕头湿了,想起她哭的撕心裂肺的,想着幸亏周边没有几户人家,要不然这可是真的会被街比子笑话。

  满足的闭上眼,这一天也是挺累的。

  陈淼做梦自己就是就狗追着咬,太累,太累了,被咬还太疼。大狗最后咬住自己的脖子。吓得陈淼双手胡乱的挥动,想要自救。

  沈建峰抓住了她的手。陈淼惊恐的看着男人。

  这样的的表情让沈建峰非常的不满意,就好像是见到鬼一样。

  现在的陈淼已经完全清醒,也看清了男人不耐烦的表情,长的这么凶,这样的人应该脾气不好吧?

  看着他怒视自己,陈淼立马的怂了,她知道自己只能示弱。

  “怎么?现在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媳妇,我没有打你,也没有伤害你,你用这种眼神看我?”

  陈淼决定什么都不说,烧死了又活了,美好的生活还要继续。至于怎么摆脱这个男人,那是以后的事情,最重要的是熟悉这里。

  “你是哑巴?为啥不说话?”

  “我要起来,”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己没有必要让自己陷入被动当中。

  沈建峰听着沙哑的声音,想着昨天夜里她哭闹太厉害了,还是决定放开她。

  他起来以后头也不回的出去。陈淼一直都在谨慎的盯着他。看着他出去门口居然还要低头。感觉他就想一座山一样。

  看着男人出去,外面也有动静,赶忙的起来。试了三次居然没起来。

  陈淼流下眼泪,虽然说理智上告诉自己要忍着,摸清状况再说,可是实际上恐惧已经战胜了理智。

  找到了衣服想要穿上,内衣是那种粗布的,昨天还被撕坏了,现在也不顾的别的,还是先穿上。只要动就觉得疼,她从来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痛。

  她不敢停顿,就是疼也忍着快速的穿上衣服。

  看着凌乱的被褥,陈淼觉得以后的生活不会好,苦笑了一下,想着可能穿越活着还不如当时就死了。

  忍着疼收拾好了炕,看着炕梢边的应该是袜子,拿过来穿上,这就和工人的那种劳保的袜套的样子一样。刚刚穿上还没有下地沈建峰进来。

  看着炕上收拾好了挺满意。虽然自己好几年不在家里可是以前也知道陈苗不太利索,现在看着还行。

  看着她就和受惊的兔子一样,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她这样,转身出去。

  陈淼也不知道干什么好,看着屋子的情况,就和在电视上看到的古代穷苦人家一样。不过这衣服绝对不是古代的,是近代的。

  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那个男人应该是在外面烧火,闻到了烟味,总在屋子里也不行。咬着牙挪动出去,门帘子是棉的,还挺沉。

  沈建峰皱着眉头看着出来的出来的陈苗“水已经热了。”

  陈淼马上点头,那个状态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让沈建峰有一种挫败感。

  “那是脸盆。”

  陈淼看着男人指着的灰不留丢的盆子,就和小时候见到的花盆一样。

  忍着疼弄了热水不过还是找了一个碗,不漱口感觉怪怪的。

  沈建峰一句话也不说,观察着媳妇的动作,实在是有点嫌弃,真是随了陈家,都是慢性子。

  陈淼洗干净了,实在是没有勇气用那个挂在盆架上的布,干脆就这样自然干好了。

  看着那个男人在烧火,她小心的出了昏暗的屋子,看着外面景象,就是有心理准备,可是看着外面栅栏,还是倒吸一口冷气。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