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空间:带着百亿物资撩竹马
年代空间:带着百亿物资撩竹马

年代空间:带着百亿物资撩竹马

岁潇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4-03-01 23:16:10

  末世大女主林念禾,自带顶级空间,怒囤百亿物资后,却穿越了!
  第一天,撕逼大战拉开帷幕;
  第二天,生产队内卷大赛火热进行;
  第三天……
  林念禾:“同志们好励志!”
  众人苦不堪言:“卷王你别熬鸡汤。”
  林念禾:“婶子们好可爱!”
  生产队众婶子心碎成渣:“小林全家的心眼都长她一个人身上咯。”
  林念禾吃瓜虐渣抖脚脚,把她的新剧本演得风生水起。
  物资置换,小金库日益丰厚;
  因材施教,学生考试全双百!
  林念禾左手搞教育、右手推经济,星火之辉点燃黑夜。
  -
  苏昀承第一次被问起何时与林念禾喜结连理时,他说:“容我先得到岳父岳母的认可。”
  苏昀承第二次被问及何时能吃到他们的喜糖时,他答:“待我攻略掉她的十几位兄弟姐妹。”
  苏昀承第三次被质问他与林念禾的感情进展时,他回:“感情稳定,但全村老少三百口都试图和我抢人。”
  转过身,男人委屈巴巴的去找自己那娇软的小青梅:“禾禾,什么时候给我名分?”
  林念禾随口应答:“等我把这批学校建完的吧。”
  次日,林念禾发现她选定的几处校址已经连夜开工!
  【社牛·撩不自知·娇气包×腹黑·自我攻略·大狼狗】
目录

22小时前·连载至第895章 相当有胆量

第1章 她被捐了

  “兰县站要到了,下车的同志拿好行李……”

  载满知青的火车上,林念禾紧绷着小脸儿背上行囊,表情悲壮好似要上战场。

  一个月前,她重生了,从万里冰封的末世重生回天灾降临前。

  她左手空间、右手黑卡,本以为拿稳末世女主剧本,谁料,她刚囤完百亿物资就穿越到了上个世纪。

  她的房车、避难仓、还有各种高精尖科技产品……二三十年内是不可能拿得出来了。

  严格来说,那几万吨米面也不能拿到明面上,后世加工精细的粮食与现在的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她散尽家财,囤了个寂寞。

  若仅仅是穿越,林念禾还是可以哄好自己的。虽然这个年代物资匮乏,但也比末世生活强一万倍。

  可她偏偏得了个不着调的便宜爹。

  便宜爹为了支援祖国建设,把她捐了……

  林念禾得知要下乡的消息后,人傻得很彻底。

  原主可不像她,没有从末世摔打出来的强悍体魄。林家只有一儿一女,哥哥林怀洲在部队,林念禾则是全家人掌心里的宝,自小娇惯到大的,别说农活,她连麦乳精都没自己冲过一杯。

  而她自己……末世前她是擅长吃喝玩乐的富二代,末世后她是在基地搬砖的小透明,种地?听说过、没见过,更没干过。

  就这,下乡?

  林念禾严重怀疑便宜爹是个坏人,他想给农村建设拖后腿!

  不过想想空间里老林同志贡献的私房钱票,林念禾放弃了写举报信大义灭亲的想法。

  火车缓缓停稳,林念禾终于踏上了兰县的热土。

  她才从卧铺车厢下来就被数道好奇的探究目光包裹。

  这年代的硬卧车票很难买,而且知青办是给下乡知青提供硬座车票的,一般人家哪会放着白来的车票不用,倒搭钱买卧铺?

  老林同志会。

  迎着一双双羡慕的眼睛,林念禾不得不承认,虽然老林同志给国家添了麻烦,但他对女儿是真的好。

  人头攒动,林念禾随着人潮走出车站。

  火车站门前横七竖八的停了二十几辆牛车,车边的社员瞧见知青出来了,便拿起大喇叭喊话。

  “九里大队、九里大队!”

  “桦树大队……”

  “……”

  “十里大队的到这儿集合!”

  林念禾习惯性的环顾四周,把周围环境记下后,便径直去到一个五十来岁的谢顶大叔身前。

  末世练就的敏锐五感还在,她能轻易的在人群中找到她要找的人。

  十里大队的大队长李大和瞧着眼前这白白嫩嫩粉雕玉琢的小崽子,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叔,请问十里大队是在这儿集合吗?”

  清脆爽利的京腔仿若晴天霹雳,让李大和本就不茂密的头顶又飘落了两根头发。

  李大和眉心颤抖两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人都埋在行李里的小丫头,怀揣着最后一丝期待问:“闺女,你问十里大队?你找谁?”

  林念禾眉眼弯弯,把一早就捏在手里的证件递向李大和:“叔,我叫林念禾,是分到十里大队的知青,您看看,没错吧?”

  知青名单早就分发到各个大队,李大和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自己最怕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小豆丁,愁得直嘬牙花子。

  瞧这比狼狗大不了多少的身子骨,她能干啥?

  林念禾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刚下车就被嫌弃了。

  她静静地与李大和对视,片刻后腿一软,直接坐倒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行李卷上。

  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可怜样。

  李大和愣住。

  林念禾毫不怀疑,如果可以,这位大叔一定很愿意扛着她连夜跑回京城上门退货。

  李大和的确很想退货。

  但没法子,知青下乡是国家号召,人员分配也是知青办和公社敲定的,他不仅不能退货,还得把人看好了,可不能让她死在十里大队。

  李大和嘬了两口旱烟,朝身后的牛车一指,闷声说:“把行李放上,等人齐了就走。”

  “好嘞,谢谢叔。”

  林念禾笑得眉眼弯弯,踢腾着小腿想站起来,没成功。

  李大和瞧着努力挣扎却纹丝不动的小崽子,虽然嫌弃,却也动了恻隐之心。

  要是让他家闺女背井离乡……

  李大和叹了口气,默不作声的伸手把林念禾提溜起来,顺手帮她把行李放到牛车上。

  林念禾又脆生生的道了句谢,乖得不像话。

  李大和含糊的应了一声,背着手又去接其他知青了。

  知青们被绿皮车摇晃得快要散架,早都没了精气神,一个个蔫头耷脑,看得李大和牙疼。

  他核对知青的证件时,余光又瞥到了林念禾。

  她乖巧的站在牛车边,好奇的左瞧右看,对新生活充满期待的模样与周围或傲气或哀怨的知青们形成鲜明对比。

  李大和的腰板不禁直了几分。

  看,京城来的娃娃都对他们这儿如此满意,那些嫌弃他们穷乡僻壤的一定是思想有问题!

  林念禾注意到李大和的目光,朝他扬起了个灿烂笑脸。

  她刚听到有人喊这位叔“大队长”,以后要在他的手下讨生活,可得把关系处好了。

  她的笑脸还没维持三秒钟,就听到一道女声不客气的指责道:

  “同志,别人都在忙,你在这里干站着不帮忙,是不是太没有互帮互助的团结精神了?”

  林念禾也不知道这声音是在说谁,但经验告诉她,如此挑衅必然有瓜。

  不过这个“没有团结精神”的帽子有点儿大,一般人背不住啊。

  林念禾四下张望,想看看是哪个倒霉蛋被针对了。

  谁料,她转头便瞧见一个穿着花布衫、绿军裤的鹅蛋脸姑娘一手叉腰、一手抬起,茶壶似的指着自己。

  这小模样,嘲讽极了。

  林念禾眯了眯眼。

  哦嚯,吃瓜吃到自己头上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