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靠美食成了团宠娇娇女
世子妃靠美食成了团宠娇娇女

世子妃靠美食成了团宠娇娇女

北久一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3-08-01 00:16:17

云初酒跟着师傅生活了十年,回到定国公府后发现很多兄弟姐妹不求上进、天天好吃懒做,她看不下去了! 于是,在云初酒的带领下,他们都卷疯了! 云初酒大手一挥:想飞吗?跟我学! 武功秘籍有剑术、拳术、刀术、琴术、器术、机关术、棍术……随便选! 云初酒忙着种菜、种花、做饭、治病救人,顺便考个国女监,与假千金经商,赚疯了! 她还抽空考进了新云社,与京城贵女们玩到嗨起! 后来定国公府的子孙个个成了大器。 全京城的人沉迷于美食中,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到天下第一好吃铺吃美食了吗?” 而云初酒正蹲在角落里刨土:她还要继续种花,送给祖母。 某世子带着一只鹅蹲在她身边,挽起袖子,露出修长的手,接过她手里的铲,“我和你一起种。”
目录

6个月前·连载至第298章 大婚【大结局】

第1章 定国公府真千金回归

  大夏朝,京城。

  今天的定国公府格外热闹,因为今天是定国公府真正的四小姐回来的日子,定国公府的人都聚在云老夫人的院子里。

  云初酒按捺住自己好动的性子,规规矩矩地坐在父母身边,一双灵动的眼睛扑闪扑闪,对周围的一切有着好奇,内心有喜悦也有忐忑。

  云老夫人坐在主位,看着云初酒,眼里闪过一丝疼惜,对她招了招手,“小酒,过来祖母这里。”

  对于这个一出生就被抱错,生活在外面十三年的孙女,她是心疼的。

  国公府虽然没落了,但是府里的姑娘依然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不缺吃不缺穿。

  可是小酒吃尽了苦头。

  她听下人说,小酒住在一个又小又破的院子里,每天种田做饭,可辛苦了。

  云初酒闻言,扭头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对上他们鼓励的眼神,起身,走到云老夫人身边,乖乖巧巧地喊了声,“祖母。”

  小姑娘穿着一身浅绿色的齐胸襦裙,两条小辫子垂落在胸前,那双明亮的眼眸充满了灵动的气息。

  云老夫人看得心都软了,又听到那一声软嚅的祖母,眼睛突然有些酸涩,她轻轻拉起云初酒的小手拍了拍,本想安慰她一番,却在触碰到小姑娘满手的茧时,云老夫人的眼睛红了。

  “祖母?”云初酒看到云老夫人对着自己的手发呆,又喊了一声。

  云老夫人回过神来,忍着满心的酸涩,“回来就好啊,你这些年受委屈了。”

  云初酒摇摇头,露出一个笑容,“我这些年跟着师傅过得很好。”

  云老夫人压根不相信她说的话,都要每天种田做饭了,还有满手的茧,哪里过得好了?

  不过那些事都过去了,她也无法弥补,以后要好好补回来。

  云老夫人又扭头看向云晚意,“小意,你也过来。”

  云晚意是与云初酒身份互换的人,两个月前,定国公府收到云老夫人的二女儿的来信,说在江南一带看到了一个和三弟很像的女孩,三弟就是云初酒的父亲云鹤吉。

  云老夫人看完那封信,立刻派人去查,查到云初酒就是自己的孙女,当年意外与云晚意抱错了,于是云老夫人就派人把云初酒接回来。

  云初酒之前姓姜,现在回到国公府,改姓云。

  云晚意听到祖母叫自己,应了一声,走上前,然后又偷偷看了云初酒好几眼。

  云初酒知道云晚意一直在偷看自己,她也干脆偏头,光明正大看向云晚意。

  两个小姑娘四目相对。

  云晚意看到云初酒那双带笑的眼眸,忍不住红了脸,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移开视线,一本正经地看着云老夫人,“祖母,我来了。”

  云老夫人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姑娘,想了想,心中有了对策,“小酒,你出生比小意晚一些,以后你就是国公府的五小姐。”

  “小意,虽然你不是国公府亲生的,但你依然是国公府的四小姐,以前如何,以后就如何,你能做到吗?”

  定国公府的规矩是兄弟姐妹要友好相处,私底下有一些摩擦是允许的,但不许心狠手辣算计自己的兄弟姐妹。

  云晚意知道祖母话里的意思,祖母要她和云初酒友好相处,不许对云初酒不好。

  云晚意屈膝行礼,“我能做到,我顶替酒酒的身份在定国公府生活了十三年,如今祖母还让我继续生活在国公府,我很感激,但同时我也很对不起酒酒妹妹,我以后会对酒酒妹妹好的。”

  “祖母您就安心啦!”云晚意正经不过一刻,笑盈盈地朝云老夫人眨了眨眼。

  云老夫人瞪了她一眼,“你不带着小酒闯祸我就谢天谢地了。”

  “小酒,你也不用太拘着自己的性子,国公府的规矩没有别的府那么严,你以后在外面逛街时,只要不遇到那些比国公府地位高的人家,就算你闯了祸,国公府也是能护得住你的。”云老夫人又看向云初酒,声音温和,摆明了自己以及国公府对云初酒的态度。

  云老夫人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人,自然能看得出来云初酒不是那么安静乖巧的人,估计是她刚回来不适应,所以极力克制自己的性子。

  云初酒眉眼弯弯,这一次的笑容真实多了,“我知道了,谢谢祖母。”

  云晚意看到云初酒没有注意到自己,她悄悄往旁边挪了几步靠近云初酒,大着胆子牵起她的手,“不用怕,有我们这么多兄弟姐妹在呢。”

  她和其他人有过小摩擦,大矛盾是没有的。

  云晚意没有干过活,她的手十指不沾阳春水,她一触碰到云初酒的手就愣了愣,低头,看到了好多茧,眼睛一红,忍不住抱住云初酒哭了起来。

  酒酒的手不仅有好多茧,还冰凉凉的,肯定吃了好多苦。

  那本应该是她的生活啊,吃苦的应该是她。

  云初酒很少和人这么亲昵,愣了下,然后抬起手拍拍她的背,“乖啊,不哭。”

  她记得邻居家的大婶就是这么哄人的。

  云晚意一哭,其他人也忍不住红了眼,沉默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对于云初酒回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云鹤吉站起来,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就对上了云老夫人的死亡视线,他咳了下,咽下原本要说的话,正正经经说道:“酒酒,我带你认认人。”

  接下来,云初酒跟在父亲后面,把定国公府的人认了个遍,她记忆力比较好,一遍就把所有人记住了。

  云初酒认了人,也收到了一堆见面礼。

  最后,云鹤吉一家六口去了温挽院。

  云鹤吉只有温氏一个妻子,没有妾室,两人生了两子一女,如今云初酒回来,他们就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了。

  云鹤吉在国公府排行第三,他的长子云卿礼十六岁,排行第四;次子云祈安七岁,排行第七。

  云初酒和云晚意都是十三岁,云晚意比云初酒大,故而云晚意排行第四,云初酒排行第五。

  云卿礼一身匪气,和他的名字一点也不搭边,他看了云初酒好几眼,“五妹,明天我带你出去玩,吃好吃的。”

  ——

  排雷:

  女主没有穿越,没有重生,女主就是本主。

  架空,各个朝代我都参考了一点,请勿考究。

  1V1。

  小白文,无逻辑,我肚子里的墨水有限,有不对的地方欢迎指出。

  ——2022.12.12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