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沦陷
肆意沦陷

肆意沦陷

子书简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3-12-15 14:09:08

【社恐小怂包×爹系心理医生】 楚清甜暗恋秦野,他们已做三年邻居,本该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她一直有意避免与秦野碰面。 她患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出门一趟如同作贼需要全副武装。 某次她戴着摩托车头盔被电梯里的小孩叫怪阿姨,后来她知道那小孩是秦野的侄子。 隔天,她走失的猫被秦野送回。 男人高大英俊,桃花眼潋滟无双,笑起来的样子撩人心弦。 他太好看了。 楚清甜瞬间开始焦虑、出汗,脸红心跳…… 男人风度翩翩,掏出一块手帕小心翼翼擦拭她额上的汗,“我观察你很久了。” 她心跳节奏乱了。 直到男人将一张名片连同她的猫一起塞给她,笑容张扬有魅力,“我是心理医生,如果你想找人聊聊,联系我。” 楚清甜:“……” 不久,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去到他的心理诊所。 然后,她的第一次牵手是他。 第一次拥抱是他。 第一次接吻是他。 往后的每个第一次都是他……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第139章 永远有盏灯为他而留

第1章 怪阿姨

  “我的猫跑出去了。”

  楚清甜坐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给编辑寒乔发去消息。

  “说不定跑别人家蹭饭去了,你平时给猫喂点好的。”

  楚清甜:“……”

  怎样才叫喂的好呢?

  进口猫粮,一周一次鲜鱼罐头,时不时给点清口小零食,多么健康的饮食啊。

  还要怎么好?

  聊天窗口来了新消息:“没准谁家看见收留了,你在各楼层电梯口贴一下你家猫照片,记得留联系方式。”

  “没照片。”

  “这年头还有养猫不拍猫片的?得,你的优点派上用场了,没照片画画总会吧?”

  “明知故问。”

  “说到画,你的新漫画刚上架两周,怎么突然断更了?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猫丢了。”

  寒乔:“挥起我的四十米大刀.JPG。”

  楚清甜心肝一颤,见编辑发来一个即将炸毛的表情,忙回:“下周恢复更新。”

  “读者都在催更。”

  “我知道,我保证最晚下周恢复更新。”

  “这周。”

  楚清甜不敢反驳,只敢对着电脑小声嘟囔,打在屏幕上的字也是怂得不行:“好,听寒乔大大的。”

  这串字打过去,楚清甜听到轰隆隆的雷声,她转头看向窗外。

  黑沉的天幕被划开一道口子,伴随着电闪雷鸣,一场倾盆大雨席卷而至。

  这么大的雨,又是晚上,进出小区的人应该不多。

  她拿了画纸画笔,想着自家猪猪的样子,为节省时间,她潦草几笔,然后在底下留下一行字——猫的名字叫猪猪,于今早在楼道跑失,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提供重要信息或将猫送回者,有重谢。

  她画了一张,复印出来二十份。

  把出门必备的黑色头盔戴脑袋上,她拿着胶带和寻猫启示走到玄关,换好鞋,把门拉开一条细缝。

  确定过道无人,她轻手轻脚走出去。

  楚清甜住在顶楼,寻猫启示从上往下,一层一层贴。

  幸好,她在电梯里没遇到人。

  顺利贴到一楼,她正撕着胶带,单元楼的门‘哗’一声打开。

  一个撑着蓝色小伞的男孩走进来,一边收伞一边用怪怪的眼神看着她。

  她很不喜欢被人盯着的感觉,连忙加快手上的动作,把寻猫启示贴好,匆匆往电梯里面钻。

  “等一下。”

  小男孩边喊边跑。

  楚清甜用手戳着电梯的关门键,眼看门要合上了,小男孩突然跑过来,用伞挡开电梯门。

  她往后退,缩到电梯厢壁一角。

  男孩看她的眼神越发怪异,他走进来,站在离她最远的地方,且是面向她站着,从上到下打量她。

  她穿着黑色连衣长裙,脚上是人字拖,头上戴着黑色头盔,完全看不到脸。

  “怪阿姨。”

  小男孩嘀咕了声。

  她紧张到额头冒汗,后背紧贴不锈钢厢壁,恨不得将自己隐形。

  电梯缓慢上升,每分每秒对楚清甜来说都很难捱。

  她患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极少出门,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活人。

  小男孩看模样十一二岁,一张嘴就说她是怪阿姨,还一直死盯着她看,凛然一副她是变态的表情。

  “你捂个头盔,不热吗?”

  男孩眼神警惕,两只手紧紧抓着手中的长柄伞,明显是把伞当成了防身武器。

  这是真把她当变态了!

  她盼着男孩赶紧下电梯,可他进来以后并没有按楼层键。

  亮起的二十楼按键是她按的。

  不会他也住顶层吧?

  楚清甜继续煎熬着。

  听到电梯‘叮’的一声响,她深吸一口气,门一开,她立刻飞奔出去,直奔自己家门。

  在密码锁上快速按下密码,她闪进屋内,‘砰’的一下把门关上。

  随后走出电梯的男孩:“……”

  被他误以为是变态的奇怪阿姨,怎么好像更怕他?

  他看到头盔阿姨进了哪扇门,刚好是他小叔家隔壁。

  来过小叔家好多次,他才发现小叔家隔壁居然是住了人的。

  他甩了甩雨伞上的雨水,刚要迈步,发现电梯外面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寻猫启示。

  上面是用黑笔画的简笔画,猫的形态画得挺精准,旁边一个箭头,标注是黑猫。

  下面还有一串手写的字,写得龙飞凤舞,除了‘黑色’和那串手机号码,其余的字他一个都不认识。

  他嘴角撇了下,迈步走到小叔家门前,按响门铃。

  秦野来开门时,手上恰好拎着一只黑猫,猫脖子上戴着伊丽莎白圈。

  他愣了愣,刚要伸手指那张寻猫启示,秦野长臂一伸,一把将他揪进去了。

  “小叔,猫,猫……”

  秦野正忙着给猫喷药,懒得抬眼看他,“不是我的。”

  “外面有张寻猫启示。”

  “哦?”

  秦野坐到沙发上,将猫放在腿上,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茶几上的小药瓶,对着黑猫后腿间一喷。

  “小叔,你……对猫的屁股做了什么?”

  听到这话,秦野这才抬头,一双深邃黑亮的桃花眼盯着男孩,弯眸一笑,“喷药。”

  男孩是他的侄子,叫秦佳奕,今年十二岁,小学六年级。

  “猫病了?”

  “嘎了蛋。”

  “……”

  他小叔对别人家的猫,居然干了这么缺德的事。

  “那猫是谁的?”

  秦野把猫放地上,任猫自己在屋里瞎溜达,不答反问:“你刚刚说寻猫启示?”

  “贴在外面。”

  秦佳奕伸手往门口指。

  “去揭了,拿来给我。”

  “哦。”

  他很听话地走出去,把贴在电梯外的寻猫启示揭下来,拿进屋递给沙发上的秦野。

  秦野看着画上的猫,唇角勾起,“画得挺有意思。”

  “……”

  秦佳奕没觉得有意思,那就是张普通的简笔画,连猫咪的毛色都需要在旁边用手写的‘黑色’来标注,可想而知猫咪的主人完全不懂画画。

  “上面留了电话。”

  秦野嗯了声,把寻猫启示对折,放到茶几抽屉里,又抬眼看他,“你爸妈送你上来的?”

  “他们心大,送我到小区门口就走了。”

  “小区治安不错,不用担心。”

  “治安不错?”

  秦佳奕半信半疑,讲述自己在电梯里遇到的惊魂一幕,“我遇到一个怪阿姨,大半夜脑袋上扣个黑色头盔,鬼鬼祟祟的,有点吓人。”

  秦野若有所思地笑了笑,“你说的好像是隔壁邻居。”

  秦佳奕一愣,“你知道那个怪阿姨?”

  “见过。”

  不止一次。

  自秦野发现隔壁有人入住,他总共见过隔壁邻居不超过十次,而且隔了挺久远。

  他上一次见到她,应该是半年前。

  今晚出来,估计是猫丢了,她出来贴寻猫启示。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