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本色
律师本色

律师本色

雪映红梅

现实/人间百态

更新时间:2023-09-12 12:01:09

新书《不良律师》已经发布。
人到中年的方轶,离婚、失业接踵而来,为了找回曾经的生活,他改行做了律师。正是这段律师生涯,让他见证了人生百态,同时也看到了法律与道德,爱情与背叛,金钱与理想之间的矛盾,最终迎来了自己的幸福。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1118章 方主任

第1章 找回自己的生活

  午夜的大排档,熙熙攘攘的食客渐渐散去,小伙计一身疲惫的打着哈欠,开始收拾桌椅。角落里一个中年男人,一张桌,一瓶白酒,一碟水煮花生米,一碟拍黄瓜,从入夜一直独饮到了现在。

  中年男人一脸的憔悴,头发缭乱,双眼布满血丝,眼睛里泛着泪花,身上的衬衫皱皱巴巴,看起来穷困潦倒。

  他时而看着酒杯发呆,时而一口一杯猛灌,在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孤寂。

  小伙计想去提醒中年男人,大排档要打烊了,但是却被老板拦住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老板是个过来人自然明白这道理。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方轶,是本地应用技术大学的一名讲师,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堂堂七尺男儿,高校教师,会偷偷躲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路边大排档里喝酒哭泣。

  一个月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和妻子可以白头偕老,半个月之前他总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在学校里安稳的工作直到退休,可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他一记重拳,他曾经所拥有的一切如同幻境,转眼即逝,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他的心一下子有如万丈高楼一脚蹬空,扬子江心断缆崩舟,坠入了痛苦的深渊。

  当年父母告诉他,只要考上大学就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光宗耀祖。他很听话,拼命的学,最后本、硕、博连读,进了现在的工作单位,成为了一名大学老师,此后又娶了一位漂亮的妻子,在外人看来他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从此以后,他开始放纵自己,在单位里得过且过,享受所谓的生活,可他却没有想到这只是生活的开始。

  此后的日子,他过得优哉游哉,潇洒(不思进取)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他已经三十七了。

  妻子曹晓慧已经从一名普通出纳做到了公司财务总监,孩子一天一天长大,各种补习班铺天盖地,而他还在原地踏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工资开始入不敷出,他这个天之骄子,大学老师开始被妻子冷嘲热讽。

  妻子曾经介绍他去一家民营公司做法务专员,工资比大学足足翻一番,但是他觉得民营公司的法务专员没有大学老师体面,于是不屑一顾的拒绝了。为此他们还吵了一架。

  其实他不想去的真正原因是习惯了象牙塔内的舒适生活,不想离开,他对外面的环境感到焦虑和不安。

  人常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上个月,妻子曹晓慧提出了离婚,给了他当头一棒。不久前,系主任又找他谈话,八月份合约到期后,学校将不再与他续约。离婚+失业,他的生活突然变得一团糟。

  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上半场还顺风顺水,下半场刚开始老天爷就突然给他一个下马威,弄的满地鸡毛。

  家没了,工作也没了,连他最疼爱的儿子也被妻子带走了,抑郁、颓废、痛苦、惶恐瞬间爬上了他那张曾经意气风发的脸,充斥了他的内心,无形的压力把他逼到了墙角,动弹不得,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白酒一杯接着一杯的下肚,愁的他越发沉默寡言,当初入职大学时他有多兴奋,现在他就有多消沉,结婚时他有多风光,现在他就有多落魄。

  他后悔当初不听媳妇的话,贪图安逸,如今落得如此下场。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初真是太天真了,妄想靠着大学这棵大树,悠哉到老。

  每当想起儿子那天真而纯洁的笑脸,他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在这个世界上他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儿子,因为自己的过错,让他无法再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想到此处,方轶狠狠的甩了自己几个大嘴巴,血丝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就在此时,一旁走来的老板递了几张餐巾纸过来,他没有劝慰,也没有鼓励,眼中流露出了只有成年人才懂的眼神。

  方轶愣了下,接过了餐巾纸,道了声谢。结完账后,他抓起喝剩下的半瓶老白干,晃晃悠悠的向家里走去。

  次日早上,他从睡梦中醒来,身上、屋子里都是酒气,他坐在床上,双眼发直,头脑有些发木,昏昏沉沉的,酒精的余威尚未退去。瞥了眼床头柜上的离婚证和一家三口的照片,他心中一阵酸楚。

  媳妇曹晓慧不愿意看到他整天颓废的样子,早早的便带着儿子回娘家去了,房子留给他暂住。

  大学食堂里有几个员工与他是一个村的,他用后脚跟都能想到当他被学校解聘后,村里会发生什么,不用怀疑他一定会成为村里人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各种小道消息,会被路边社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村里,甚至十里八乡。

  为儿子骄傲了一辈子的老父亲,听到村里的流言蜚语后不知道会怎么想,家门不幸的标签似乎已经贴在了他的脊梁上。

  他慢慢的低下了头,十根手指插进头发,用力的抓着头皮,最后他把头埋在了臂弯里,肩膀一耸一耸的,无声的痛苦的哭泣着。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囚徒,妻子的嘲讽,学校不再续约的通知,村民的风言风语,对儿子的愧疚,对父亲的内疚等等就像是一根根铁条将他死死的困在当中。任他拼尽全力,也无法挣脱。

  他想挽救自己的婚姻,可是却无从下手;他想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可现在的他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拿什么去养活儿子;他不想让村里人在父亲背后指指点点,但是又无能为力。

  值得庆幸的是,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痛苦和绝望后,方轶没有就此沉沦下去,他的心慢慢的沉静下来,开始反思。

  这次的人生滑铁卢,让他彻底觉醒了,他不想以后被人戳着脊梁骨过日子,他要找回自己的生活,找回那个曾经坚忍的自己。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觉醒的那一刻,上天虽然为他关上一扇门,但却偷偷的为他打开了一扇窗,一扇宽敞而明亮的落地窗!只不过现在的他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太阳开始向西转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卧室天花板,一幕一幕的回忆着往事,泪水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找回自己的生活”说起来容易,但对于现在一贫如洗的方轶来说,理想有多丰满,现在就有多骨感,他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混乱的大脑理不出头绪。

  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他不想接,但电话铃一直响个不停,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个电话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找到了那扇被悄悄打开的落地窗。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