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热撩人
炙热撩人

炙热撩人

解放西荔枝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10-12 14:17:20

凌洛跟身边朋友介绍迟宥枭:“我老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是他父亲最宠爱的儿子……”
迟宥枭跟身边朋友介绍凌洛:“我老婆乖巧听话,国色天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
某次商会,众神抢夺国外医药市场的竞标会上,杀机四起,慌乱之中,四目相对。
“老婆,你不是连京都城都没出过的小丫头吗?”
“老公,你不是好吃懒做,不思进取的富家少爷吗?”
身份暴露,才惊觉了一件事,斗了那么久的死对头居然是枕边人?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后会有期

001:入股不亏

  绚烂的阳光照耀在遍目都是高楼大厦的繁华城市,京都作为国内古城之一,放眼望去,除开现代的大楼,还有许多飞檐的四合院隐藏在巷子各处,车水马龙的街头和川流不息的行人与它们格格不入。

  京都大河旁,有一条古街,除去琳琅满目的奶茶店、啃得起店外,也有不少仿古的茶楼、酒楼、古装、中医馆等店铺。

  许许多多穿着古装打着油纸伞的少男少女在这拍照留念京都大河的晨光时刻。

  这复古的街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深受年轻人的喜爱,络绎不绝的人在这打卡,每日游客层出不穷。

  许多人都是来看京都大河上那泛木筏的老翁,穿着蓑衣划着木筏,穿梭在大河的雾气中,很有意境。

  在古街小巷中,坐落着一间清雅的小居,推开门往里面瞧,又是另一番景象。

  典型的复古四合院,从院内到屋内,美不胜收。

  院子中间,有个女孩用书掩面,躺在木椅上睡着了。

  突然一股风吹动了书本的页面,女孩美如雕刻的五官若隐若现,最迷人的还是她嘴角似有似无的笑意,就像夏日里忽然刮起的清风,让人神清气爽。

  她叫凌洛。

  梦里她还在喃喃背着书中的内容:“色授魂与,心愉于侧……”

  如果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哪家父母被逼着在这背书的孩子。

  “阿洛,我帮你物色了一个超好看的少爷,你要不要?”

  就在这时,小居的大门就被人从外踹开,一道算得上粗糙的女声传来。

  大家不要因为她一句少爷就穿越了,京都这边,称呼有钱有势家的孩子都为少爷,就是一句显示身份尊贵的称呼而已。

  凌洛拿开书本,只见一个皮肤白皙,笑起来有两个明晃晃小虎牙的妙龄少女跑了进来。

  “只要你开尊口同意,我立马给你安排。”

  凌洛合上书,笑呵呵的调皮道:“一个哪够,你多给我安排几个吧。”

  眼前这个少女是京都房地产大亨的女儿容伊,也是京都少爷小姐们圈里,出了名的外交高手,就没有她说不上话的少爷小姐。

  “哎呀,这次我真没跟你开玩笑。”容伊兴奋的说道:“那一家人是前不久刚从港中回来的,他们的儿子二十五岁,没结婚也没女朋友,关键还是个啃老的富二代,每天游手好闲混日子,长得更是帅出天际,这不都符合你的择偶标准吗?”

  凌洛狐疑道:“伊伊,你打探清楚没?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完全长在我择偶标准上的男人?”

  是的,凌洛的择偶标准就是又得长得帅,还得是啃老,好吃懒做。

  这种奇葩的择偶标准居然也会有人符合?

  是这个世界疯狂了,还是她落伍了?

  容伊极力推荐道:“你的终身大事我当然要摸底摸透,这个小哥哥叫迟宥枭,父母在港中开赌场,家里巨有钱,而且长的超帅,就是有些好吃懒做,不肯上进。”

  “阿洛,最关键的是他是独子,连姐妹都没有,你如果能和他结婚,那绝对没有半点豪门恩怨。”

  凌洛有些奇怪的问道:“伊伊,你不会坑我吧?”

  长得帅,家里还有一个超级无敌有钱的爸爸让他啃老,这种人就算好吃懒做不思进取,觊觎他的人估计能从古街排到京都城外了,怎么可能二十五岁还单身?

  “我怎么可能会坑你呢?你我可是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容伊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如果坑你,这辈子我都嫁不出去。”

  凌洛父母是医生,和容伊的父母是旧相识,所以两人如同亲姐妹一般在一块长大。

  既然容伊都这么说,凌洛便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可以去见见,但是,先说好,只是见面。”

  “既然你同意了,那我明天就把他约出来和你见面,就在巷子外的咖啡厅,你到时候不用刻意打扮,公子哥都喜欢原装的。”容伊听到凌洛同意,满脸笑意:“我那帮兄弟姐妹还在等我回去组织酒局,我先回了。”

  “伊伊,等等。”

  “你就按我说的,我到时候直接把人带到咖啡厅等你。”

  容伊风风火火的便跑了,根本不给凌洛再说话的机会。

  “这个死丫头。”凌洛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叹道:“这样毛毛躁躁,能嫁出去才是奇迹,她是怎么敢拿嫁不出去这种事发誓的。”

  只是,也很奇怪,这公子哥为什么非要要求不施粉黛,难道是有这方面的感情挫折?

  忽的,手机里进来了一条信息。

  “阿洛,师父说,你夸下半年内结婚的海口马上要到期,未来老公找得怎么样了?”

  凌洛是Z国霍家中医第十代单传霍老先生的外传弟子,霍老先生救世救民,名扬在外。

  可霍老先生的本事只传给亲传弟子,而她这个外传弟子只能学到皮毛,她不甘心,一心向霍老先生证明她是学医奇才,事实确实如此,就连霍老先生最得意的弟子都没她见地深。

  霍老先生对她另眼相看的同时,给她提了一个条件,如果她能在半年内结婚,便破格收她外姓人为亲传弟子。

  凌洛当时听了,只觉离谱,没有比这更离谱的事。

  霍老先生这是笃定她不会为此妥协。

  但她还有一重身份,国内医药供应商巨鳄公司的幕后老板,她想利用公司的知名度,把Z国的中医医药推向国外,想要立竿见影推行,就得得到霍老先生的真传,所以这个离谱的赌约她是势在必行。

  可结婚什么的最麻烦了,只会妨碍她赚钱的脚步,但愿这个迟宥枭是个省事的小白脸吧。

  凌洛收拾好古书,看了看天色:“好像快要下雨了,真是个好天气。”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