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的在逃悍妻
首辅的在逃悍妻

首辅的在逃悍妻

水临然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3-02-28 10:30:06

一睁眼,当代医科副教授唐妙颜穿成了节衣缩食,把自己饿死也要供丈夫考科举的傻子女配! 谁料新科状元郎衣锦还乡,家门还没进,第一件事就是要休妻? 唐妙颜表示:不能忍! 一纸诉状,解开多年误会,可她只想离这个狼心狗肺,捉摸不透的狗男人远远的…… 好在她身上绑着书中第一BUG系统,提高名望值,随手就能赚取奖励银。 可是谁能告诉她,要虐苏禹珩多少次?他才能明白覆水难收。 “娘子,陛下请你我夫妻二人明日去赴宫宴。” “你想多了!那是陛下给我安排的相亲会,请你到场是做反面教材,但凡和你像一分都得离宴。” “那整场宴席,应该只有我与娘子相对。毕竟,我首先是个男人!” 【经营升级爽文+追妻火葬场】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398章大结局

第1章都是千年的狐狸

  “万康五年恩科甲子状元郎,翰林院从六品修纂,苏禹珩,苏大人到!”

  随着礼官高唱,鞭炮铜锣声齐鸣,四人抬得红锻轿撵停在简陋却干净的小院门口。

  轿帘被随从恭敬敛起,一身红色官袍的年轻男人缓缓下轿。

  待看清男人的模样,唐妙颜恍然大悟……

  原身奉献所有,宁愿把自己饿死都要供着苏禹珩,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男人用四个字形容最为贴切。

  惊为天人!

  明明是个读书人,却有一股子武将的五陵豪气。

  一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眸子,与之对视一眼,唐妙颜都觉得有寒气从脚底一路冲到头顶。

  她咽了咽口水,从围观的村民堆里挤到视线中心。

  突兀且快速的跪倒在地。

  “民妇苏唐氏拜见苏大人,现有状纸一封,请苏大人摩顶放踵,先为民妇申冤。”

  唐妙颜恭敬的将一卷空白宣纸举过头顶,垂下的眸子里却无半分恭敬。

  苏禹珩本就不愿意进院,闻言直接站在轿前,冷若冰凌刺骨的声音诘问:

  “你状告何人?”

  “民妇状告我那薄情寡义的丈夫苏禹珩。”

  她这话一出,在场之人都沸腾起来。

  苏家小媳妇是高兴疯了,不知道该怎样迎接丈夫了吗?

  好友白青青更是吓得头重脚轻,跑过来一边想要拉起她来,一边大声喊道:

  “你节衣缩食十年,刚才还饿晕在灶台边。现在你丈夫终于回来了,有什么话不能回屋去说?你快起来。有什么话,想好了再说。”

  饿晕?

  那是原身被饿死,她才会穿到这本书里来。

  唐妙颜用力推开白青青,视线毫无退避地盯着白日衣绣的俊美男人。

  苏禹珩冷笑一声,矜傲的眸子满是嘲讽不屑。

  “苏唐氏,夫为妻纲,妻告夫,本就是忤逆人伦之事,按照本朝律法,本官接你状纸之前,你要先被打十大板。若你活着挺过来,本官自当派人取状纸呈上。你,还告吗?”

  虽然唐老头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虐待逼死亲爹的唐妙颜更不可原谅。

  之前他一直在京城忙着殿试,没时间了断。

  现在奉圣旨回乡祭祖,一定要和这蛇蝎心肠的女人划清界限。

  让她吃点苦头也是替天行道。

  唐妙颜暗暗在心底骂了一句,万恶的旧社会。

  对上苏禹珩那双看好戏的冷眸,不卑不亢地回答:

  “告!但民妇要先呈冤。苏大人只记得夫为妻纲,可还记得出嫁从夫四个字?民妇嫁于丈夫三年,苏大人自己恩科高中,民妇却沦为讨打原告。这其中,是否也有苏大人的过错?既是丈夫没教好民妇,这十大板,民妇要求丈夫分摊一半。”

  白青青闻言急的眼圈都红了。

  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子,哪里能承受得住板子。

  若真打下去,唐妙颜还不得没命了?

  “苏大人,妙颜和你一起长大,她对你有多好,你都不记得了吗?别的不说,就只说现在灶台里炖着,养了三年的两只鸡。夏天妙颜去山上捉虫喂,冬天没虫就省下她自己的口粮养着。”

  “得到的鸡蛋,她可吃过一口?如今你衣锦还乡不再需要鸡蛋,她就杀了两只鸡给你办宴。娶到这样的女人为妻,你到底后还有什么不知足?”

  唐妙颜回头狠狠瞪了白青青一眼。

  意思是告诉她别说了。

  再说下去,这男人就算为了脸面,也绝对不可能和她和离。

  书中原文,第十八号女配,也就是和她同名同姓的唐妙颜,饿死在丈夫归来进门前的十分钟。

  这狗男人进门看见妻子尸体,不仅不着丧服发丧,更未流一滴眼泪。

  反倒是细数唐家父女三条大罪,死了都要休妻。

  第二章就遇到女主,两个人缠缠绵绵逗逗飞去了。

  这样的渣男不甩,难不成还等着被他祸害一辈子?

  她又不是原身那愚蠢的恋爱脑。

  看到这剧情时,差点没把她气死。

  原本还以为结局有反转,结果就现在这样。

  气得她一天一宿都没睡觉。

  “苏大人当初迎娶民妇,就并非自愿。若不是我爹病体沉重再三痴缠,苏大人又何必委曲求全?过往的付出和对错,是三个人的责任。无论苏大人怎样选择,民妇都无怨无悔。”

  并非自愿四个字,就像是一把猛然落下的重锁。

  将苏禹珩心中刚刚被唤起的感激不忍,再次沉下深渊。

  唐妙颜这些年的付出。

  难道他就没有付出吗?

  唐妙颜觉得委屈。

  他就活得舒坦吗?

  苏禹珩还未开口说话,礼官就心惊不已的试问:

  “大人您千金之体,哪里能和乡野妇人一同受罚?要不这妇人递状纸的惩罚,咱们就……”

  “打。”

  苏禹珩冷冰冰傲然打断他的话,修长如玉的手指理了理被官帽压住的墨发。

  礼官这才反应过来,再看向唐妙颜的时候,一张老脸笑得跟菊花似的。

  “自古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你这乡野刁妇再巧言善辩,也休想兰艾同焚,连累苏大人陪你一同受罚。打她五大板,再将状纸呈上。”

  说完对苏禹珩讨好地笑笑,那副狗腿的模样,似乎苏禹珩还挺受用。

  唐妙颜听到这里都被他给气笑了。

  拿着空白宣纸快速起身,隔着挤满人的偌大院子,与门外的苏禹珩毫不相让的强硬对视,一字一字清晰回击道:

  “刑不上大夫?那敢问苏大人,你这大夫身份是哪儿来的?如今你我云泥之别,可曾想过你踏出这道家门时,身上穿戴应用之物都来自我这个乡野妇人?”

  只打她一个人?

  做梦。

  苏禹珩闻言紧拧剑眉,俊颜上的愤怒多于羞辱。

  他早就想到,唐妙颜跪在这里生事,必定会算旧账。

  “你若不提,本官念在你父的抚养之恩,早就决意不再计较此事。但你现在如此栽赃于本官,本官倒是要问问你。当年本官父母死于瘟疫临终托孤时,将几代人积攒的百年基业都交由你父代管。这些年,你们父女可提过一次归还?”

  几代人的百年基业?

  那得是多少家产啊?

  这次别说是小山村里的普通百姓,那就连从京城一同跟来,见过世面的随从们都惊得目瞪口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