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长姐带着空间暴富了
八零长姐带着空间暴富了

八零长姐带着空间暴富了

犹怜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3-06-02 01:00:04

安心一睁眼回到了80年代,病入膏肓的母亲,饿得面黄肌瘦的弟妹都要等她养活不说, 还一穿过来就被全村人看了个起床秀,莫名其妙地被那个看起来冷飕飕的男人娶回了家! 笑话!安心表示,自己在这缺衣少吃的年代,身揣随身仓库,哪能被男人拴死? 婚后,一穷二白的地质勘探队长成了炙手可热的玉石界大佬,安心运输界女王的身份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在彼此的领域里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星,才发现,唯有相互的光才能照亮自己的世界。 我一直以为这世间最好的爱情,就是在最好的时间遇见最好的你,直到你满身狼狈,出现在我眼前,一眼万年!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311双胞胎(大结局)

001抓现行

    热……

  安心觉得自己似乎置身于烤炉中央,整个人都快要热得烧成灰了,只得拼命的挣扎,想要得到解脱。模糊中,却碰到了一具精瘦强劲有力的身体,安心毫不犹豫的直接贴了上去……

  “砰!砰!砰!”

  一连串粗鲁的敲门声,让安心从沉睡中醒了过来,可她只是稍微睁开眼,感受了一下四周的光线,就又闭上眼睛了。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疲惫过,拽过一旁的被子,裹着头继续呼呼大睡。

  这大清早的就扰人清梦,是人干的事吗?

  门板继续被拍得震天响,或许是察觉到里面的人没有任何动静,站在外面拍门的人,扯开嗓子叫嚷着。

  “安心,你给我开门!再不开门的话,我让人把门给撞开了。”

  “对呀,这小浪蹄子,简直就是个扫把星,克死了她爹不说,现在连她娘都病倒了,还一个劲的想着勾搭男人,我听说呀,她娘就快要死了。”

  “哎哟哟,这还不算完呢,你没看安家那几个倒霉的孩子,除了安心这个骚狐狸一脸的狐媚样,一个个长得跟个豆芽菜似的,风一吹没准都会刮跑。”

  “哎呀,这小浪蹄子不止克父克母,连弟弟妹妹都克得一个个跟个歪脖子似的,简直就是天生的天煞孤星,你们不知道吧?她当年出生的时候,村口那棵老梨树不是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啊,还有这事?”

  “对呀对呀,他大婶不说,咱们现在都不知道呢,安心简直是个祸水,连树都能给克死,简直了!”

  “咳咳咳,都别说了,先把这小蹄子抓个现行,再交给村长处置。”

  “对……”

  意识模糊的安心,听了外面乱七八糟的声音,依旧没做声,而继续将头伸进被子深处,她实在是太想睡觉了。

  就在同一时间,安心深入被子深处的头,猛然间撞到一堵结实的物体,那物体身上隐隐约约还散发着炙热的温度,夹杂着淡淡的雄性荷尔蒙气息。

  “咦,什么东西在被子里?”

  安心所有模糊的感知,在这一瞬间全部清醒过来,她将头从被子里伸了出来,不期然,正好撞进一双幽黑而深沉的眸子里,男人的目光如炬如火,正紧紧的盯着她。

  “哎呀,鬼呀!”

  吓得安心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正打算拼命朝外逃窜的时候,男人粗壮而有力的手臂,却一下子把吓得跟只野兔似的安心给拽回了被子里,一只大手快速的捂住了安心鬼哭狼嚎的嘴巴。

  “唔……”

  被捂住嘴巴的安心,眼睛里满是惊恐和慌张,她明明记得,家里那张大床,每天都只有她一个人睡,怎么突然就多了一个男人?安心吱唔着被人捂住的嘴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安心的大脑,此刻快速的闪过一些陌生的片段,让她很快就醒悟过来,赶上穿越大潮了,还好死不死的穿越到了缺吃少穿的八零年代。

  她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脸冷锐的男人,如刀刻般的脸庞,俊朗无双,往下是精瘦而强壮的身躯……

  等等……,她怎么能看见男人结实的肌肉呢?

  难道昨天晚上……,她做的那个梦竟然是真的?

  就听见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幽幽的传过来。

  “你先别动,也不要喊,咱俩现在先收拾好自己,不然再过一会儿,外面的人就要撞门了!”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示意安心,眼下这情况两人实在是不太合适让人看见。

  顺着男人的目光,安心此刻才意识到他们两人有多不妥,不止是男人没有穿衣服,就连她自己也特么没有穿衣服。

  “天呐,他们俩……”

  这个想法一闪进安心的脑海时,安心很快就可以确定,她和这男人昨天晚上确实如她所想的那样。

  成年男女之间还不就是那么回事。

  就听见男人不耐烦的声音继续传来。

  “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懂了就点点头,不懂……”老子一掌把你给劈晕了。

  都什么时候了,这女人还在一脸的神游,到底是在想什么?

  回过神来的安心,朝着男人用力的点点头。

  男人目光炯炯地盯着安心,再次确定。

  “待会儿我放开手,你不能叫,也不能吼,知道吗?不然的话,咱俩都得玩完。”

  “唔!”

  安心再次点点头,这会儿的功夫,她已经反应过来了,每当这种事情被人撞见,吃亏的总是女人。

  她要是大叫的话,待会儿最惨的那个没准是自己,这世间对女人一直都是不公平的。

  男人快速的放开了捂住安心嘴巴的手,两人没有任何的迟疑,从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里,快速的捡起各自的衣服套上。

  “砰砰砰……”

  门外粗鲁的拍门声继续传来,就听见有个女人粗嘎着嗓子吼道。

  “还拍什么门啊,让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把门给撞开,不然屋里的人早走了。”

  “对呀,不能让那个扫把星给溜走了,赶紧撞门。”

  或许是这两人的提议有了效果,很快就听见有人合力抬着类似木棍的东西开始撞门。

  安心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去了,只能加快了身上穿衣服的动作。

  那个男人已经快速穿好了衣服,大踏步来到凌乱的床前,目光在床上那一朵朵红梅之间闪过,男人的目光霎那间变得幽深,大手毫不迟疑的收拾起床铺起来。

  门外的撞击声依旧,那扇破旧的木门没摇几下,伴随着“砰!”的一声,大门霎那间被撞了开来。

  屋外的人冲了进来,看到屋里穿戴整洁的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可在场的,都是结过婚的人。

  两人虽说穿戴整齐,但空气中飘荡着暧昧气息,明眼人都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就听见身后有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哎呀,刚才有人去村里报告说,有人大白天的在这屋里干见不得人的事情,让我来瞧瞧,到底是哪两个不要脸的东西?”

  说话间,女人就走上前来,正是村里的妇女主任田正英,这人长着一双三角眼。一进来,目光就直愣愣的朝屋里的两个人脸上招呼。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