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逆袭:白月光她画风不对
穿书逆袭:白月光她画风不对

穿书逆袭:白月光她画风不对

冰糖名可乐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08-09 23:33:42

慕清姜穿成了一本古早虐文里作天作地的恶毒女配。 女主的肾,她要! 女主的子宫,她也要! 然后恶有恶报家破人亡死无全尸…… 要命!慕清姜当场怒崩人设! 说爱她却娶了女主的男主?滚! 圣母又恋爱脑的女主?走好不送! 可是——,为什么剧情还在继续? 为了保全小命,慕清姜不得不掺和进去,势必要拉歪剧情。 拉着拉着,女主好像有点不对劲了…… 等等,她这个用做挡箭牌的未婚夫为什么也越来越粘人? * 姜姜:我喜欢狗都不会喜欢他! 谢煊:汪汪汪。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第374章 如你所愿

第1-2章 穿成恶毒白月光

  我遇到了一个渣男,口口声声说着我是他的白月光,却娶了一夜情的女人。

  我躺在病床上急需换肾,男人逼着她怀孕的妻子挖肾给我。

  她怀了孕,还要她把孩子打掉。男人想娶我进门,但又不想离婚。

  我堂堂慕家大小姐为爱做三,这福气给我,我不要!这有眼无珠的傻逼渣男!

   有夫之妇天天想着勾搭我这个未婚小姑娘,恶心至极!我tui!

  我拿扫把将他们赶出了病房,却被人偷听谈话。

  他说是我的未婚夫。他叫谢煊。

  邀请我去做他晚宴的女伴……

  “今晚有个晚宴,你当我的女伴。”

  “我不去。”慕清姜拧眉,她不想!

  谢煊眉梢轻挑,“你在装病。”

  他原本以为慕清姜定会立刻认怂,求他别说出去。

  却没想到听到这话慕清姜坦然的点了点头,“对啊。”

  谢煊:???

  他不懂,但他大为震撼,为什么有人装病能装的如此理直气壮。

  他来邀请慕清姜,自然不可能是喜欢她。只是慕家与谢家的合作正在紧要关头,而两家长辈也知道她回国了,特意让他今晚带上“未婚妻”。

  他原本只是想来走一趟,不提宴会的事,这样对两家有个交代,他也不用面对这个无趣的恶毒未婚妻。

  却没想到刚才在病房外面能听到那样一番话。

  他这个“未婚妻”将晏长安骂了个狗血淋头,他忽然就觉得她挺有趣,鬼使神差的说出了真实来意。

  说完他就后悔了。

  可慕清姜的拒绝倒是让他更来了兴致,眉梢轻挑,“我可以让晏长安离婚。”

  “真的啊?”慕清姜的态度十分敷衍,“那你也算做好人好事了。”

  谢煊:???

  他真是不理解。

  慕清姜看出他的不解,撇撇嘴道:“你也看到了,宋宜书就是一恋爱脑,晏长安就是一渣男。”

  谢煊轻咳一声,默默提醒,“全南城都知道,你喜欢晏长安。”

  慕清姜表情一僵,直截了当的说:“谣言!”

  “我就是喜欢狗都不会喜欢他!”

  慕清姜掷地有声。

  “呵。”谢煊低笑一声,“慕小姐口味挺重。”

  慕清姜:……

  她板着脸说:“我要休息了,请你出去。”

  “或者,我付钱?”谢煊试探出声,他听说慕家限制了慕大小姐的卡。

  慕清姜眼前一亮,“多少?”

  谢煊看着刚才还对他爱答不理的慕大小姐转瞬间换了一副嘴脸,“早说嘛,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说。”

  -

  当晚。

  慕清姜身着一身姜黄色礼服,姿态亲昵的挽着谢煊的手臂入场。刚下车,闪光灯就咔咔咔的拍照,许多人嘴里都在称赞着金童玉女。

  不远处。

  刚刚下车的晏长安与宋宜书看到这一幕,脸色都有些复杂。

  尤其是晏长安,脸色难看至极。

  刚一进场。

  晏长安就直奔谢煊和慕清姜而去。

  “清姜。”

  他丝毫不顾及周围人的眼神,关切的看着慕清姜,“你身体不好,不在医院好好休息,怎么出来了?”

  说完,他又看向谢煊,“谢总,清姜身体不好,你不该带她来的!”

  晏长安的眼里全是谴责,好似慕清姜是他的所有物一般。

  谢煊轻笑一声,揽着慕清姜纤细的腰肢,“晏总,我未婚妻的身体,我比你清楚。”

  未婚妻。

  三个字刺痛晏长安。

  当初他与清姜两厢情愿,可他只是一个私生子,慕家坚决不同意他们交往,并给清姜定下了和谢家的婚事,送她出了国。

  哪怕如今他执掌了晏家大权,清姜也一直喜欢他,可清姜是有婚约的。

  晏长安压下心里的万千思绪,看着谢煊的眼里寒光闪烁,他转而看向慕清姜,“清姜,过来。”

  要不是顾及形象,慕清姜当场就给他一个白眼,“你是谁啊?叫我过去我就过去,我不要面子的啊。”

  晏长安愈发愧疚,他的确不是清姜的谁,无法给她名分。

  他连忙说:“清姜,我会离婚的。”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砰!

  重物倒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几人这才发现,宋宜书晕了,直接摔倒在地。

  一时间,这里成了全场焦点。

  晏长安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想去抱人,可想到慕清姜还在这,又忍不住看她一眼。

  却见慕清姜瞪他:“你是不是男人啊?你老婆都晕了,还怀着你的孩子呢,你还不赶紧送去医院?!”

  晏长安这才一把抱起宋宜书,临走之前还不忘对慕清姜承诺,“清姜,你放心,这个孩子我不会留的!”

  慕清姜无了个大语。

  她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可她也反驳不了了,因为晏长安已经抱着宋宜书离开了晚宴。

  她一转眸,就看见谢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似乎一脸恍然:原来她还是为了晏长安才来的晚宴。

  心累。

  晚宴结束,谢煊送慕清姜回家。

  慕清姜上车就困的不行,等她醒来车已经停了,她环视一圈,车内已经没了谢煊。

  “慕小姐,先生吩咐送您到这。”

  “这哪?”慕清姜打了个哈欠。

  司机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您家。”

  顿了顿,又说:“慕家。”

  慕清姜一僵。

  比起孤儿的她,原主拥有疼爱她的家人,不过因为原主太叛逆,所以慕家人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

  现在,这些烂摊子都是她来面对……

  “要不……”慕清姜刚要说话,司机就再次道:“慕小姐,您下车吧,我还得去接先生。”

  慕清姜有些讪讪的下了车。

  她站在慕家的别墅门外,看着眼前豪华的大别墅,却是有点心虚。

  “大小姐?”

  管家先看到了她,旋即一喜,“您回来啦!”

  慕清姜只得扯开笑,“是啊,那个,爸爸妈妈在家吗?”

  “在,在的。”管家连忙开门,迎着慕清姜进屋。

  可她刚进门,就听到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哟,大小姐还知道回来啊?”

  慕家一共三个孩子,她有两个哥哥,大哥慕清安,二哥慕清琸,她和二哥是龙凤胎。

  不用说想,这阴阳怪气的小年轻正是她二哥,毕竟这会儿大哥肯定不在家。

  屋内坐着的三个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慕清姜清楚在爸爸妈妈眼里看到喜悦,但几人都克制住了。

  慕清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怎么?大小姐没钱花了?晏长安不给你钱?”慕清琸讥笑出声,“那种男人,狗都不要,你还上赶着!”

  慕清琸越说越气,直接起身就往楼上走。

  “二哥。”

  慕清姜连忙开口,“你说的对,狗都不要的男人,那我也不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