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拖油瓶,我在年代文勤劳致富
被骂拖油瓶,我在年代文勤劳致富

被骂拖油瓶,我在年代文勤劳致富

王大姑娘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3-10-07 17:33:23

穿越前,顾嫣是家中顶梁柱,赚钱养家一把好手。 穿书后,她成了书里的坑弟弟专业户, 不仅害得弟弟跟相恋多年的女友被迫分手,还折磨得当医生前途无量的弟弟远走西南,客死他乡。 继续按照原著中的设定走,当个惹人嫌的作精姐姐? 她顾嫣才不要当拖油瓶,被人瞧不起! 靠着贩卖“才华”,获得第一桶金,做劳务派遣、开饺子馆、开工厂…… 从无到有,从一个农村姑娘到站在行业的顶端,她次次打的都是漂亮的翻身仗! 至于爱情…… 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勤劳致富才最重要, 只是真的很喜欢男主沈榆成那一款怎么办?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第793章:这样的人生,她很满足(大结局)

第1章:重生了

  顾嫣看着镜子里的那个眼睛挤的都快没有的那张又胖又油腻的肥脸,简直要抓狂,她费劲千辛万苦才从服务员干到了五星级酒店经理的位置,不过是觉得累了头晕了一下,醒来怎么变成了这幅德行?

  镜子里的女人头发不知道多少天没梳了,跟鸡窝似的顶在头上,肥大的白色的确良汗衫裹在身上勒的肚子跟怀孕似的......怀孕?想到这个词她不由得惊悚了一下,赶忙赶紧用手捏了捏肚子,还好,不是怀孕,是胖!

  悲催,怎么胖成这样?

  脑子里混混沌沌,原主的记忆她是有的,原主的名字跟她的名字差不多叫顾艳艳,这会子是1986年。

  1986年哪!顾嫣冷汗连连,她自己原本出生于八十年代末的农村家庭,她记事的时候差不多要九五年以后了,那时候的农村都很落后,更别说现在了。

  让她去过八十年代的生活还不如杀了她,更何况没有手机!饭可以一天不吃,手机不能不刷啊.....

  顾艳艳的弟弟顾江河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了医院工作,她在老家待不下去了,特意跑来“投奔”弟弟的。

  好吧,别人的姐姐都是“扶弟魔”顾艳艳则是个另类,专扯弟弟后腿。

  这间屋子撑死十个平方,窗户还是木头的,上面的黄漆都快掉光了,周遭的墙上糊着半墙报纸,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妥妥的七八十年代的风格。但是对于顾艳艳来说,这样的房子不知道比老家的土坯房好了多少倍。

  可即便是这样,顾艳艳也不知道爱惜。

  简易的单人床上被子滚成一团,衣服堆的到处都是,床单脏到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床头的写字台上也堆满了杂物,地上则乱七八糟垃圾扔的到处都是,这哪里像个女人居住的房间,流浪汉还差不多!

  顾嫣蹲在板凳上嗅了嗅鼻子,怎么一股馊臭味?顺着臭味闻过去......我去,屋门后面木架子上放的锅没刷,里面的泔水都浑浊了!

  胖也就罢了,这个女人怎么还这么懒,这天气眼看着就热了,就不知道收拾收拾?

  顾嫣十七岁正式辍学去饭店做服务员,勤快又爱干净,最受不了脏乱差,看着地上那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她叹了口气,将那的确良汗衫的袖子往上卷了卷,拿了个......其实她想找垃圾袋来着,可这个年代哪里有?好在还有个破蛇皮口袋。

  地上的垃圾一股脑的塞进蛇皮口袋,写字台上的物品该扔的扔,该摆好的一一摆好,床上的床单、枕巾拿下来直接倒上洗衣粉泡上。

  床上卷的那一大摊脏衣裳也一并都泡到了盆子里,看着那满满的两盆子要洗的东西,顾嫣便觉得头更疼了,但也没办法,不洗还让它们堆着?

  这屋子统共十个平方,收拾起来并不麻烦,没有二十分钟,顾嫣就收拾的差不多了,难的是要洗那么多东西!

  端上盆子顾嫣悄悄的推开了门,伸出头去往外看,外面是个楼道,看着门挨着门的样子就知道这是个筒子楼。家家门口都放着做饭的家伙事,炉子、锅碗、煤炭等杂物,跟电视上演的七八十年代的一样一样的。

  安全指数是一点都不达标啊,这要是起了火,绝对都没跑,顾嫣心道,得,职业病!酒店天天讲消防课,她看到哪都能想到消防安全。

  她在顾艳艳的脑海中搜了搜,她抬脚往最东头走去,那里有一排水管,洗衣服、洗菜都在那里。

  也不知道这会子是几点了,楼道里静悄悄的,幸好是没人,顾嫣虽不惧跟人打招呼,但就她这眼下的这个邋遢劲还是算了吧。胖没办法,一时半会减不下去,关键是顾艳艳这人品,实在堪忧,她来了大概有一个月了,就这一个多月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令人发指!

  好多年不曾用手洗过这么多衣服了,搓了不一会的功夫两只手就搓红了,胳膊又酸又沉,不洗了?不,那不是顾嫣的性格,她这个人最爱挑战困难,不然就凭她那继续再教育学院的学历怎么可能在五星级酒店坐上经理的位置?

  将洗好的衣裳、床单分批搬回去,在窗户外面旱的铁架上一一晾好,顾嫣简直要累趴下了,真是白瞎了顾艳艳这一身肥肉,看着胖,一点劲都没有!

  尽管累,但她还不能休息,她还有个大工程要做,那就是洗头、洗澡,忙活了这一大阵子,出了一身的汗,她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馊味了。屋外有炉子和炭,好在她本身也是从农村出来的,生炉子对她来说不是难事,趁着外面还安静着,她赶紧烧水。

  趁着这个空,她又赶紧去把臭掉的锅给刷了,门后的铁桶也装满水,然后等水开了插上屋门,痛痛快快的洗了起来。

  顾艳艳那一身白花花的肥肉膘......不忍直视!

  顾嫣洗着洗着就想哭,她到底造了什么孽?

  洗完澡,换了衣服,把地上的水扫了,楼道里也有了走动的动静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是越来越多,到后来孩子的声音也有了,洗菜、切菜、锅碗瓢盆的各种叮当声......听到这些声音顾嫣心里就有数了,这是中午了,下班的下班,放学的放学,怕是两三个小时不能安静下来了。

  顾艳艳留了一头长发,用毛巾擦不干,也没有吹风机,顾嫣索性走到窗边让风吹干。

  时值初夏,树叶脱离了春天的嫩绿已经开始有点墨绿了,这里是三楼,从上往下看去,树冠明亮又好看,此时此刻,空气微热,有微风拂面,十分的舒服,顾嫣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咕咕,如果没有肚子来刹风景多好?

  顾嫣饿了,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顾艳艳的身体饿了。

  自从顾艳艳霸占了顾江河的宿舍,顾江河便极少回来,说实话吧,好好的宿舍弄的跟猪窝一样,人家咋来?属于他的东西已经被拿走的差不多了,听说他的科室里有可以让大夫值班的屋子,他就住在那里。

  到底是亲弟弟,顾江河虽然讨厌姐姐好吃懒做,却也怕她饿死了,经常送点米面粮油肉食炭火过来,顺便再给她两块钱的零花钱。

  顾江河来的时候是顾艳艳最高兴的时候,因为那天就是她的好日子呢。

  想起顾艳艳的行为,顾嫣抽了抽嘴角,这个女人可真不会过日子,顾江河给了她钱,她就去下馆子,钱没了就靠着顾江河送的米面凑合着吃,最开始的时候还到处去邻居家里蹭吃的,要不都讨厌顾艳艳么。

  钱!

  顾嫣利用顾艳艳的记忆赶紧去找,左右瞧了瞧,拉开写字台的抽屉一看,看到里面零碎的毛票......

  淦,九角钱,能买到什么?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