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门荣婿
闺门荣婿

闺门荣婿

秦兮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1-28 01:12:21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129·失去

楔子·寿宴

  京城的春雨一下便连绵了好几天,春风和煦,提前到来的这场雨催得春花次第开,长勇侯府后花园的桃林开的如火如荼,远远望去如同一片粉色的花海,风一吹就扑簌簌的落在地上。

  鲜花着锦,长勇侯府也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初九是长勇侯陆显宗的七十大寿,府里早早的就已经开始四处散发帖子,远近的族人也都赶回来贺寿或是帮衬,长勇侯府热闹得仿佛又过了一次年。

  一片祥和里,陆显宗正在接受儿女们的拜寿,整个人都喜气洋洋,哪怕已经七十岁了,他也仍旧极少白发,精神矍铄。

  等到三女儿陆琳琅携着夫婿楚国公世子吴文杰跪下磕头,嘴里说着松柏长青、长命百岁的吉祥话,他脸上的笑意便更深了些,摸着下巴上的胡子满意点头,和颜悦色的让女儿女婿快起来。

  又朝着边上自己的继室林氏笑着夸赞:“还是你会教养孩子,女婿是从千里之外带着芃儿赶回来的,这份心意便难得。”

  林氏保养得宜,进退有度,闻言便忍不住笑着道:“看侯爷说的哪里话,都说父慈子孝,还不是因为老爷对他们也好?他们做这些自然是该当的。”

  气氛热闹和睦,大家都夸赞着陆琳琅真是孝顺又懂事,吴文杰也是文武双全,陆显宗愈发意气风发,还想着自谦几句,就见管家急急忙忙的奔进来,不由得不悦的皱起了眉。

  这么多客人都在呢,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

  管家却顾不得那么多,擦了一把头上的汗低垂着头有些着急的禀报:“侯爷,夫人.....二小姐回来了。”

  满堂的欢笑声顿时消失殆尽,人人面上表情各异。

  陆显宗的脸立即就沉了下来,他有五个女儿,但是却最忌讳别人提起他的二女儿,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这个不孝女都已经四十八了,竟然还没嫁出去,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

  此刻众人各异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刚才的好心情顿时一扫而空,原本想着让管家把人直接领到后院去算了,可是想到这个女儿的死板,又噌的一下站起来,急急忙忙的往外走。

  陆明薇正兴冲冲的捧着一幅画在家里的花厅里站着,虽然家里的下人们都不肯把她引到正堂去,但是她也不以为杵,这些年反正她也习惯了,因为嫁不出去,她知道自己已经连累长勇侯府在京城出了名,连带着一家子人都面上无光,所以对于这些忽视和鄙薄,她早已经学会视而不见。

  年纪越大,她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婆在家里便让家里众人更加难堪厌恶,为了不让家里人为难,她主动求去家庙,一年里头,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

  这一次因为陆显宗要过寿,她特意从罗云寺下山赶回来,用自己积攒的银子去买了一幅画,专门准备送给陆显宗贺寿的。

  为人子女,虽然她最没有出息,但是这个时刻,若是不回来,她总觉得心中不安。何况赶回来才能见一见自己的同母姐姐和胞弟,他们见面的机会以后只会越来越少了。

  正这么想着,她听见外头有窸窸窣窣的动静,顿时忍不住喜悦的朝外迎了几步:“父亲答应见我......”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啪的一声重重的巴掌,手里的画一时拿不稳,掉在地上滚了一圈露出上面的雄鹰图。

  那是陆显宗最想要的画圣的亲笔,不过如今已经不重要了。

  周遭瞬间变得安静起来,陆明薇有些不可置信的捂住脸,听见陆显宗歇斯底里的痛骂:“你回来干什么!?我好端端的大寿,谁让你这个丧门星回来的?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

  一连串的反问把陆明薇问懵了,她原本以为,她不回来,爱面子的陆显宗才会不高兴,毕竟他最迷信和要面子了,总是念叨着谁家过寿的时候竟然有子女没到场,脸都丢尽了之类的话。

  可原来,陆显宗甚至都不希望有她这个女儿。

  周围的人急忙涌上来七手八脚的拉开气的捶胸顿足的陆显宗,陆明薇的大姐陆明惜毫不迟疑的挡在她跟前,哽咽着质问陆显宗:“爹!今天是您七十大寿,微微不过是想要给您贺寿,她千里迢迢的赶回来,您怎么能打她?!”

  “我不要她这个不孝女给我贺寿!”陆显宗气的脸红脖子粗,这些年同僚的议论,亲朋的嘲笑和异样的眼光让他把对陆明薇的父爱消耗殆尽,他有些口不择言:“我巴不得她死在外面!早知道这样,当初退婚的时候,她就该一头撞死在柱子上,还比现在丢人现眼的好些!”

  外面的戏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唱,今天唱的是五女拜寿,喜庆的二胡声响起,林氏细声细气的上来拉陆显宗:“好了好了,你跟微微置什么气呢?都少说几句,王爷他们只怕已经来了,您还是快出去吧......”

  陆显宗是镇守山东的,是在鲁王崔凤鸣手下办事,他过寿鲁王亲自来,是给了他天大的脸面。

  这是大事,顾不得再跟陆明薇纠缠,陆显宗伸手恶狠狠的指了指陆明薇,不耐烦的呵斥陆明惜:“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你公婆都还在外面呢,你做儿媳妇的倒是不见了,人家还以为我们家的女儿少家教!滚出去!”

  陆家是陆显宗的一言堂,他说了才算,陆明惜都已经是做婆婆的人了,却还是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只好捏了捏陆明薇的手,示意她暂时忍耐,这才出去了。

  外面又有人来催促,陆显宗咬了咬牙转头看着林氏吩咐:“寿宴一完,就趁着没人注意把她送出去,去罗云寺看看,是谁放她下山的,全都给我狠狠地罚!”

  林氏还是温温柔柔的样子,正眼也不看陆明薇一眼,和顺的应了一声是,搀扶着陆显宗出去了。

  刚才的喧嚣瞬间褪去,屋子里寂静得有些可怕,陆明薇站在原地看着那幅画,怔怔的蹲下想要去捡。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