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疯批美人不肯当炮灰怎么办
快穿:疯批美人不肯当炮灰怎么办

快穿:疯批美人不肯当炮灰怎么办

清炒五花肉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3-09-18 08:53:27

新文已发《快穿:我一天48小时卷死男女主》欢迎大家收藏~ 职业炮灰好不好当?
江来表示:为了成全男女主的爱情,我真的付出太多了
第一个世界:白月光的替身,金主你好,既然姐姐回来了,我拿了钱这就滚。
第二个世界:女主的蛮横妹妹,什么?二十年后的商业大佬被迫娶我?对不起姐姐,大佬男主还给你,我要做个三好学生,报效祖国。
第三个世界:落难郡主成了我的婢女,正牌相公早已对她爱而不得,死心塌地?哦不好意思,我不当你们爱情路上的垫脚石,男女主你们请一起滚出我的家
……
这个炮灰,她真的不想再当了。
#炮灰雄起#
#难道我才是盛世白莲花?#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番外(时渝白篇2)

白月光的替身(1)

  “怎么是你?!”

  “你怎么进来的?”

  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正冷冷的盯着床上的女人,他喝了点酒,本想早点回酒店休息,没想到一开灯就看到了自己的床上,竟然躺着个女人。

  他认识这个女人,知道她的目的,也料到她会这么做,所以即使愤怒,男人也没有当即转身离开,深邃的黑眸内全是冷漠,以及浓浓的厌恶。

  白色的大床上,身穿红色性感睡衣的江来正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长发,如同狐狸般的媚眼像钩子似的,一寸寸的打量着男人的全身。

  昂贵的高定西装完美的包裹着男人健硕的身躯,藏在里面的黑色衬衫已经解开了两个扣子,修长白皙的脖子处,清晰分明的喉结滚动着。

  修剪得体的西装裤勾勒出颀长的腿,看起来格外的禁欲贵气。

  嗯,不愧是男主,长得英俊帅气也就算了,身材还那么好,难怪原主铆足了劲的去巴结他。

  现在两人是什么关系?

  在男主沈寥看来,两人是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

  但原主现在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毕业生,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走进了沈寥的心里,应该还不知道对方只是把自己当成一只冒牌金丝雀。

  正在江来看的入神时,沈寥漠然的戴上眼镜。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穿好衣服,滚出去。”

  江来眨了眨眼睛,在一瞬间调整好情绪,委屈又卑微的看着沈寥,妩媚的眸浮上一层淡淡的水光。

  “沈寥,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都还没有……”

  说完,女人大胆的撩下了自己肩膀上的红色细带,一瞬间,春光泄了大半,妖娆妩媚的像是这一片白色海洋中的海妖,撩人自知。

  看到这一幕,沈寥的喉结剧烈的滚动了一下。

  他是男人,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还喝了不少酒,面对着一个刻意撩拨自己的妖精,不可能没有感觉。

  他皱眉,怎么也没想到一向乖巧懂事的江来,竟然会搞这么一出。

  这样的她,和记忆中的那个姑娘出入太大了。

  他心底的女人,应该是白净如天真的花朵,即使身处泥泞也落得一身洁白纯粹。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又大胆火热。

  沈寥扯了扯领带,咬牙转身准备离开。

  “沈寥!”

  女人从背后抱住他,身子紧紧贴着他的后背。

  沈寥低头,看着束在自己腰上的胳膊,纤细白嫩的像是刚抽芽的细柳,就这么柔柔的缠着自己,稍加感受,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那贴着自己的柔软。

  江来的声音带着些哭腔。

  “沈寥,你知道我喜欢你,就算你从来不许我公开,不带我去见你的家人朋友,那我也心甘情愿的喜欢你,你就不能……抱抱我,疼疼我吗?”

  男人抿唇,一向薄情寡淡的眼底激荡着一抹欲流。

  或许是因为女人的声音娇软柔美的过分,又或许是因为他今晚喝了不少酒,总之沈寥无法否认自己现在的欲望,而一向身居高位生杀予夺的他也不会委屈自己去压抑。

  感受到男人略显粗重的呼吸,背后的江来勾起红唇,势在必得的笑了笑。

  下一秒,沈寥转过身,结实的臂膀揽着她的腰稍一用力就把她扔在了床上。

  这是他的卧室,江来从来不允许进入。

  但这一次他却主动禁锢住她,外面传来敲门声。

  “先生,肖老板找您,现在正在外面等……”

  “滚!!”

  助理愣在原地,反应了半天才意识到,老板那重欲又沙哑的嗓音,带着愤怒和不耐,显然是在做重要的事情时才会有的表现。

  他忙转过身,不敢听老板的墙角,于是便下楼去回复别人。

  “不好意思老板现在正在忙,暂时不便待客,您可以改天再来。”

  肖隽看了看腕表,温和一笑。

  “行,那我改天再来找沈大哥。”

  眼看着时钟从七点走到了八点半,江来哭的快要断气前,男人总算是放过她,翻身下床后直接走进了浴室,多一眼都没看她。

  盖着被子,女人头发凌乱呼吸急促,眯着眼睛缓了好久才回过神。

  “该死的沈寥。”

  此时正在浴室里的男人听到了女人的骂声,他没什么反应,只是迎着水花冲洒的时候,脑子里却塞满了女人在自己面前的各种反应。

  又娇,又媚,但不乖。

  胳膊上,后背上,全是抓痕。

  唇角也被咬破出了血。

  江来可真是一点亏都不吃,明明那么脆弱,可又娇纵的厉害。

  男人想了一通,作为情妇江来显然是没有伺候好他,沈寥也觉得她不老实不听话,心里便暗暗想着晾她一段时间,让她好好反思反思,怎么做才是一个合格的情妇。

  洗完之后出去,刚一看到床上的光景,男人呼吸又是一滞。

  江来当然能感受到沈寥的目光。

  像狼似的,恨不得能吃人。

  但她却表现的一无所知,继续背对着他,小心翼翼的给自己的伤口上药。

  该死的男人,属狗的,咬别的地方也就算了,专挑这种犄角旮旯,疼的她倒抽一口凉气的同时又忍不住开口骂。

  “没良心的狗男人,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我这是图什么,非要给自己找罪受……”

  背后,沈寥听到她的抱怨,骄傲自持的他当然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上赶着找骂。

  他冷哼了一声,披上睡袍直接开门出去。

  听到关门声,江来慢慢悠悠的回过头看了一眼。

  “下楼了,别看了。”

  耳朵里,是系统小布丁的声音。

  江来抹完药,懒懒的又躺了回去。

  不愧是男主,身强力壮,要不是她又哭又咬的,估摸着自己现在还得继续受折腾。

  不过回味过来,嗯,还不错。

  小布丁瞧着江来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恶寒的呕了一声。

  “和他鼓掌,我觉得沈寥吃亏了。”

  “别放屁了,看看,任务进度怎么样了。”

  小布丁看了看面前的屏幕。

  “嗯,任务进度百分之十了,不错,沈寥对他养的狗也差不多百分之十的喜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