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
太子殿下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

太子殿下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

卿云墨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3-08-08 23:59:01

  【1V1】   在众人眼中,云昭是太子萧长胤被迫而娶的太子妃。   她无夫君疼爱,在东宫里自然会过的艰难。   事实上这传言虽不太真,却也不太假。   只云昭并不如众人以为的伤心度日,她巴不得这人离她远远的,再不要有牵扯才好。   她自觉安稳的缩在芳华殿里,可那“厌恶”她的男人,却总是寻了各种法子找她的麻烦。   云昭想,等到男人登基,坐上了皇位,应当就能不需要她并且废除她了。   然而她等啊等啊,等来的并不是废太子妃的称呼,而是封后的旨意。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第430章

第1章 风起

  一刻钟前,云昭知道了三件事情。

  其一,北萧领兵已经攻破云国城门,云国覆灭无力回天。

  其二,她的父皇母后被擒,不知所踪。

  其三,与北萧将军里应外合的,正是她新婚三月不到的驸马明胤,而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北萧的太子萧长胤。

  四下嘈杂纷乱,唯有长乐宫的宫人还在云昭身边围绕,其余人死的死逃的逃,四周蔓延着肃杀和鲜血的味道。

  “父皇和母后在哪?”云昭抬着头,眼里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素昔听着外面的动静,急得不行,“陛下和皇后不知所踪,不过想必已经逃离,公主,您还是快离开吧,北萧的人怕是没多久就搜到这里了。”

  云昭低着头,目光落在手里握着的小兔子。

  一只草编的小兔子,眼睛处还点了墨水。

  这是今早她进宫之前,明胤……不……是萧长胤放到她手里的。

  她双手一松,小兔子掉到了地上,咕噜咕噜的转了几圈,沾上了许多灰尘。

  “走吧。”她这么说。

  素昔松了一口气,连忙指使着人去找趁手的东西,若是碰上北萧的人,她们不至于什么都做不了。

  然就在她转身之时,却发现原本坐在那边的云昭,已经不见了踪影。

  云昭从长乐宫侧殿的后门走出去,入眼的是慌乱逃走的宫人以及散落一地的细软。

  她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朝着前面走。

  一路上有许多宫人停下劝她逃走,云昭笑了笑,说自己会走,可她走的方向却是城门口。

  云国易守难攻,从不与人为敌,如果不是里应外合,云国今日不会有这灭顶之灾。

  而这里应外合的里,云昭清楚,定不可能只是萧长胤。

  否则这满宫的禁卫不会不出现,朝中的将士也不会不来护卫。

  可如果没有萧长胤,这里就不会有北萧的将士。

  父皇曾给她挑选了夫婿,是她任性将萧长胤带回来一定要他做驸马。

  是她与萧长胤成婚,给云国带来此灾。

  城门的护卫似乎已经不是听命于父皇的人,云昭也不认识他们。

  “我要上去。”

  眼见着两个护卫走过来,云昭忽然拔下发髻上的簪子,一端被她磨得尖细,抵在脖颈处很快刺穿了娇嫩的皮肤。

  鲜血渗了出来。

  “不论如何,我如今还是云国的公主,还是你们俯首称臣的萧长胤的妻子,我若是在你们眼前死了,无论是哪一边,你们都讨不了好。”

  “所以,你们还要拦我吗?”

  护卫犹豫之下纷纷张望,果然没敢上前。

  为首的男人穿着云国将领的衣服,云昭认出来,男人腰间挂着的玉牌上清晰的刻着一个“奕”字。

  是她五皇叔云奕的人。

  云昭应该觉得诧异的,毕竟五皇叔素日表现的很温和,但此刻她实在分不出心神来表现诧异。

  她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走上城墙。

  这里之前有过打斗,余光落在城墙上,有血迹已经被风吹干成了深赭色。

  这条路比她想象中的要短,没过一会,她就站在了最高处。

  两侧都有听命于五皇叔的护卫,大约是怕她做什么,又怕她什么都不做。

  有甲胄和武器的撞击声,有整齐而沉重的脚步声。

  她踏了上去,足尖立在城墙上,只是她轻轻一动,就会掉下去,粉身碎骨。

  城墙很高,她若是掉下来,不可能活着。

  “云昭,过来。”

  听到冰冷又熟悉的声音,云昭低垂着眉眼,视线触及袖子边缘的图案,云中游龙,这是云国皇室才能用的图案。

  她身为云国公主,不仅没能给云国的百姓带来任何的益处,反而给他们带来了灾祸。

  她即便是从这里跳下去,摔得粉身碎骨,也弥补不了她犯下的错。

  宽大的衣袖被吹得猎猎作响,她的目光这才从袖子边缘渐渐往上。

  落在了萧长胤的脸上。

  对视的一瞬间,云昭脑中闪现过无数的画面,她手指微微蜷缩紧紧握着沾了鲜血的发簪,想要将这发簪刺入他的心口。

  可是,她不能。

  萧长胤身边有很多人,她没这个本事。

  再者,北萧太子若是死在她的手里,云国的百姓更不会有好下场。

  萧长胤往前走了两步,却见她身子似要向后仰,只得顿住,眼底泛着猩红的看向她,指节捏紧显得青白。

  云昭此时却很平静,平静到仿佛两人之间并没有这些仇恨一样。

  “云昭。”萧长胤左手绷紧,手背上青筋突出,右手朝着她伸出来,“那里高,你过来我这里。

  男人眼眸中的冰冷下,藏着极深的惊惧。

  “我若是死了,这世上就不会有人说北萧太子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行为卑劣无耻,利用一女子与其成婚骗其信任,最后灭其国家了。”

  “我想,太子殿下你,应当不会愿意日后背上这个名声吧。”

  纵使成王败寇,事实如何会由胜者决定,但流言蜚语是止不住的。

  能捂一人之口,却不能捂却千万人之口。

  可云昭也清楚,这些对他不过是无关痛痒,她终究是什么都做不了。

  “云昭,你的父皇母后还活着,孤并未杀他们。”萧长胤了解她最在乎的是什么,此时脸色显得格外的阴沉,又继续说,“你若是敢跳下去,孤会杀了他们,包括这些人。”

  他的目光淡淡落在城楼下四处逃窜的百姓,眼神漠视着仿佛看的不是一个个人,而是一个个的蝼蚁。

  他不在乎这些“蝼蚁”的生死,这些“蝼蚁”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能利用云昭心软的手段而已。

  “云昭,你知道,孤会这么做,”

  是的,她知道,他会这么做,所以此刻,她犹豫了,双腿仿佛灌了铅,连跳下去都由不得她做主。

  “太子殿下,陛下一早便吩咐,云国皇室不能留。”这是萧长胤身后一个玄衣男人皱着眉说。

  “萧太子,你答应过本王要将他们都杀了,如今这是何意?”这是云昭的五皇叔云奕在说。

  萧长胤目光紧紧的盯着云昭,左手却给身侧的樊舟打了一个手势。

  樊舟了然,不动声色的转过身,手中的长剑利索的刺穿云奕的身体。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