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妈咪她每天只想当咸鱼
大佬妈咪她每天只想当咸鱼

大佬妈咪她每天只想当咸鱼

公子衍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3-10-04 07:00:14

众人皆知,沈家大小姐被野男人抛弃后自甘堕落,未婚先孕,被家族赶出门后,落魄潦倒。
声名狼藉的沈若京却出现在第一家族楚家老夫人的生日宴上,众人奚落道:
“送百万礼金的坐一桌。”
“送千万礼金的坐一桌。”
“沈小姐,请问你送了多少礼金?”
众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却见沈若京推出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麻烦问下老夫人,送一个大孙子的坐哪桌?”
***
母凭子贵被接进楚家的沈若京只想混吃等死,做一条咸鱼,却遭到楚家各种嫌弃:
“我们家有一流黑客、音乐大师、绘画天才,科技狂人,每个人在各自行业都颇有名气,而你会什么?”
沈若京摸摸下巴:“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会一点。”
三只萌宝站在旁边齐齐点头:我们作证,妈咪的确会亿点点。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第869章 番外:楚天野(49)

第1章 送一个大孙子的坐哪桌?

  男朋友精力特别旺盛,会是什么体验?

  沈若京缓缓醒来,想到昨晚激烈的战况,略有些头疼。

  谁能想到那漂亮到不像话的男人体力如此惊人?一晚上好似不知疲倦的竟然……好几次!

  是昨晚求婚成功太激动了?

  她从酒店大床上坐起来,发现楚辞琛不在房间里。

  沈若京拿起手机找到他的号码拨打过去,觉得有必要和他讨论下节制的问题,可手机里却突兀的传来了一道声音,让她心中一沉: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楚辞琛失踪了。

  沈若京去了他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都没有人见过他。她担心他是不是遭遇到不测,最终选择了报警,可调查结果却是——

  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无论是他曾经说过的工作地址,或是家庭住址,甚至是昨晚酒店开房记录和监控录像,都没有他的痕迹。

  他凭空消失了,又像从未出现过。

  沈若京甚至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想法:难道这半年的恋爱只是她黄粱一梦?

  可很快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沈家上下一片哗然,沈太夫人更是勃然大怒,将她和父母三人赶出家门,从族谱上除名。

  短短一个月,她从高高在上的沈家大小姐变成人尽皆知的弃妇,据说她自甘堕落,生下孩子后生活落魄潦倒。

  -

  五年后,世茂洲际酒店。

  “叱!”

  沈若京骑着一辆老旧机车飞驰而来,在门口处停下,修长双腿支撑住车身。

  五岁的楚天野熟练的从后座上跳下来,他摘下小头盔,挠了挠自然卷的乱发,古灵精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妈咪,你确定爸爸在这里?”

  “确定。”

  沈若京也摘下头盔,她穿着宽松的衣服,一头长发随意扎着,明艳五官被慵懒疏离的气质笼罩,与大堂里那些炫服靓装显得格格不入。

  今天是第一豪门世家楚家老夫人的生辰,里面正举办声势浩大的生辰宴,来的人非富即贵。

  自从被赶出沈家后,她再也没参加过这种宴会。

  然而一小时前,她忽然收到匿名邮件,里面是最新一期的财经新闻,标题是:第一财团继承人楚辞琛回国为母贺寿!

  照片是在机场中拍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高大挺拔的身姿让整个机场黯然失色,他轮廓分明,五官立体,深邃犀利的眼神似乎要穿透屏幕,正是当年她那自称“家世普通”的男朋友!

  她今天来就是想问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若京停好车,带着楚天野刚进入大堂,一道惊讶的声音忽然传来:

  “快看!这不是被赶出家门的沈家大小姐吗?”

  闻声望去,却见七八个女孩拥簇着林家千金林婉如站在不远处。

  而林婉如在看到她后眼瞳蓦地一缩,笑容僵在脸上:“沈若京,你怎么会在这里?”

  声音隐含错愕和敌意。

  沈若京垂眸,淡淡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这话一出,立刻有人训斥道:

  “沈若京,你怎么跟林小姐说话呢?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和林小姐平起平坐的沈家大小姐吗?”

  “虽然你曾经和林小姐被并称为海城双姝,可现在的你连给林小姐提鞋都不配!”

  “就是,林小姐被楚夫人看中了,马上要给她和琛少爷订婚呢!”

  沈若京稍愣:“楚辞琛?”

  “琛少爷的名字是你能提的吗?”

  “你算什么东西?当年不知检点的同时和好几个野男人发生关系,生下孩子后还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

  “你这是落魄的连礼服裙都买不起了吧!”

  “真是不要脸,沈若彤,你们沈家家教真的要好好加强一下了。”

  沈若彤是沈若京的堂妹,也在这群豪门千金中。她恼羞交加,愤怒的冲到沈若京面前骂道:

  “沈若京,你还有没有自知之明?一个被赶出家门的残花败柳,竟然敢来这里……你赶紧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还要害的我跟你一起出丑!”

  沈若京眸底闪过一抹讥讽。

  当年的事情,她明明是受害者,却不知道谁在外颠倒黑白,让她名誉扫地,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荡妇。

  外人如此,知晓内情的亲人却也薄情寡义。

  她不想和无关人计较,楚天野却不能让妈咪受这种委屈,小小的人站在她身后,声音轻脆道:“妈咪,我说怎么一股大海的味道,原来这群人脑子里都是水!”

  沈若彤勃然大怒:“小野种,你骂谁?你给我出来!”

  眼看就要闹起来,林婉如强压心中的惊愕,开口道:“好了!”

  身为楚夫人看中的未来儿媳妇,她今天负责接待事宜,大庭广众之下出了问题全是她的责任。

  她盯着沈若京。

  女人肤如凝脂,娇唇红润,鼻梁上一颗红痣更添几分潋滟勾人,可桃花眸却微微垂着,带着一股子厌世感,魅而不俗。

  ……不能让她出现在楚家宴会上!

  林婉如攥紧手指,忽然看似好心的说道:“沈小姐,请问你带礼金了吗?想要入席,只有请帖不行,还要交礼金的……”

  沈若京稍愣:“什么礼金?”

  “你可能太久没参加宴会,不懂楚家的规矩。”

  林婉如声音一提:“楚夫人天性爱财,生辰宴只收现金,不收礼物,所以宴会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送百万礼金的坐一桌。”

  “送千万礼金的坐一桌。”

  “沈小姐,请问你送多少礼金?”

  沈若彤则气的跺了跺脚,只觉得丢人:“她哪里来的钱?他们家穷的奶粉钱都没了!沈若京,你来这里该不会是打秋风的吧?”

  其余人也纷纷嘲讽道:

  “楚家宴会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加的,她还带着小野种,真是可笑,该不会是来找爹的吧……”

  “林小姐,你就是太心软了,直接找保安把她打出去得了!”

  林婉如露出得逞笑意:“沈小姐,如果没带钱,你还是赶紧走吧,不然被赶出去就不好了……”

  就在众人等着看笑话时,却见——

  沈若京忽的勾唇,把身后正兴致勃勃看热闹的楚天野推到管家面前:“麻烦问下老夫人,送一个大孙子的坐哪桌?”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