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我养的神尊成病娇了
救命!我养的神尊成病娇了

救命!我养的神尊成病娇了

非扶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2-10-26 00:00:11

新书《奉旨欺君》已上线,求支持~ 【1v1甜宠】【病娇神尊×团宠神女】
有人告诉谢辞酒,想飞升就要渡情劫,她信了,也去了。
然而,人家渡情劫爱的撕心裂肺,到她这儿就画风突变。
第一世,她以为捡回来的栀子花是母亲所化,日日夜夜悉心照料,结果忽然变出了个男人,直接把自己按在墙角亲。
元洄:“被你欺负这么久,我收点报酬不过分吧?”
第二世,她成了被各族嫌弃的卑贱鲛人,以为终于拿了祭天剧本,却因为吻醒了龙族遗孤而成了人间团宠?
元洄:“你轻薄了我,就得负责。”
第三世,她是万人敬仰的仙尊,顺应天道收了气运之子为徒,结果阴差阳错把死对头狐狸精领回来了……
元洄:“师尊,一日为徒,终身为夫。”
×
谢辞酒:“一定是我渡劫的姿势不对!重来!”
元洄步步逼近,眸色极深:“三世情缘契约已成,你吃完赖账是会遭天谴的。”
谢辞酒:?
贼船!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十五章大结局(二合一章)

第一章神尊?下去吧你(求收藏)

  大梁惠丰十三年夏,定南王夫妇宫宴上谋反,意图刺杀皇帝,被安北王拦下,安北王中剑身亡,安北王妃悲痛之下,自刎殉情。

  ……

  今日是七月初九,安北王夫妇下葬的日子,一早便阴雨绵绵。

  安北王独女谢辞酒冒雨送葬回来,浑身湿透,雪白的丧服下摆溅满了泥点。

  婢女银霜从廊下小跑着撑伞来接,“小姐,快进去沐浴更衣吧,小心着凉。”

  谢辞酒点点头往前走,余光瞥见长廊外的一盆花,脚步忽的一顿,“这是母亲走前养的那盆栀子?”

  “好像是,谁把花放在这儿啊?下雨天别泡坏了。”

  银霜说着把伞递给谢辞酒,提着裙摆就要过去。

  然而刹那间,平地起风,所过之处,人物皆凝。

  一朵祥云飘来,停在王府上空,上面站了两个人。

  “冥冥子,是你和本君说定南王世子燕知回的身体是和本君神魂最契合的,结果呢?本君刚附身就被毒死了?”

  身着玄色锦袍,气势凛然的男人伸手揪住白胡老者的衣领,似笑非笑的问:“你玩本君是吧?”

  “咳咳咳——元洄神尊息怒,这不是你来的晚了,出了点意外吗?”老者努力掰开元洄的手指。

  “怪谁?”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元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本君闭关修炼几日,你就把人忽悠下界了,你还有脸问?”

  谢辞酒乃千衡神女,神力超群,却许久没能飞升上神,天界众人都急,最后是冥冥子提出来她乃石中仙,需下凡历劫,感受人间情爱,方能一朝顿悟,羽化飞升。

  原本计划好好的,到时候他也跟着一起去,结果……

  元洄越想越烦,挥手把这笑脸老头推了出去。

  冥冥子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又颠颠的回来了,“神尊别急啊,我给你选燕知回的身体,就是因为他和石仙的命格最匹配,那既然最匹配,肯定不能就这么死了,你且看那是什么——”

  冥冥子伸手一指方才谢辞酒看到的那株花。

  元洄剑眉紧蹙,片刻后愕然道:“这上面附着一缕魂魄?”

  “对喽,是燕知回的,他死的冤,执念颇深,无法投胎,就被吸引到了这里,这下正好,你直接融进他的魂里,附在这株花上,岂不是可以与如今石仙托生的谢辞酒朝夕相处?”

  冥冥子冲元洄挤眉弄眼,笑的颇为暧昧。

  元洄半信半疑:“真的?可他不是谢辞酒杀父仇人定南王的儿子吗?她若是知道了,怕是直接把花盆砸了吧?”

  “这就看你了。”冥冥子凑近元洄,小声说:“石仙下凡渡劫,是封了记忆的,现在就是个凡人,至于你,你陪她来,肯定不想封存记忆,我懂,但总不能你什么都知道,所以——”

  元洄星眸微眯:“所以?”

  冥冥子挂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后退一步,在元洄毫无防备之下,飞起一脚,“下去吧你!想追媳妇还这么磨磨唧唧的。”

  元洄:“……”你给本君等着!

  冥冥子哼笑:“你和燕知回神魂融合之后,他的记忆会被封存,事情真相如何,就靠你自己去查喽~”

  说完,他挥一挥衣袖,解了此处空间的禁制,大笑着扬长而去。

  虚空中遥遥传来了他的声音:“神魔大战在即,神女飞升迫在眉睫,元洄神尊,你任重而道远哦~”

  元洄神色森寒,三世情缘定终生,无论如何,这个机会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纵使前路千难万险,都不可能放弃。

  他深深的看了眼亭亭玉立于伞下的谢辞酒,轻轻的呼出一口气,顺着冥冥子的力道,投身于花苞中,与燕知回的一缕魂魄融合。

  刹那间,风停雨歇,谢辞酒缓慢的眨了下眼睛,有些恍惚。

  她刚才怎么好像打了个盹?

  “咦?开花了?小姐你看,它开花了!”

  银霜兴奋的捧起那一盆栀子,冲着谢辞酒晃了晃。

  谢辞酒一怔:“母亲养了它两年都没开花,也长不大,本以为要死了,没想到竟然还能枯木逢春?”

  她刚才还想着要不然埋到母亲的墓碑前算了,如今……

  似是看出了谢辞酒心中所想,银霜劝道:“奴婢知道小姐不喜欢这些香味浓郁的花,可这是王妃的心血,王妃刚刚下葬,这花就开了,说不定这是王妃显灵呢?”

  银霜说着说着就红了眼圈,“小姐若是不喜欢,那就让奴婢带回去养吧?”

  谢辞酒心头微动,视线落在那乳白色的丰润的花瓣上,眼眶也忍不住有些发热,“算了,给我吧,也许真的是母亲在天有灵。”

  刚刚融合完的元洄,哦不,现在应该叫燕知回了。

  他刚醒过来就听到这句话,整个花都不好了,所以她是……把自己当娘了???

  燕知回:“……”

  要不还是再投一次胎算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