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小楼花开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12-21 18:44:16

桑家大小姐桑浅浅十八岁那年,对沈寒御一见钟情。 “沈寒御,我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你。” 沈寒御无情开口,字字铿锵,“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大小姐一怒之下,打算教训沈寒御。 却发现沈寒御未来可能是个暴戾残忍的大佬,还会害得桑家家破人亡? 桑浅浅麻溜滚了:大佬她喜欢不起,还是“死遁”为上策。 沈寒御曾对桑浅浅憎厌有加,她走后,他却痴念近乎疯魔。 远遁他乡的桑浅浅过得逍遥自在。 某日突然听闻,商界大佬沈寒御疯批般挖了她的墓地,四处找她。 桑浅浅心中警铃大作,收拾东西就要跑路。 结果拉开门,沈大佬黑着脸站在门外,咬牙切齿:“跑啊,你接着跑。” 桑浅浅转着小心思,既然跑不掉,那不如试着感化下大佬? 结果感化失败,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多年后。 发现自己被骗的桑浅浅,一气之下:“我要离婚!” 沈寒御却将人一把圈入怀里,低头吻下。 良久,“还离吗?” 桑浅浅晕乎乎地:“不,不离了……” “那叫老公。” “老,老公……” 沈寒御满意点头:“嗯,乖。”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第498章 大结局:你是我的神明(完)

第1章 恐怖的噩梦

  “大小姐,那是,是——”

  老管家钟叔突然指着前方,结结巴巴地开口,声音骇然至极。

  桑浅浅抬头,就见微明的晨光里,桑家庄园七层别墅的顶层,一个身影如断线的风筝急速坠落,重重砸在地面上。

  鲜血四溅开来,桑浅浅疾奔的脚步猛地僵住,眼前一阵天昏地暗。

  她的世界,在这一刹那间,骤然坍塌了。

  “爸!!!”

  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清晨寂静的庄园,惊得园中鸦雀飞掠而起。

  桑浅浅踉跄着扑过去,双腿一软,跪在父亲桑鹏程身前,痛哭失声。

  “大小姐,老爷怕也是没办法,才走上这条路。集团欠下了巨额债务,资金链断裂,”

  钟叔老泪纵横,“昨天老爷一直在打电话,打得嗓子都哑了,可是没有一家银行一家公司,肯借钱帮老爷渡过难关……”

  桑浅浅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汹涌而出,肝肠寸寸绞痛,几欲晕厥。

  昨日父亲突然给她打电话,说给她汇了笔钱,让她在国外好好生活时,她就知道,父亲肯定有什么瞒着自己。

  她连夜买机票回国,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桑浅浅泣不成声,哽咽道:“集团一直经营得好好的,怎会突然资金链断裂?”

  “都怪沈寒御,是他给桑家设下陷阱,是他故意针对桑家,把桑家害得这么惨!”

  钟叔的声音变得激愤起来,“这一切,都是沈寒御导致的,他这次回明城,就是为了报复桑家!”

  沈寒御,沈寒御。

  这三个字从遥远的记忆深处被唤醒,是他,是他回来了吗?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依稀有人,缓缓走到了她的身前。

  桑浅浅抬头,隔着朦胧的泪眼,她看到了一个男人。

  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森寒气息,容貌异样英俊,眼神却异样冷酷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静静地看着她。

  这个人,她认识,却又似乎不认识。

  他不是她记忆中那个黑裤白衬衫的清隽少年。

  他是钟叔口中所说的那个,从明城离开数年后,重返明城生杀予夺,要为沈家复仇的世界通讯业巨头——Phoenix公司的创始人,沈寒御。

  沈寒御身后不远处,站着钟叔,他被几个黑衣保镖拦住,不能过来。

  “大小姐,”钟叔抹着泪,神色异样悲哀,“桑家宅院,如今是他的了。”

  桑家名下的所有资产都已被查封拍卖,就连老宅也不例外,买主,正是沈寒御。

  不过短短时间,桑家已然物是人非了。

  数代人苦心经营的产业,桑家在商界的声名,全都毁于一旦,化为尘土。

  桑浅浅缓缓起身,巨大的悲恸,长时间的哭泣,让她头晕目眩,差点跌倒。

  男人适时地伸手扶住了她,臂膀沉稳有力。

  她脸色苍白地推开他,咬着牙:“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父亲?”

  男人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一双暗不见底的黑眸,如冬日浮了碎冰的幽潭,嗓音低冷至极:“不如,问问你自己?”

  桑浅浅呆了呆,近乎被遗忘的年少旧事,一点点浮现在脑海,她瞬间如坠冰窟。

  多年前,她喜欢沈寒御,沈寒御却拒绝了她的表白。

  她一气之下给父亲打电话哭诉,父亲为了替她出气,逼着沈寒御退学离开明城,动用手段让沈家公司破产。

  沈寒御的父亲大受刺激,突发脑出血后很快去世,沈寒御则不知所踪。

  谁能想到,而今沈寒御成了商界巨头,竟会重回明城,将曾经桑家施与沈家的,数倍还了回来。

  所以到头来,竟是她自己,害了父亲,害了桑家吗?

  桑浅浅颤声道:“所以,你报复桑家,是因为我?”

  男人低眸看着她,漆黑眼底带着说不出的意味。

  “桑浅浅,”他一字字开口,“我找你很久了。”

  男人的声音低磁至极,却带着如霜的冷冽清寒,听在桑浅浅耳里,只觉一阵战栗恐惧。

  他找了她很久吗?

  因为找不到,报复不了她,所以才将所有的恨意,都发泄在了桑家头上?

  “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

  桑浅浅泪流满面,“沈寒御,你恨的人是我,你不该,不该……”

  话到嘴边,她却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不该如何呢?不该牵连桑家,不该害死她父亲?

  可当年桑家对沈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桑浅浅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感觉自己像是在做一场噩梦。

  可是父亲冰冷僵硬的身体,地上干涸的暗色血迹,无一不提醒着她,这不是梦,是残忍的,血淋淋的现实。

  她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想哭,心头仿佛被巨石堵住了似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桑浅浅的身体颤抖得厉害,眼前一黑,竟这么晕了过去。

  ……

  再清醒时,她的人,不知为何,竟是到了监狱里。

  隔着厚重的探监玻璃,桑浅浅看到了身穿囚衣,双手带着镣铐的闻旭。

  闻旭是除了父亲和哥哥外,她最亲近的人,他们从小玩到大,闻旭喊她浅姐。

  他们不是姐弟,亲似姐弟。

  记忆里那个五官明晰意气飞扬的英气少年,此刻形色憔悴,眉眼间是遮不住的颓丧与黯然,一双眼睛如同灭掉的灰烬,没有半点生气。

  闻旭本是一家影视公司的老总,却被人设局,卷入一起强奸案丑闻中,身败名裂不说,还被法院以非法经营、偷税漏税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罚款数十亿,公司彻底破产。

  能害得闻旭这么惨的人,只能是沈寒御。

  除了他,没人能让桑闻两家一夕间墙倒众人推。

  桑浅浅从监狱出来,直接去了沈寒御的公司,她想求他放过闻旭,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可她没能见到沈寒御,却被几名黑衣人强行送进了疯人院。

  “沈总不愿见你。”

  有人对她说话,一张脸模糊在迷蒙的烟雾中,看不清面容,语气却带了残忍之意:“桑浅浅,你就好好在这里度过余生吧,这也算是沈总对你最后的仁慈。”

  然而那并不是仁慈,是比凌迟还要恐怖的折磨。

  在一个雷电交加风雨大作的夜晚,桑浅浅走上了与她父亲相同的悲惨结局:从精神病院十三楼一跃而下,血溅雨夜,死不瞑目……

  ……

  桑浅浅猛地翻身坐起,剧烈的恐惧攫取了她的心。

  她急促喘息着,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脑海中还残存着梦境中的恐怖一幕。

  ——

  1v1,双洁、超宠、追妻

  开头只是悬念,男主超超深情。女主成长型,喜欢的小可爱多多收藏投票支持哇,感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