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用意念粉碎星球
我能用意念粉碎星球

我能用意念粉碎星球

俺来组成头部

科幻/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3-12-14 21:14:51

蓝星唯一超凡,御加特林飞行,化导弹为飞剑,小目标是用念动力粉碎星球!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完本感言

1.异域他乡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许是想家了,陆离又进入了那熟悉的梦境……

  候机大厅里,父亲拿着两张机票兴奋大喊:

  “儿子~爸爸要带你去一个天堂般的国家!那里连空气都格外香甜,你会受到最好的教育,过上最好的日子……”

  父亲的嘴巴不断开合,叙说着想象中的美好未来。

  陆离茫然而惶恐,并不愿离开自小长大的故乡。

  可一个12岁的孩子,没有意识,也没有勇气反抗父亲的安排。

  浑浑噩噩登机,飞上3万英尺的距离,故乡越来越遥远,逐渐变成模糊的小黑点。

  陆离突然意识到——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不甘和恐慌充斥胸腔,难受的就要将人撕裂……

  就在这时,“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打断了梦境。

  地下室改成的昏暗出租屋内,陆离霍然睁开双眼,慢慢坐了起来。

  少年剑眉星目,颇为俊秀,只是神色微怔,似乎还未能从梦中挣脱。

  “一晃眼都5年了啊……”

  这梦更像是回忆,一段陆离不愿想起的回忆。

  那个年代,无数人坚信国外的月亮格外圆,拼了命的想要移民,可出来之后才发现世界并没有那么美好。

  往事不堪回首,陆离晃晃脑袋恢复清醒,摸出手机解锁。

  破碎的外屏上,有一条学校发来的通知:

  【鉴于当前的紧张局势,蒂华纳市高中即日起停课……】

  见此消息,陆离并不意外。

  “果然停课了。在这个国家,没人敢忽视毒枭的威胁。”

  他所在的国家名为“墨希科”,是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国家之一,充斥着毒品、犯罪和暴力,更有毒枭横行。

  现任总统上台后,将打击毒品犯罪列为首要任务,开展声势浩大的扫毒行动。

  毒枭们也不甘示弱,对政府部门,包括警察、学校在内都发出了死亡威胁。

  面对有人有枪的武装贩毒集团,学校停课在所难免,不过对陆离来讲却是件好事。

  “我自学了夏国高中教材,这边的快乐教育不学也罢,正好腾出时间去医院照顾父亲。”

  就着手机微弱的光线,陆离迅速穿好衣服,又从枕边摸出个奇怪的物事。

  接受腔、金属关节、连接管……赫然是一条“假肢”!一条做工粗糙的小腿假肢!

  陆离挽起空荡荡的右侧裤腿,此处已然齐膝消失。

  他熟练的将假肢捆绑好,双手一撑站起身来,迈开步子出门而去。

  除了步伐略有蹒跚,几与常人无异,显然已经适应了人造肢体。

  ~~~~~~~~~~

  与地下室的阴沉相反,外面正是艳阳高照。

  陆离抬手遮眼适应了一下光线,紧接着便是一幅异国风情画卷映入眼帘。

  低矮杂乱的民宅棚屋,高大的棕榈树,往来人群穿着廉价的衣物,大都有着琥珀色的眼睛和棕色皮肤。

  几个邻居用弗朗机语打招呼:“¡Hola”(你好)

  陆离也用弗朗机语回应,同时躲开几个踢足球的蓬乱孩童。

  此等落后面貌,与父亲所描述的“天堂”相去甚远,甚至不如故乡的县城。

  陆离知道,这里并非父亲向往的国度。

  父亲的目标,其实是该国北方的邻国——星盟国。

  此乃蓝星第一强国,号称民主的灯塔,想要移民的人如过江之鲫。

  许多“黑中介”抓住了此等心理,宣称:两个国家是邻国,先移民“墨希科”,再移民“星盟国”会无比简单。

  骗得许多人放弃原本的国籍,倾家荡产来到这又穷又乱的鬼地方自生自灭。

  陆离的父亲便是这样一个倒霉鬼,常年愤懑烦闷下更是积郁成疾,患上胃癌。

  当前癌细胞已扩散,陆离能做的,无非是在最后的日子里尽量陪伴。

  他叹了口气,迈步向着“蒂华纳市综合医院”进发。

  ~~~~~~~~~~~~

  身处谋杀率全球第一的国家,陆离出门向来只走主干道,至少安全有点保证。

  不过今天路上很不平静,陆续有军车驶过,上面载满荷枪实弹的士兵。

  其中还有一辆“公牛”装甲车,十多吨重的钢铁巨兽轰隆驶过,颇有气势。

  陆离连忙退让到路边一处小吃店旁边,刚好听到食客谈论:

  “新来的市长是坚定的扫毒派,刚上任就抓了本杰明的儿子!”

  “唯一的儿子!本杰明肯定会发疯的……”

  本杰明是当地的大毒枭,看样子接下来要有大场面。

  陆离对此没什么兴趣,自己一个挣扎求生的蝼蚁,哪有闲心搭理这些。

  此时,他正被鸡肉卷的香气刺激的不断分泌口水。

  一大早出来还没吃早饭,可手头拮据,陆离还是决定省下这一餐的钱。

  “反正一顿不吃也没什么。”

  他正要离开这充满诱惑的地方,身后却有个弱弱的声音响起:

  “哥哥,买束花吧~”

  回头一看,是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挎着花篮,满脸的哀求。

  陆离皱了皱眉。这种不值钱的野花都是卖给游客,自己就住在附近,每天来往还与小姑娘见过几次。

  她找上自己……只能说明是走投无路了。

  卖花也是有业绩的,最近政府扫毒游客锐减,完不成任务肯定会挨饿,甚至遭到毒打。

  陆离叹了口气,掏出几张纸币道:“3比索,卖吗?”

  这相当于夏国的一块钱,刚好能买一个鸡肉卷,也是陆离善心的极限。

  小姑娘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卖,卖,谢谢您!”

  她挑了最大最鲜艳的一朵“大丽花”递过来,墨希科人将此花视为大方、富丽的象征。

  陆离接在手里,心想:摆在父亲病床前换换心情也不错。

  少年将鲜花放在鼻前轻嗅,还没来得及闻到味道,远处突然传来骚乱动静!

  只见刚刚路过的政府军士兵全都逃了回来,一边跑还一边扔掉手里的武器装备。

  连那威风凛凛的“公牛”装甲车也是慌乱无比,甚至来不及掉头,只能倒车逃命,撞翻无数摊点。

  紧接着,陆离便看到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一辆“M1A1”主战坦克,缓缓出现在街角!

  这是星盟国陆军的同款坦克,但车体却涂有“蝮蛇穿过骷髅头眼眶”组成的瘆人标识。

  陆离瞳孔一缩——这是毒枭的标志!是毒枭的坦克!

  此刻,坦克调准炮口,瞄准了“公牛”装甲车。

  好巧不巧,装甲车已经跑到了陆离前方,相距不到20米!

  眼见黑洞洞的坦克炮管瞄准过来,陆离后背登时寒毛炸起!心脏咚咚狂跳!

  当人在经历生死急变时,大脑超速运转,思维加快,就会觉得时间变慢。

  此时,陆离顿感周遭的一切都慢了下来,连人群的尖叫声都被拉长。

  他二话不说就挺身飞扑,按着那卖花小姑娘一齐卧倒在地。

  下一秒钟,便是轰隆一声巨响,坦克一炮将装甲车打爆!

  装甲车化作一团腾空而起的火球,冲击波裹挟着各种杂物轰向四面八方。

  哪怕小石子都有贯穿人体的威力,无数路人顿时变作血葫芦横飞出去。

  陆离虽及时卧倒,但爆炸距离太近,仍被震得失去了听觉和视觉。

  他趴在地上,耳边陷入诡异的寂静,眼前只剩一片模糊。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故乡,坐在只有翻书声的教室里……

  可惜温馨的幻觉很快就破灭了。

  听觉率先恢复,耳鸣如浪潮袭来,陆离听到了自己大口喘息的声音,以及人群震天的哭嚎尖叫。

  视觉慢了一步复原,熊熊燃烧冒烟的装甲车映入眼帘,还有满地残肢断臂一片猩红。

  陆离咳出一口夹杂着硝烟的花瓣,拖着吓傻了的小姑娘,匍匐着藏进那家小吃店里。

  刚藏好,就听到坦克履带碾压地面的震动。

  缩在厚实的墙壁后面,给人以虚假的安全感。

  脑袋里仍在嗡嗡作响,陆离思绪发散,突然想到许久不见的家乡同学。

  “他们快高考了吧……”

  坦克轰鸣驶过,紧接着就是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毒枭的卫队压了上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