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千古风流人物
快穿:千古风流人物

快穿:千古风流人物

安离不失眠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4-03-02 18:24:43

快穿,无cp。古来圣贤皆寂寞,大风起兮荪歌至。 第一个位面:成为赵高后,始皇帝重生了 第二个位面:成为李月圆后,我和李白双双顶流了 第三个位面:成为高纬后,堂兄长恭杀疯了 第四个位面:成为王氏后,继女清照上天了 第五个位面:成为刘胜后,我和邓绥母慈子孝了 第六个位面:成为范增后,项羽有了读心术 第七个位面:成为伍封后,回望吴钩越剑 第八个位面:成为吴贤妃后,景泰帝开发了新人设 第九个位面:成为辛赞后,辛弃疾气吞万里壮志酬 第十个位面:成为昌平君后,公子扶苏成团宠了
目录

3小时前·连载至第四百二十八章成为昌平君后,公子扶苏成团宠了(十二)

第一章成为赵高后,始皇帝重生了(一)

  妄想长生从不是为情所困,只是放心不下风雨飘摇的大秦帝国。

  ——始皇帝

  (一)

  “咔嚓。”

  “轰隆。”

  电闪雷鸣,白光道道。

  黑云滚滚,长龙当空。

  狂风过后,大雨倾盆。

  山道上,瓢泼大雨如千丝万线,劈头盖脸砸下,模糊了视线,浇湿了衣衫。

  遮天蔽日,枝繁叶茂的大树,成为了始皇帝和文武百官的避雨之地。

  荪歌叹息,她该如何用接地气的语言科学地向大家解释,雷雨天大树下躲雨更容易遭雷劈,还不会被当作妖言惑众拉下去砍头?

  “赵高?”始皇帝脸色铁青,黑色的龙纹祭服湿漉漉的,头顶象征皇权的十二旒冠冕的缫丝玉串也被狂风吹的散乱打结,时而还会有清脆的碰撞声响起。

  风雨雷电,似乎并未对这位千古一帝偏爱一分。

  在荪歌的既定认知中,始皇帝的形象始终是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的霸气威严。

  “陛下。”

  荪歌低眉垂首,恭敬立在一旁,诚惶诚恐的应道。

  没错,她成了赵高,成为了始皇帝的中车府令,也成了后世史书中指鹿为马心狠手辣的篡权乱政者。

  旁人穿越要么是翩翩公子,要么是绝色佳人,荡气回肠自不必说,偏偏她是画风清奇的泥石流穿成了大名鼎鼎的宦官。

  不得不说,真会玩!

  她的任务是替赵高赎罪,让大秦命运回归正途,顺带让赵高得一个寿终正寝的机会,好方便投胎。

  只是,没想到,进入任务世界的时机竟如此凑巧狼狈。

  秦王泰山封禅,遇风雨。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这个任务说难也不难,赵高说中车府令,时常近身伺候始皇帝,深得帝心,且还是胡亥的老师,教其秦律刑案。

  想来,她只要不找死,不被野心蒙蔽双眼,不被欲望吞噬理智,提前规避风险,让大秦权柄顺利交接,她的任务就能如愿完成了。

  如此一想,也不算糟糕绝望。

  咳咳,从今天起,她就是个没有感情的任务机器,一切以完成任务为上。

  始皇帝抬手,将被雨水打湿的缫丝绳故作云淡风轻坦然自若的从眼前移开,眯着眼睛,高深莫测的盯着赵高的头顶。

  总觉得,这个自他被接回秦国,成为秦国公子后就跟在他身边的人,在方才一刹那有了种细微的变化。

  看似依旧谨小慎微诚惶诚恐,但却褪去了骨子里的自卑和自厌。

  难不成泰山封禅,竟还能让赵高涤荡心灵,脱胎换骨?

  若真是如此,也算一桩幸事。

  “赵高,泰山封禅,遭逢大雨,是否就像六国学者所言,朕非天命?”

  始皇帝身材挺拔笔直,鬓角微微泛白却不损威严,目如鹰隼,霸气逼人,平静地看着漫天雨幕。

  闻言,荪歌头压的更低。

  她心知,始皇帝心中或许偶有忐忑,但从没怀疑过奋六世之余烈成就的大秦帝国非天命所属。

  他忐忑的只是,他该如何做好天下唯一的主人,如何统治好广袤辽阔的疆域。

  他想要的不仅是天下一统,还有万民归心。

  雨幕下,那块立于岱顶石碑,巍然矗立,荪歌似是能够看到石碑上那句“皇帝躬圣,既平天下,不懈于治。”

  “六王毕,四海一,陛下必是千古一帝。”

  荪歌难得说了一句真心话,可话音落下,迎接她的就是霹雳。

  天地良心,她真没撒谎。

  轰隆一声,一道雷电径直的炸响在她头顶,昏倒前,荪歌最后一个想法便是,大树下躲雨果然容易遭雷劈。

  珍爱生命,相信科学。

  下意识伸出手的始皇帝,只觉得全身酥麻,身形踉跄。

  ……

  九死一生醒来的荪歌,发现她此刻正跪在地上,背后还有两人压着她的肩膀。

  被雷劈后罚跪是大秦的习俗吗?

  荪歌只觉得天雷滚滚后,世界观崩塌了。

  “赵府令既醒了,那就老实跪着吧。”

  “陛下旨意,醒不过来就鞭尸,侥幸活着就继续跪。”

  鞭尸?

  这什么仇,什么怨啊。

  荪歌傻眼,身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沙雕快穿者,被分到了最受冷遇的历史组,以往的确没少做坑蒙拐骗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成为赵高以后她还是清白的。

  清白之身不容玷污,她发誓,她还没来得及造作!

  难不成是她被雷劈之后,做了什么疯狂的事情?比如,把始皇帝的裤子扒了?比如她丧心病狂把始皇帝扑倒了?

  可就算真的这样,也不怪她啊。

  荪歌欲哭无泪,她跟始皇帝站的那么近,被雷劈中,抽搐着误伤也情有可原。

  “我跪着就跪着,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人准备些热汤,莫要让陛下感染了风寒。”

  荪歌生动形象的演绎了一个忠心为主的宦官形象。

  君王虐我千百遍,我待君王如初恋。

  万一,始皇帝看在她忠心耿耿的份儿上,龙心大悦,对她网开一面呢。

  “呵!”

  气势凛冽的冷哼声,在荪歌背后响起。

  始皇帝看着跪在地上满身泥泞还故作忠心的赵高,比刚才那些听闻他封禅遇风雨三三两两交头接耳冷嘲热讽的儒生还可恶。

  好一个忠心为主,让他大开眼界。

  荪歌腿脚灵活的转了个身,面向始皇帝跪着,转身的空隙也看到了始皇帝发黑的面色。

  一时间,荪歌竟不知到底是路遇大雨时始皇帝的脸色难看,还是现在更难看。

  尼玛,她到底是在被雷劈之后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就算真的难逃鞭尸的下场,也让她做个明白鬼啊。

  恶从胆边生……

  呸,是求生欲爆棚“陛下,仆知错了。仆不该在被雷劈中后冒犯陛下,触怒龙颜,还请陛下给仆一个机会,让仆将功赎罪。”

  荪歌讪笑着,壮着胆子伸出手扯住了始皇帝的衣摆。

  玄色的衣摆上顿时出现一个泥手印。

  荪歌:……

  天啊噜,夭寿啦,她是想让自己的小命稳一点儿,可不是想让始皇帝一脚踹死她。

  一不做二不休,荪歌伸出了另一只罪恶的小爪子,在始皇帝踹她前,成功的抱住了始皇帝的脚。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