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她何止喜欢
对她何止喜欢

对她何止喜欢

小熊软棠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2-12-13 17:25:34

【超甜宠文】那年夏天,许北蹲在马路边遇见了温希,女孩站在人群中回眸一笑,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勾走了许北的魂。 后来,女孩在舞台上惊鸿一舞,从此许北的心再也不属于他的了。 … 陵江一带谁不认识许北啊,人称小霸王。 众所周知,这位小霸王有个心上人,那就是温希。 天天琢磨着怎么给人家写情书,还不敢署名,这大概是他最怂的时刻了。 “……” 温希作为天之娇女,别人家的孩子,一直觉得自己跟那种人不会有任何接触。 直到有一天,她去给妹妹送东西,一群少年蹲在阳台那打游戏,大老远的其中一个少年看见她,连忙撞了撞旁边的人,声音急迫得催促道:“嫂子来了!” —— 文案:许北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暗恋了温希整整两年。 小孩子才做选择,未来和许北两个我都要。 (烂尾坑品,勿入)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72章 大结局

第1章 隔壁许北

  松江市三月傍晚的天空并不算阴暗,夕阳余晖染红了半边天。

  温希抱着学习资料,通过长廊往三栋三楼走去。

  她要把手上的学习资料送给她那异父异母的妹妹沈秋意,不曾想她去到她班却听到她同学说她跟人有约了。

  怕沈秋意出什么事的她,也没来得及多问,连忙赶往现场。

  陵江一带学生特别多,光是中学就有三所,分别是重点一中和普高、职高。

  现在是放学时间,学校附近的小吃街和店铺都非常热闹。

  沈秋意跟人约的地方距离学校倒是不远,就是有点偏,在学校的后面。

  那边是快要拆了的老房子,所以平日里很少会有人去那,也成了不良少年的圣地。

  大老远的,温希就听到有人在巷子里嚷嚷了。

  “你谁啊?劳资的事情你管得着吗?别以为你是个女的我就不敢动你了!”

  “我劝你赶紧走,不然后果自负。”

  “就是啊,一个女的也敢来管我们祥哥的事儿,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是好几个男生的声音,尽管还没有见到人,温希就已经能想象到这些人有多轻浮了。

  她手捏了捏衣角,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抬起脚走了过去。

  “女的怎么了?瞧不起女生啊?”

  闻言温希心里一惊,这是沈秋意的声音!

  这丫头脾气冲,仗着自己学过几年武术,一般男生根本打不过她,在学校就天不怕地不怕的。

  上个星期才刚因为跟隔壁学校的女生发生冲突被学校警告了,这次她要是再犯事被学校抓到,估计要处分送回去家庭教育。

  温希加快了脚步,她到的时候,沈秋意的小弟跟对方已经吵起来了,战争一触即发。

  她来不及想太多,连忙跑上去拉住沈秋意。

  完全没有看到墙边还站着个人。

  少年个子很高,略微有些偏瘦,懒洋洋的倚着墙,身子软得跟没骨头似的。

  他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微微弯曲踩在墙上,姿态懒散却又透着几分优雅。

  别人在吵架,他却在一旁玩手机,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直到女孩的出现,他才懒洋洋的抬了一下眼皮,视线落在突然出现的人儿身上。

  看清是谁后,他眉心微微蹙起,眼底情绪不明。

  这时突然被人拉住手的沈秋意张嘴就想骂人,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了温希。

  原本气势汹汹的她瞬间乖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错愕:“姐?你怎么在这?”

  以温希的性格为人,的确不像是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

  她抿了抿唇,眼神警惕的扫了一眼那些人,其中有一个她见过,而且不止一次。

  温希收回视线落在沈秋意身上,声音软软的:“你跟我回去。”

  要是放在平时,沈秋意肯定就乖乖的跟温希走了,但是今天情况不一样。

  她犹豫了两秒,用商量的语气说:“姐,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这事情还没解决呢。”

  “不行。”温希态度强硬,很明显是必须要带沈秋意走了。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对面的那些人也不着急,静静地等着

  约莫僵持了五六秒的样子,靠墙的许北动了动,给染着黄毛的邹乐阳递了个眼神。

  邹乐阳立即会意,上前走了两步,跟沈秋意说:“要不你跟你姐先走吧,这有我们呢。”

  “可是…”沈秋意还是有些犹豫。

  可她话都还没说完,就听到温希说:“你要是不跟我走的话,事情闹到沈爸爸那里,我是不会再帮你打掩护的。”

  沈秋意:“……”

  真的是一言命中要害。

  “行吧。”她只能乖乖跟着温希离开。

  走的时候温希才留意到边上还站着个人。

  少年生得非常好看,五官完美,是画家笔下最喜欢的样子。

  但是他的眼神看起来有点凶,一副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她视线扫过去的时候,刚好跟他对上,少年还冲着她人畜无害的笑了一下。

  温希:“……”

  这人虽然长得好看,但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从巷子出来,温希就跟沈秋意说:“你以后离那些人远点,都高二下学期了还不好好学习,你是打算以后出去搬砖吗?”

  女孩语速不快不慢,声音软软的非常好听,并不会让人觉得烦。

  没等沈秋意反驳,她似乎是想起来什么,接着又说:“哦不,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后估计都没有搬砖这个职业了。”

  类似于这样子的话,沈秋意已经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了,开口说话的语气略微有些不耐烦:“姐,你怎么跟咱爸一样啰嗦?”

  温希有些无语,但还是很有耐心地说着:“什么啰嗦,我只是在阐述事实,以后都是机器搬砖了,哪还需要你,所以好好读书,OK?”

  “我知道啦姐。”沈秋意靠在温希肩膀上撒娇。

  温希很无奈,这丫头每次都这样。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

  许北站在巷口,看着两人走远了才返回去。

  ……

  次日是周二,温希手里拿着伞,慢悠悠的往高二一班走去。

  距离早读还有五分钟,教室里闹哄哄的。

  温希虽已习惯,但还是微微蹙了蹙眉。

  她不太喜欢吵闹。

  把湿的雨伞放在教室后面,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同桌江满满正在兴致勃勃的跟其他同学聊天,见温希来了,她笑嘻嘻的道:“温宝,早啊。”

  温希一边将课本作业从书包里掏出来,一边回:“早啊。”

  见同学们聊得那么开心,她也随口问了句:“你们在聊什么呢?”

  江满满一听,立马坐回位置上跟她一一道来:“我们班来了个插班生,听说是隔壁普高的一哥许北。”

  闻言,温希第一时间想,都高二下学期了还转学校啊,不怕影响学习吗?

  “你知道许北是谁吗?”

  温希摇摇头,别说隔壁学校的了,她就连自己班上的同学都未必全部认识。

  江满满一听温希不认识,就更有兴致了:“我跟你讲啊,许北他不单单是普高的大哥,而且在陵江一带没人敢招他!”

  温希:“……”

  原来是个小霸王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