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副本:我在逃生游戏当病娇
无限副本:我在逃生游戏当病娇

无限副本:我在逃生游戏当病娇

柒柒不缺糖

游戏竞技/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4-02-16 21:47:59

小可爱实则病娇女主**高冷实则只为一人温柔装傻男主 祈诺上一秒被人绑架,结果临门一脚被游戏选中,进入了求生游戏里。 所以想要继续活下去,那就努力玩游戏吧! 鬼屋里的哭声 神秘的九号房 不能发出声音的房间 半夜又是谁在走廊处尖叫 违法规则会怎么样啊? “会有很重要的惩罚哦。” 祈诺无所畏惧地在游戏里为所欲为,现实里不能做的事情,在游戏里,什么约束都没有。 but,她在游戏里看上了某个男人,他身形修长,长相俊郎,一眼好像就能望到生命尽头。 祈诺突然觉得,这个人比死亡还要有趣。 明明上一秒还在大杀四方,但一见到他,祈诺就会浑身无力的倒在地上,然后嫌弃地用自己的白色裙子沾一点血迹,以表示自己的娇弱。 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众玩家:“什么小可爱,她明明是个实力爆表的病娇啊!!” 男人弯眼,抱起祈诺,轻声细语的道歉:“我的错,不该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受欺负。” 祈诺无力依靠在男人怀里,小声小气地说:“刚刚我一个人好害怕。” 玩家:“……”刚才你不是这样的!!!还有,能不能把你手里的刀丢掉再说! …… 系统播报——求生游戏上线内测第五年,即将全球上线启动。 叮咚——欢迎加入我们。
目录

10天前·连载至第六百六十六章 海市蜃楼4

第一章 进入游戏

  神明说违反规则的人,是应当下地狱的。

  ——

  祈诺醒来的时候,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绑住了,倒在车后座上,旁边坐着一位拿着小刀的小年轻,还有一位正在开车的男人。

  祈诺心里顿时了然,这又是她那位好姐姐的意思。

  “你们……”祈诺正欲开口,但此时,车内三人的脑海中却同时响起一道机械声音。

  【人物身份载入成功——

  玩家姓名:祈诺(许伟/张尔苟)

  性别:女(男/男)

  生命值:100(100/100)

  武力值:30(73/60)

  智力值:92(54/66)

  目前段位:无(无/无)】

  薄雾散去,八个人影出现在了一处十分宽阔的广场中央。

  机械音响应在空荡荡的中央广场:【叮咚——生命如此美好,意外如影随形,欢迎来到本次游戏,请找出通关物品,并说出特定口诀,即为通关。听说,不听话的小孩,是没有糖果吃的。】

  【地点:欢乐园,玩家:八人,正在载入中……游戏将在三分钟后正式开启。】

  “二狗!二狗!我们这是哪呢?”

  “说了多少次了,我不叫二狗!”

  周围传来零零散散的讨论声,忽然有一人声音格外的大,“各位别吵了!”说话这人身形高大,霸气侧漏,留着一个寸头,看起来是个不好惹的家伙,他声音粗犷,一出口旁边讨论的声音都小了些,“我叫张恩和,已经玩过两个这样的游戏,现在,请第一次进来的人站在我左边,我看一下情况。”

  祈诺弯了弯嘴角,恩和这个具有书香气的名字,在这个健壮霸气的男人身上倒是有些违和。

  “喂,我们干嘛要听你的话,你们是不是搞什么犯法的东西,把我们都抓到这里了!”有一位染着红毛的男人大声喊道。

  红毛男人警惕地左右看了看,“我告诉你们啊,我会报警的!”

  张恩和神色不耐,直接说了句:“你可以离开这里啊。”

  红毛男人一喜,“这是你说的啊。”

  话音刚落,红毛男人转身就跑,张恩和愣了一秒,伸手想要去拦住他,但没抓住他。

  红毛男人的身影很快隐匿在薄雾之中。

  他这一做法,很快就勾起了其他人要走的心,“小音,我们也走吧。”

  “二狗,走,把她绑着带走……”

  许伟和张尔苟一把抓住了祈诺,不管发生了什么,生意还是要接着做的,让他们高兴的是,祈诺并没有挣扎。

  几人正欲离开,离开的红毛男人却突然又跑了回来,与之前的神色完全不同,他瞪着大眼睛,满目惊恐,站在众人面前,一动不动了。

  张恩和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张了张嘴:“你——”

  话音未落。

  【系统警告:玩家刘阳消极对待游戏,现给予惩罚。】

  系统的声音环绕在众人的耳边,下一秒,砰的一声,红毛男人直接炸成了血渣,一滩血液中,一只残肢还动了一下。

  “啊——”一声尖叫响起,有人已经哭了起来。

  祈诺望着那堆肉块,神色微动。

  张恩和也有些不忍,但这也不是第一次见,为了接下来的游戏,他还是快速地镇定了下来,“游戏不可逃避,要想离开这里,我们只有找线索,才有可能通关,现在,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的,到我左边来。”

  有了刚才的教训,很快,左边就站了五个人,这次游戏只有两位玩过游戏的,也就意味着这是个新手关,不会特别难。

  张恩和松了一口气,和另外一个梳着高马尾、一丝不苟的女孩对了一下眼神。

  “各位放心,不会很难的。”

  【游戏正式开始。】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红毛男人的那堆血块瞬间消失不见,反而是欢乐园里面充满了很多游玩的人,玩家的身边也陆陆续续经过了很多行人,这就像是,她们刚才见到的荒凉诡异的场景都是一场虚幻。

  “我去,这比刚才更诡异了好不好?”张尔苟瞪着大眼睛,差点爆了粗口。

  这时,一名身穿红色工作服的女人面带笑容从欢乐园里走了出来,“请问是志愿者吗?”

  这时的领头羊自然就是张恩和了,“对,我们七个都是。”

  女人的目光落在几位玩家身上,笑容越发深邃,“行,我先带你们去住的地方。”

  说着,她转身就走了。

  张恩和率先跟着走了,他旁边,是那位高马尾女孩,刚才她说自己叫作池棠,是张恩和的伙伴,看起来不足二十岁,大概是模样的原因,一些人不是特别信任她,不过她也没什么反应。

  祈诺目光平静的环视着人来人往的游客,有的游客似乎很好奇,好些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带着很明显的探究。

  这个游戏的世界,比她玩过的所有的全息游戏都要逼真的多。

  张尔苟和许伟还是一步不离的走在祈诺的身边,生怕这个人跑了,一左一右,倒是有点像大小姐的两个尽职尽责的保镖了。

  欢乐园场地很大,她们一行人跟着工作人员走了将近十分钟的路程,才来到了一处几乎没有行人的平房,很简陋,一共才六间房。

  “这就是你们的住处,”女人的手里出现了几张挂牌,塑料壳里面放着一张蓝色的纸,上面是志愿者三个字,她依次递给每个人,“明天工作的时候,一定要戴着这个牌子。”

  挂牌分发完毕之后,工作人员又说道:“明天早上六点在这里集合,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们需要做的事情,”她顿了一下,声音加重了些,“午夜十二点钟声响起的之后,记住,谁都不能出来,直到天亮。”

  有人不解,“为什么不能出来啊?”

  祈诺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个人,青春靓丽,学生模样,棕色微卷的头发扎了一半,戴着一个红色大蝴蝶结发卡,她说自己是叫徐静音,刚才还一直哭来着。

  工作人员目光幽幽地看着徐静音,“你可以试试看。”

  徐静音被工作人员的眼睛吓呆了,站在原地不说话了,就连呼吸声也不敢大一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