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他上瘾
诱他上瘾

诱他上瘾

肆媚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02-09 21:39:04

新文《失控旖旎》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 二

第一章 你家老板在吗?

  初秋的雨淅淅沥沥,还残留着夏日的热气,又闷又湿。宋旎刚从图书馆出来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周五,相亲,跟谈家的儿子。

  宋旎从小被家里宠大,是捧在掌心都怕会化了的那种宠,宠到星城所有富家子弟都不敢轻易招惹她。而她也不想辜负父母的宠爱,尽心尽力地扮演着乖巧的小公主,事事顺着父母的心。

  可要真讲究起来,她还真的没有做过一次自己不乐意的事。

  这一通电话,她爸用了前所未有的强硬,甚至不给她撒娇的机会就挂了。爸爸才舍不得这么对她,宋旎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宋景从中作祟。

  于是宋家大小姐直接打车杀到了宋氏集团楼下。

  宋旎很少过来公司这边,前台并不认识。她有一双极好看的眼睛,桃花状的眼形,眸子又黑又亮,看着人的时候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明明看不清里面的情绪,却总是让人觉得楚楚可怜。

  即便现在心情不愉悦,冷着一张脸,前台也觉得面前的这位小姐乖巧到让人忍不住放软声音。

  “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

  宋旎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每一次在努力压住心中的烦躁时她都会做这一个动作。

  “我找你们总裁。”

  宋旎语气并不太好,眸子里多了些冷意,前台小姐被这样的反差给震住片刻。

  “小姐......”

  宋旎没有了耐心,正打算掏出手机给宋景打电话,总裁助理刚好走了进来。见到宋旎心里一惊。

  “宋小姐,您怎么过来了?”

  宋旎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下巴微抬示意他带路。助理连忙弯腰伸手带着宋旎进专梯,他跟总裁这么些年,自然知道宋家大小姐。

  被宠在手心里的人,可不能够被怠慢半分。

  刚到办公室门口,就见宋景身后跟着几位经理从会议室出来。见到宋旎,宋景丝毫不意外,将手中的文件递给助理,挑眉亲自替宋旎打开门。

  “这么快就过来了?”

  宋旎不吭声,等进了办公室,宋景关上门的瞬间,她运用腰部核心力量,直接抬腿一记前踢。宋景眉头一动,侧身十分利落地躲避了宋旎的进攻。

  “生气了?”

  宋景拍了拍衣服,看着宋旎抿直的嘴角,一脸宠溺地上前揉了揉她的头。

  宋旎也没有打算继续进攻,她的空手道就是跟着宋景学的,要认真起来,她摸不到宋景半分。

  伸手毫不客气地打掉宋景的手。

  “我要一个理由。”

  宋旎生气归生气,该想到的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到了。家里不会平白无故地要给她安排相亲,甚至都没有事先告诉她。

  桌上放着水果和牛奶,是宋景在十分钟之前特意让秘书准备的,他知道宋旎会过来。

  将牛奶递给宋旎,宋景这才坐下。

  “你也快24了,这个年纪该考虑婚姻大事了。”

  宋旎冷哼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

  “你怎么过了三十想法就跟个老顽固一样?嫂子竟然还没有把你给踢了?”

  宋景是家里唯一一个清楚宋旎是一个什么性子的人,她擅长运用外表迷惑,爸妈还有他家的小傻子都以为她乖巧,温软,懂事,可实际上骨子里高傲又倔强。在学校里还好,但出了社会,这样的性子免不了吃亏。

  在宋氏会有他护着,可他并不认为宋旎会乖乖地进家里的公司,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听到父母正在给宋旎物色对象的时候,他不但没有阻止,还推荐了谈家的儿子。

  他曾在美国见过一次谈峥,也听过他的一些事情,在圈子里未婚的人里,也就谈峥这么一个人能够对付宋旎的性子。

  “妮妮,你是宋家的女儿,你该清楚,你选择的人必定是圈子里的。”

  宋旎不说话了。

  的确,他们这个圈子的小孩,24这个年纪是该要考虑婚姻大事了。前两年没有任何动静不过是因为她还在读书,现在是她研究生的最后一个年头,该来的还是得来。

  宋景到底还是疼宋旎这个妹妹的,取出一个牛皮袋递给宋旎。

  “谈峥以前是个赛车手,现在经营赛车俱乐部,你不是老跟我说现在的男人无趣?24的姑娘了还没有谈过正经恋爱,丢不丢人啊?相信你哥,他跟你认识的那些人不一样。”

  宋旎眉头一皱,不说话,闷头喝着牛奶,想起谈恋爱这事只觉得好笑。

  那些男人打着一见钟情的号角,将情话说得天花乱坠,好像这一辈子就要栽在她身上了,可她还没有发力,不过是让他们发现她不如外表那般好骗就跑得比谁都还快。

  没劲。

  一杯牛奶喝到底,宋旎终于是接过了那个牛皮袋。

  在那些寥寥几页的资料里,宋旎捕捉到了一串熟悉的字眼。

  谈峥,六年前拉力赛的冠军得主.......

  那个时候她高三,闺蜜秦漾当时特别痴迷赛车,那一年她们逃了考试去看过一场拉力赛。

  宋旎微微眯起了眼睛,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的身影。

  .......

  晚上九点,天完全黑了,可在星城,夜晚才是主旋律,恍若白昼。

  宋旎穿着白色的过膝裙,一双精致的小高跟,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绵绵细雨打湿了她的刘海,凌乱又和谐地贴在她的脸上,就连睫毛上都挂着一点小水珠。她身形略有些清瘦,站在路边,犹如一朵即将被风摧毁被雨打碎的小白花。

  抬头看着面前的酒吧招牌。

  单字:山。

  这条街是星城夜晚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有着无数的酒吧与各种娱乐场所,也出过不少让人觉得骇然的摩擦事故,是一个迷人又危险的存在。

  在其他那些带着点俗气的酒吧的对比下,这一家酒吧单就一个名字就让人觉得与众不同。

  这是宋旎第二次来,她没有想到喜欢的这一家特别的酒吧竟然是谈家那个开的。

  宋旎抬手随意地弹了弹裙子上的雨珠,将未打开的雨伞放到一旁的安置区,一抬眸便从可以当镜子的门里看到自己的模样。宋旎顿了顿,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刘海,见那股子破碎柔弱感出来后,这才满意地挑眉。

  她从不做勉强自己的事,还有几天才到周五,她倒要看看让宋景都刮目相看的人是个什么样子。

  宋旎这一身穿着以及这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和酒吧格格不入。好在这里的服务员素质足够高,并未过多打量,这让宋旎舒心了不少。

  在吧台坐下,调酒师正好得空,宋旎合理运用自己的外表优势跟调酒师搭上了话。

  调酒师递给宋旎一杯酒。

  “这酒入口酸甜,度数不高,适合你这样的小女生。”

  宋旎笑眯眯地喝了一口,的确入口冰凉酸甜,还带着薄荷刺激的香气,回甘又清冽。

  她夸赞了一番,而后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过来。

  调酒师受不住宋旎这样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靠过来,低头。

  宋旎轻呵一声,问

  “你家老板在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