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偏方方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3-10-14 21:52:08

  只是在休息室里打了个盹儿,一睁眼,竟然穿成了古代目不识丁的乡下胖丫头。   好吃懒做不说,还在村里横行霸道。   十里八乡没人愿意娶她,好不容易买了个金龟婿,大婚之日竟让人逃了。   恶霸老爹一怒之下去道上掳了个夫君给她。   就是……爹你掳的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呀?   *   婚后的苏胖丫很忙。   忙着改造恶霸爹爹与恶霸弟弟。   忙着抢救貌美如花的神将夫君。   忙着养育三个小小恶霸小豆丁。   一不小心,将自己忙成了大燕最位高权重的一品女侯!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1211 大婚(二)

第一章 大婚

  “姓何的!你给我站住!”

  “苏胖丫!你死了这条心!我绝不可能娶你的!”

  今天是苏胖丫招婿的大喜日子,可她的夫君居然在大婚当日逃婚,真是气煞她也!

  要说这何童生也是被媒婆给骗了,杏花村共有两个苏家,一个是老苏家,祖上皆是白身,家世清白,生养的女儿模样俏、名声好,是十里八乡的男人做梦都想娶回家的对象。

  虽说入赘不大中听,可若是苏家的美娇娘那也能接受,加上对方给的彩礼银子着实丰厚,足足二十两呢!

  他念书有望了!

  哪知进了门才发现自己入赘的居然是那个恶棍一窝的小苏家!

  看着满脸横肉的苏胖丫,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收了我家彩礼,就是我的夫婿!”

  “你做梦!”

  何童生头也不回地逃了!

  苏胖丫沦为全村笑柄。

  她提了杀猪刀去追,不曾想脚底一滑绊倒了。

  她的脑袋重重地砸在门板上,当即磕出了一个大包来。

  等亲爹苏承赶到她屋子时,她已经歪在门口晕了过去。

  苏承吓坏了,想要将昏迷不醒的女儿抱进怀里,极尽慈父之心。

  呃……抱不动。

  他改为摇晃女儿的肩膀,摇的那是相当的吃力:“大丫!你别吓爹啊!你快醒醒!”

  “爹!姓何的逃去镇上了!”

  是弟弟苏二狗。

  听到苏二狗这句话,好不容易被摇醒的苏胖丫再次两眼一闭,昏死不醒。

  苏承气得直咬牙,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不就是一个夫君吗?爹绑也给你绑一个回来!”

  苏承说到做到,立马带着儿子去十里八乡捉婿。

  他就不信他苏承的女儿会没人要!

  “爹。”

  苏二狗指了指空荡荡、连根鸡毛也不剩的村子,“乡亲们好像都把门关上了。”

  苏承:“……”

  苏承不死心,又带着儿子去官道上逮。

  约莫是运气不错,还真让父子二人遇上一帮大老爷们儿,看架势,像是一群山匪拦截了一个过路的商人。

  商人应当是跑路了,只剩个戴面具的护卫与山匪们周旋。

  父子二人埋伏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密切关注官道上的战况。

  “爹,咱们绑哪个?”趴在草丛后的苏二狗问。

  苏承趴在他身旁,老谋深算地说:“最能打的那个,腰好,能生!”

  苏二狗纳闷:“生孩子不是女人的事吗?”

  苏承瞪了儿子一眼:“男人腰不好,女人有的生吗?”

  “哦。”苏二狗悟了。

  一番交手下来,戴面具的护卫干翻了八个山匪,不过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身受重伤,体力透支。

  因此,当苏家父子从背后偷袭他时,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两眼一抹黑地套了麻袋。

  就在父子二人打算将他扛了就走时,一旁的马车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

  还有人?!

  苏承警惕地抽出柴刀,一把挑开车帘!

  当他看清马车里的情景时,瞬间傻眼了、、、

  ……

  苏家。

  大红喜床上的苏小小缓缓睁开了眼眸,已经第八次睁眼了,她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她真的穿越了。

  从堂堂军医博士兼王牌狙击手变成了一个目不识丁、体重超两百的古代小胖子。

  好吃懒做不说,还在村里横行霸道,是个不折不扣的乡村小恶霸。

  她上头有个恶霸爹,名唤苏承,下头有个恶霸弟弟,名唤苏二狗。

  一家三口在村子里作威作福,值得一提的是,恶霸爹与恶霸弟弟十分疼爱她。

  前不久,她看上了隔壁村姓何的童生,苏老爹便花光了家中积蓄,托媒婆上何家求婿。

  今日本是她与何童生的大喜日子,哪曾想何童生竟是被媒婆给骗上门的,东窗事发后,何童生丢下她逃婚了。

  见过新娘逃婚的,还是头一回见新郎逃婚。

  真是活久见!

  不过,真正让苏小小大跌眼镜的还不是这桩乌龙亲事,而是苏老爹竟然为了闺女的终身大事,提刀上村子里给她捉婿去了。

  别真给她捉个男人回来叭?

  苏小小正消化着脑海里的记忆,苏承与苏二狗回家了。

  “闺女!你醒啦!”

  苏承进屋,发现女儿正睁着眼躺在床上发呆,风风火火走过去,握住女儿的小胖手。

  “你吓死爹了!以后别再做傻事,知道吗?那姓何的小子不值得!爹总有一日会把那小子剁了喂猪!”

  苏小小不太适应突如其来的家人,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没事。”

  苏承一脸严肃:“不,你有事,你都不哭了。”

  我难道要给你上演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

  记忆中的苏胖丫还真是这样,稍有不顺心便在家里大发雷霆,撒泼打滚、大哭大闹都是家常便饭了。

  苏承太过溺爱这个女儿,从不舍得狠下心来教训她。

  这就导致苏胖丫的性子越发飞扬跋扈,脾气也变得再也收不住。

  苏小小努力维持人设:“我,想通了,姓何的也不咋滴,配不上我!改日不用爹你动手,我自己来剁!”

  “这才是我闺女!”苏承很满意。

  他在床边坐下,对女儿神秘兮兮地笑道,“爹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都行。”

  “爹给你绑了个夫君,比姓何的好看一百倍!你一定会喜欢!”

  天啦!

  真给她绑个男人回来了?

  这接下来要怎么维持人设啊?

  “那,好消息呢?”她怔怔地问。

  苏承古怪地看了女儿一眼,刚才说的不就是好消息?

  算了,既然女儿认为接下来的才是好消息,那、那就当是吧!

  苏承清了清嗓子,改了一下措辞,咧嘴一笑道:“好消息就是你不用生娃了!女婿都给你生好啦!”

  苏小小呛到了。

  什么叫那个男人都给她生好了?这家子的脑回路有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苏承大手一扬:“二狗子,把人给你姐带进来!”

  “诶!来了!”

  外头的苏二狗应下,推开了他姐的房门。

  苏小小扭头一瞧,就见一个、两个、三个……奶唧唧的小豆丁抱着包袱排排站,被她弟弟苏二狗依次拎了进来。

  苏老爹摊手,嘿嘿一笑:“绑一送三,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苏小小:“?!”

版权信息